投桃報李?左手拿補助、右手再捐輸 綠能業砸2500萬政治獻金公然選邊站

2020-09-10 08:30

? 人氣

民進黨政府推動2025年非核家園,執政後力拚能源轉型。根據監察院資料,綠電業者在2020立委選舉中的政治獻金超過2500萬元。(資料照,尹俞歡攝)

民進黨政府推動2025年非核家園,執政後力拚能源轉型。根據監察院資料,綠電業者在2020立委選舉中的政治獻金超過2500萬元。(資料照,尹俞歡攝)

全國綠能產業在大選期間成立了「蔡英文總統連任後援會」,這項舉動,不僅有違企業界避免「選邊站」的傳統,在法律上也頗有爭議。根據《政治獻金法》,「與政府機關有巨額採購或重大公共建設投資契約,且在履約期間之廠商,不得提供政治獻金。」包括太陽光電與離岸風電等綠能產業,在2025非核家園政策中,預計投資金額高達10兆元,這項攸關全國能源安全的產業,竟然完全不適用《政府採購法》,得標業者在不僅在這次選舉公然「選邊站」,還堂而皇之地提供高額政治獻金;根據監察院資料,綠電業者在這次立委選舉的政治獻金金額,超過2500萬元。

去年10月27日總統大選期間,台灣綠能產業,包括太陽光電與離岸風力發電下包廠商等,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辦「2020蔡英文總統連任全國綠能產業後援會成立大會」,出席官員除了前副閣揆陳其邁與前經濟部長、現任副閣揆沈榮津等人之外,綠能產業代表亦傾巢而出。

20200905-在去年總統大選期間,總統蔡英文出席綠能產業後援會成立大會。(取自蔡英文競選網站)
在去年總統大選期間,總統蔡英文出席綠能產業後援會成立大會。(取自蔡英文競選網站)

國發基金投資的「聯合再生能源」董事長洪傳獻出任後援會會長;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後援會召集人由世紀鋼構負責人賴文祥出任;元晶太陽能負責人廖國榮則是任後援會副總會長;後援會執行長則是由2017年,陪同總統蔡英文出訪拉美邦交國的開陽能源負責人蔡宗融擔任。

這個宛如是「綠能國家隊」的大會師活動,現場綠委參選人穿梭其間,包括新北市立委當選人、雲豹能源董事長賴勁麟的千金賴品妤,中和區綠委江永昌及其他綠委參選人蔡沐霖、張銘祐等人,都親臨盛會。

「永記造漆」捐款近500萬 綠能業中居冠

綠能產業界在去年大選,不僅一反常態「選邊站」,業者們也提供綠營參選人大量政治獻金。

根據監察院資料,今年立委選舉,具太陽光電與離岸風電的綠能背景廠商,一共提供逾2500萬元政治獻金。其中,積極參與離岸風電防鏽塗料,並與上緯國際結盟,投入苗栗離案風電計畫的「永記造漆」,捐款金額接近500萬元,居所有綠能業者之冠。

20200905-永記造漆小檔案。(取自永記造漆網站)
永記造漆小檔案。(取自永記造漆網站)

根據資料,永記造漆除了以「永記造漆」、「永祥投資」名義,提供綠委趙天麟、許智傑、林岱樺,與藍委參選人黃韻涵各100萬元捐款之外;該公司負責人張德雄、張德仁、張德賢3兄弟,與董監經理人曾世裕、陳弘偉、黃湘惠、張晉誠,也以個人名義合計捐出了80萬元,對象則是綠委賴瑞隆、林岱樺、李昆澤,以及綠營苗栗縣區域立委參選人羅貴星。

(延伸閱讀:利益迴避了嗎?SOGO弊案橫掃經濟委員會 盤點各委員會政治獻金從何來

其次,在綠營執政後,取得多處國有地綠電租賃案的幾家太陽光電業者,在這次選舉同樣也是勇於捐輸。

由前綠委賴勁麟擔任負責人的雲豹能源,該公司主要股東包括伍豐科技、和益化工等公司,一共捐款165萬元,尚且不包括雲豹能源執行長譚宇軒名下的「寶圓投資」與「寶臨投資」的捐輸。而雲豹能源的政治獻金,絕大部分提供給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綠委賴瑞隆,該公司與經理人張祐慈、趙書閔等人捐贈,合計提供120萬元。

