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在1988年,520代表另一個意涵

2020-05-14 11:30

? 人氣

1988年5月30日出刊的64期新新聞,對520農民抗爭事件有深入的檢討剖析。

1988年5月30日出刊的64期新新聞,對520農民抗爭事件有深入的檢討剖析。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在總統直接民選後,520這一組數字在台灣幾乎和總統就職畫上了等號。但事實上,在某些人的心裡,520曾一度代表了台灣解嚴後最嚴重的警民衝突事件。

李登輝政府執政時,決定擴大開放外國農產品進口,導致南部農民生計面臨嚴重影響而到台北請願。1988年5月20日下午兩點,於立法院前發生激烈的警民衝突,警棍、石塊齊飛、甚至燃燒汽油彈,激烈地對抗維持近20個小時,之後還有零星衝突。最後計有130多人被捕、96人被移送法辦。

在520之後的首次國民黨中常會上,我們可以看到正處於前進民主或是守住威權十字路口的國民黨重量級人物們,如何彼此激辯。對照今天也處於親美或親中十字路口的國民黨,卻再無激烈的言詞交鋒和思想激盪,頗讓人嘆息。(編輯部)

當天(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五日)的中常會由社工會主任趙守博就「五二○」事件提出專業報吿,接著中常委們開始發言。

一向被視為保守派重鎮的曹聖芬首先發難。他指責有關單位在對付請願活動的態度上過於軟弱,毫無權威可言,相逼而來的街頭行動,顯然已使國家到了存亡之秋,這種情況再不制止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王惕吾喻為紅衛兵之亂

他甚至指當局「春陽之思有餘,而夏日之威不足」,如果再不拿出魄力、勇於擔當,把暴力分子揪出來嚴懲,如何向黨、向國、向全民交代?

曹聖芬並且說,今後如果遇到類似情況,應該考慮恢復戒嚴,反正戒嚴法還存在,只要發布戒嚴令就行了。

《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一向與曹聖芬進退一致,他也同樣對五二○暴力事件嚴厲譴責,指責政府威勢不足,對暴力事件束手無策,令人傷心。

他說,大陸曾經有過紅衛兵之亂,如今已被制止了,而台灣現在的亂局,就像紅衛兵之亂一樣,可是卻無制止之策,照這樣下去,法之不法,國之不國,如何教人在此安身立命。

1988年的520農民抗爭事件,讓許多人對台灣剛剛新生的民主惶惶不安。(新新聞資料照)
1988年的520農民抗爭事件,讓許多人對台灣剛剛新生的民主惶惶不安。(新新聞資料照)

王惕吾並且說,混跡在請願事件中的「假農民」,是引起五二○事件的燃點,對這些別有居心的人屢次策動的暴力事件,政府沒有理由再軟弱、再容忍,實施戒嚴在必要時不能不考慮。

王惕吾進一步指責「暴民」拆下立法院招牌又加以踐踏,是不可容忍的暴戾行為,是對民主政治的汙辱。他質問警政主管機關,對發生這種無視法律的行為要如何負責。

主管警政的內政部長吳伯雄對此不甘示弱加以辯解,他說,警察處理此種街頭活動負擔已經相當沉重,其間雖有疏失,但瑕不掩瑜;事實上,報紙對五二○事件的報導亦有缺失,稱什麼「警民衝突」,簡直是濫用名詞,警察巴不得天下太平,怎麼會去與民眾衝突,要不是為了維持秩序,警察何苦站了十幾個小時,又要挨罵、挨打?

李國鼎要求嚴辦假農民

吳伯雄說,雖然警察也有打人,但只是少數,外界對警察的指責是不公平的。要是警察的士氣被打垮了,誰來維護社會秩序,受害的還不是善良老百姓。他認為,現在沒有比維護警察士氣更重要的事了。

政務委員李國鼎雖然也認為國家緊急權在必要時可以運用,不過他著重在治安對經濟成長的影響上。這位經濟政策的長期主導者認為,如果像這樣的自力救濟事件再持續下去,台灣的經濟勢必萎縮,屆時是全體受害。

李國鼎認為五二○事件的假農民,是肇事的禍首,政府要對這些人深入追查,加以嚴辦,絕不能再縱容這批存心搞亂社會的人再猖狂下去,一定要把這些社會的公敵清查出來一一嚴懲,否則對不起社會善良百姓。

台灣省議會議長高育仁認為,五二○事件確實有假農民混跡其中興風作浪,政府應該有所處理,否則「小亂不止,大亂不斷」,後果不堪設想。

但他強調台灣省農民絕大多數是善良的,雖然他們沒有搞暴力的衝突運動,政府仍應重視農民問題,一定要拿出誠意,整體設想,為農民們解決問題,廣施福利。

高育仁同時也強調,民主與法治並行不悖,法治固然不可稍有偏廢,但切勿因一時的個案事件,輕言再度戒嚴。

新新聞1732期
新新聞1732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