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稿《房思琪》重擊林奕含?總編朱亞君發抖澄清:那是一條命

2017-06-22 17:30

? 人氣

才女作家林奕含輕生引發輿論熱議,近日媒體報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過程,也引起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發長文駁斥。(資料照,取自林奕含臉書)

才女作家林奕含輕生引發輿論熱議,近日媒體報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過程,也引起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發長文駁斥。(資料照,取自林奕含臉書)

才女作家林奕含日前輕生,《報導者》21日報導指《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過程並不順利,當初得到知名出版社賞識,卻因商業考量,要求林以在校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作為賣點引起林的厭惡,還要求與主治醫生通話,確認目前狀況能否面對後續將招致的種種議論;該篇文章甚至說,總編對其精神狀況的憂慮,是屢見不鮮的歧視與排除,且對精神疾病僅存有陌生、扁平想像。

被影射的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22日發長文反擊,批報導「大多不是事實」,強調自己擔心出書之後,林奕含恐無法承受,且「那是一條命」。

不出版是因擔憂其精神狀況?朱亞君:若不是一樓,也許某一刻她就會跳下去

針對媒體報導,「出版社以市場現實為由,堅持必定要提到以前在校的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朱亞君表示,寶瓶多年來出版了許多新作家,幾乎第一本書都是沒沒無聞的作者,從甘耀明到朱宥勳哪一個是看重他們家世背景美貌而出書?

報導指朱亞君要求跟主治醫師通話,朱亞君反駁,表示曾提到要跟他主治醫師通話,但後來有改口「不需要知道細節,只是要知道他(醫師)不反對這件事」,因為想確認這麼敏感的話題,萬一到時讀者肉搜,她身邊是否能夠有一個可以承接她情緒的人?爾後林奕含提議讓主治醫師與朱通話,讓朱亞君安心出版,朱亞君則拒絕,表示只是想確認林的狀況是否能接受流言蜚語。

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取自朱亞君臉書)
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擔憂萬一出版作家林奕含的書,讀者若肉搜,她身邊是否能夠有一個可以承接她情緒的人?(取自朱亞君臉書)

報導說朱以成人姿態告訴林奕含「現實世界的規則」,朱亞君說林奕含當時希望匿名,或對外宣稱這是她朋友的故事,朱亞君當時告訴林,仍免不了面對記者、讀者各方面沸沸揚揚的聯想揣測隱射,並質疑林奕含能否承受?

至於報導指朱亞君對其精神狀況的憂慮是歧視與排除,朱亞君則強調自己也有幫其他精神疾病患者出書,得承擔後面所有發生狀況,也擔心林是否會墜落,並表示,「我怎麼跟你說明,當我和一個人坐在咖啡廳談話,我突然感覺如果這裡不是一樓,也許某一刻她就會跑出去跳下去?」

朱亞君也附上當時的退稿信,聲稱澄清文就算有1萬個人按讚,「我說得清嗎?」強調自己寫這文全身發抖,在事件的背面,「我不同樣和奕含一樣就被弄髒了嗎?」

曾告訴林奕含「宣傳的重點就是作者與議題」 朱亞君:不然連300本都賣不掉

不過,該篇文章留言內,有網友張貼朱亞君於去年7月11日回覆林奕含的訊息,文中朱亞君告訴林市場很現實,默默的出版有時候連300本都賣不掉,一定要宣傳,而宣傳的重點就是作者與議題,避免不了寫學測成績、優異表現、因病休學以及照片,且這些都是「宣傳的重點」。

有網友張貼朱亞君當時勸退林奕含的訊息,強調朱亞君是為商業考量而非關心林的精神狀況。朱亞君則否認這類說法。(取自朱亞君臉書)
網友張貼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當時勸退作家林奕含的訊息,並強調朱亞君是為商業考量而非關心林的精神狀況。朱亞君則否認這類說法。(取自朱亞君臉書)

張貼訊息的網友質疑朱亞君依商業考量拒絕林奕含的稿子,卻一再強調是因為考量林奕含健康考量,且否認用林奕含討厭的標籤,包括滿級分、精神病等做宣傳;朱亞君則回應,自己當時已經在勸退林奕含,而林希望匿名,但出版時不可能作者什麼資料都沒有。

網友大多支持朱亞君的澄清,不過也有網友批評,單憑朱亞君自稱和林奕含一樣「被弄髒了」,就「沒有真正理解林奕含」。目前朱亞君已經關閉澄清文的留言功能。

以下為朱亞君去年7月7日給林奕含的退稿信全文:

奕含:

我這幾天也陷入了膠著......始終在想著你的書。我想這是我出版工作裡最艱難的一次。

我想跟你說,我暫時無法出版這本小說了。當然不是文字的問題,你應該知道我喜歡你的創作,也覺得你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新生代作家。但我的困境是,在這個年代,我無法出版一個匿名寫作的新人,這樣是沒辦法推的,出書印刷很容易,但是要銷售,要讓別人看見,一定要曝光一定要行銷,這些都意味著:我們不可能把你藏起來......就算前面隱藏了,若日後被挖出來呢?你想清楚可以承受嗎?

困境之二是,先不要說外界的,光是你父母這一關,你就過不去。出書與youtube不同,如果你父母不高興,你可以把它拿掉就是,但出版推出去就是出去了。不可能回收的。你能夠承擔這個嗎?不受父母的影響嗎?

困境之三,如果出版後,媒體追著你跑,你能承受嗎?你的身心都建設好了嗎?如果你的情緒尚無法承受,我如何能出版這書,我不就是把人往絕路上帶嗎?

之前找妳先生一起來談,其實就是把這些狀況說給兩位聽,我希望你和你最親近的人,可以一起去想這些問題。但我想你們都太年輕,可能都沒有深思。我理解你很想趕快出版,證明你自己。我也希望可以出版,找到一個新作家是喜悅的。但出書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必須做全盤的考量。說穿了,出版是要理直氣壯的,之前之後全都是承擔承擔承擔。箭出去了,就無法回頭。

以上種種都讓我非常焦慮。也讓我必須把這件事情壓下來,重新作考慮。我很心疼你,也很喜歡你。我年紀大你兩輪,幾乎也都是母親的輩分,正因為如此,我無法不顧及一切的去做。我希望你可以再沉澱一下。你必須先處理自身的問題。等你夠堅定了,夠強大了,足以去擔起所有的後果。那時候可能才是處理這本小說的時間啊。

我才不擔心你老師來找我,也不擔心你父母來找我,那頂多是添點麻煩,小事。我擔心的是你。我不希望你將會怎麼樣,我不要你再回到過去一些痛苦的狀態。如果你怎麼樣了,那才是我無法承受的。

這樣的想法,希望你可以理解。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