20200221-立院10屆一會期第一次會議,立委賴瑞隆進行質詢。(蔡親傑攝)
雲豹能源2020大選期間,多數政治獻金捐輸對象為民進黨立委賴瑞隆(見圖)。(資料照,蔡親傑攝)

雲豹能源大股東和益化工,在這次選舉則是提供70萬元政治獻金,對象是綠委李昆澤(30萬)、蘇震清(20萬)、林岱樺,以及藍委魯明哲。

2018年就提供政治獻金 雲豹捐輸對象新潮流色彩鮮明

至於譚宇軒部分,譚個人的事業投資橫跨「雲豹能源」與「永鑫能源」。根據監察院資料,譚透過個人與集團企業「永鑫能源」、「永尚能源」提供綠委305萬元政治獻金,其中,賴瑞隆獲得130萬元最多,其他像蔡其昌、黃國書、郭國文、林宜瑾、李昆澤、鍾佳濱及新生態綠委參選人張銘祐等,也都獲得捐輸。

事實上,雲豹能源早在2018年即提供候選人政治獻金,當時捐贈的對象是前綠營議員、現任雲林口湖鄉長的林哲凌,捐款金額50萬元。譚宇軒名下的「寶臨投資」,先前在「九合一」選舉,則是捐給監察院長陳菊的高雄子弟兵、小港區議員參選人許乃文。

從捐款對象來看,雲豹與永鑫歷年的捐款對象「新潮流」色彩頗為鮮明,不過,也有少數例外。例如永鑫能源大股東湯孟翰,前一次選舉捐贈給國民黨北市議員李柏毅與民進黨議員邱俊憲;譚宇軒名下的「寶詠投資」,上一次選舉則是捐給綠委陳明文外甥、嘉義縣副議長陳怡岳25萬元。

20161115-SMG0045-001-賴勁麟。(取自維基百科,Rico Shen攝)
前民進黨立委賴勁麟接任雲豹能員董事長。(取自維基百科)

受限法令 部分光電模組業者以個人名義捐贈

除了雲豹與永鑫能源之外,其他太陽光電業者也提供綠委不少政治獻金,而有些帳上仍然虧損的太陽能模組廠,受限於法令,無法以公司名義提供捐輸,業者們就以個人名義提供捐贈。

舉例來說,元晶太陽能就是由廖偉然、廖偉任、鄭振國等大股東家族成員、或是公司經理人名義,捐贈給屏東區域綠委蘇震清70萬元;日昇金能源由大股東黃坤元與「鴻元工程顧問」,分別捐給綠委蘇治芬與蕭美琴合計20萬元;雲林的開陽能源集團負責人蔡宗融,同時事安集科技大股東,這次選舉與關係人林素玲、黃國棟、黃義順等人,提供綠委蘇治芬、蕭美琴、蔡易餘等人政治獻金,但蘇在競選期間已部分返還,蔡宗融胞弟蔡清旭,個人經營鋼構營造工程,並無開陽持股,這次選舉則提供綠委林岱樺、蘇治芬政治獻金。

另外,經營「鱷魚牌」服飾、近年在苗栗地區開發綠電的台灣勁越,則是由負責人許俊吉與「力瑪科技」名義,捐給綠委邱議瑩、蘇治芬合計30萬元。另外,由前屏東縣長曹啟鴻擔任獨立董事的「旭東環保科技」,則是由大股東家族成員董拓宏與董妍伶,提供蘇震清、鍾佳濱政治獻金。

20200720-立委蘇震清召開記者會說明被質疑私訪印尼為不實指控。(蔡親傑攝)
元晶太陽能、旭東環保科技等均以經理人、股東名義捐款給民進黨立委蘇震清(見圖)。(資料照,蔡親傑攝)

股票上市櫃公司「海利普科技」,迄今投資太陽能電站達12座,裝置容量6477MW,每年有固定收益近3000萬元,該公司在立委選舉捐款110萬元,其中蘇震清與蔡適應較多,分別為50萬與30萬元;綠委蔡易餘與藍委萬美玲、吳志揚則各分到10萬元。

另一家上市櫃公司新晶投控,董事長資三德同樣也在在中南部投資太陽能電廠,資三德這次選舉則是透過「欣晶工程」,提供總統蔡英文、綠委賴惠員與蔡易餘政治獻金各20萬元;該公司曾在「九合一」時,捐款給台南市長黃偉哲,以及藍營苗栗縣議員江村貴與無黨籍南市議員郭秀珠。

台灣太陽能產業最上游的原料,9成以上都依賴進口。(柯承惠攝)
民進黨執政積極推動推動新能源政策,太陽光電業發展順利。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柯承惠攝)

事實上,上述綠電業者,成立期間大約都在蔡政府執政之後,這些太陽光電業者之所以能夠有穩定獲利,可以說是拜台電綠電躉購制度之賜。不少綠電業者包括元晶太陽能在內,這段期間標到的綠能案場,例如彰濱崙尾東,甚至還沒有蓋好,就賣予第三方獲利出場,業者們在選舉期間「投桃報李」,某種程度上,簡直是水到渠成。

風電得標均為外資無法捐輸 下包廠商「補上」

在風電產業方面,國內的離岸風電標案,因為第一階段與第二階段得標廠商均為外資,依法不得提供政治獻金,因此沒有類似像太陽光電案場得標廠商,直接提供政治獻金的案例。不過,經濟部離岸風電標案,當初訂定「國產化」規定,讓國內的海事工程等周邊業者,能夠參加中鋼與中船組成的「M Team」、「W Team」,這些參與工程的下包廠商,同樣也在今年選舉提供候選人不少金援。

以蔡英文「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後援會」召集人、世紀鋼構負責人賴文祥為例,世紀鋼構因為合作廠商wpd達德能源,風場開發位置在桃園外海,政治獻金對象集中在桃園區立委參選人。其中,綠委黃世杰、藍委呂玉玲各分到50萬元,綠委蔡易餘與藍委萬美玲、吳志揚則各獲得40萬元。

20191012-世紀鋼鐵12日在台北港舉行水下基礎生產基地基樁對接儀式。(取自蔡英文臉書)
世紀鋼鐵去年10月在台北港舉行水下基礎生產基地基樁對接儀式,總統蔡英文也出席。(資料照,取自蔡英文臉書)

離岸風電水下基座的製造基地高雄,相關業者除了永記造漆明顯挺綠外,另外一家獲得台電離岸風場第一階段水下基礎零件採購案的「銘榮元」,大股東廖晟合、廖士銘,這次選舉則提供趙天麟各10萬元捐款;最大風場開發商丹麥商沃旭能源(Ørsted)的海事工程合作夥伴「穩晉港灣工程」,則是支持綠委劉世芳(60萬)與邱志偉(10萬元),該公司董事吳順誠,同樣也是捐給劉、邱二人。

兩邊不得罪 安能風電大選捐輸藍綠都有份

至於基地在台中港的安能風電,負責人蔡裕孔家族,在台中與南投地區同樣也是藍綠二邊不得罪。蔡裕孔個人在「九合一」選舉捐款藍營南投縣長當選人林明溱,但今年立委選舉則是支持綠委蔡其昌;蔡裕孔名下的「鑫綠泰鑄造廠」,「九合一」時捐款給綠營市議員何文海,立委選舉則是支持藍委顏寬恒50萬元。

20200707-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7日出席「行使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及考試委員同意權案」公聽會。(盧逸峰攝)
安能風電在2020大選中,選擇支持民進黨立委蔡其昌(右)。(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為民進黨政府2016年重返執政後,推動「2025非核家園」政策的主要受益者,綠能產業在2020年總統大選,毫無懸念地倒向綠營候選人,在商言商,或許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然而,上述綠電業者與離岸風電下包廠商,不少是過去4年綠電標案的得標廠商,某種程度上,和《政府採購法》定義的巨額採購或重大公共建設投資契約定義,已相去不遠;有些甚至可以在綠能標案尚在開發階段,就提供候選人政治獻金,實在是有礙觀瞻。

換個角度想,今天如果還是國民黨執政,如果有「核電幫」提供國民黨候選人政治獻金,綠營支持者又作何感想?

新新聞1748期
新新聞1748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