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瘟神賽跑:打贏這場武漢肺炎的「疫苗之戰」,需要全球多少單位通力合作?

2020-02-07 18:4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各國醫學專家正在努力研發疫苗。圖為俄羅斯的工作人員正在檢測檢體。(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各國醫學專家正在努力研發疫苗。圖為俄羅斯的工作人員正在檢測檢體。(美聯社)

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稱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爆發一個多月,已經造成全球3萬多例確診與638例死亡,正促使全球疫苗研發者投入與瘟神賽跑的緊急大戰。《經濟學人》指出,全球科學家、藥廠、監管單位都動了起來,盡全力阻止武漢肺炎釀成全球性大流行。

美國電影《全境擴散》(Contagion,2011)近期登上搜尋熱門榜單,片中病毒肆虐全球並奪走2600萬條人命,科學家不眠不休,終於在第一起感染病例出現133天後成功研製出疫苗。但《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真實世界的一支疫苗,往往需好幾年才能研發出來,某些甚至超過10年之久,還有些病毒至今無法找出疫苗,例如HIV病毒。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所幸,中國科學家1月12日已公布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當時距離第一次從患者體內分離出病毒僅一個星期。全球科學家立刻運用這些資訊著手研究,最快可在4月進行人體安全測試,幸運的話武漢肺炎疫苗將在一年內問世。世界衛生組織(WHO)下周也將召開全球會議討論相關試驗規範,以及哪些需求層面將列為優先事項。

「就像打了類固醇」全球協作的疫苗之戰

2013至2016年嚴重肆虐西非的伊波拉病毒(Ebola),也促使各種醫藥衛生組織攜手加速找出治療方法,包括歐美醫藥監管單位、醫藥大廠、學界與慈善組織等。最棒的是,所有人的努力最後成功了。2018年伊波拉病毒再度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新疫苗發揮功能,大幅控制疫情傳播。武漢肺炎疫苗吸引更多單位和資源投入,研發速度可能更快。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執行長貝克利(Seth Berkley)表示,當前疫苗研發狀況「就像打了類固醇」,一切都在全速進行。

然而,即使疫苗最快在一年內問世,恐怕救不了當前不斷升高的武漢肺炎危機,只能挽救其他國家。全球都擔心這種病毒散播至更大範圍,最後演變成如流行性感冒一般的季節性傳染病。中國政府已陸續封鎖數十個城市的交通,受影響人數高達數億人,預估只能控制病毒在下一個冬天前不至於大規模擴散至全球。

目前仍不確定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致死率多高,以當前數據來看,武漢肺炎致死率約2%,比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還低。日本亦有專家認為,考量未經確診的隱藏病患可能眾多,武漢肺炎致死率估計僅約0.3%到0.6%。

領銜組織曾對抗伊波拉病毒

武漢肺炎的相關疫苗研發,將由微軟富豪比爾蓋茲(Bill Gates)協助成立的「流行病應對創新聯盟」(CEPI)領銜,期望在16個星期內可以自病原體基因測序取得試驗疫苗。CEPI在2017年為了應對伊波拉病毒而成立,成立初衷是防範與應對各種未知的流行病,擁有德國、日本、挪威等國政府資助。

CEPI所資助的許多學術單位與生技公司,也正在研發「隨插即用」的疫苗設計,可以應用在數種病原體上,讓特定病原體的基因序列能夠植入分子間平台並形成疫苗。

過去的實驗室往往需要病毒樣本,讓病毒弱化至不傷害人體、但又能激發免疫系統繼而產生抗體。科學家也會暴露在感染病毒的高風險之下,需要精良設備和防範措施才能確保安全。但有了病毒基因密碼,沒有完整病毒樣本的科學家,照樣可以合成出病毒一部份,率先研發疫苗。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運用這種技術,人類已經能製造出多種疫苗,可對抗包括茲卡病毒(Zika)、伊波拉病毒以及引發兩種傳染病的冠狀病毒: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與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最後兩者也是武漢肺炎的「近親」,將對此次疫苗研發極有幫助。

不只技術創新,監管單位也要加速批准實驗

當一支疫苗初步製造出來,就會被裝進試管送往工廠製作,人體試驗前也需檢測是否汙染,試驗通常會在培養皿中完成,過程需要耗時好幾個月。但現在也能透過確認試管內的DNA序列,更快速了解疫苗試管內的病毒狀況。英國的疫苗研發團隊也正在向國家監管單位申請批准,希望能盡快使用這種替代方案。

同樣投身武漢肺炎疫苗研發計劃的牛津大學專家吉伯特(Sarah Gilbert)說,研發時的瓶頸若能消除,疫苗誕生速度自然就能加快。吉伯特領導的團隊已經製作出可以快速套用在新病原體的模板,可在6至8周內快速製作出少量的新疫苗,這個過程過去需花上一年時間。另一組研究計劃也使用類似方法改良模板。

加快審核速度同樣也能幫助疫苗研發,吉伯特的團隊從研發開始之際,也同時準備申請臨床實驗,打算仿照2014年在英國研發伊波拉病毒疫苗的經驗,申請加速倫理與實驗審核,可以讓耗時3個月的程序在幾天內快速完成。

病毒大規模來襲,生產端預備!

武漢肺炎爆發與傳播速度之快,也為疫苗研製帶來不一樣的難題——研發要快,更要提前準備好製作大量疫苗的產線。有能力快速製作大批疫苗的工廠並不多,新疫苗往往需要排隊等候,鑑於此次危機,美國政府已經開始興建緊急疫苗生產設備,英國政府也正在著手安排。

CEPI執行長海契特(Richard Hatchett)也表示,該組織的工作通常針對單一國家的大規模傳染病,而不是全球性大流行病。CEPI上週只好發出呼籲,希望找到能協助製作大量武漢肺炎疫苗的單位。英國知名藥廠葛蘭素史克(GSK)2月3日立即宣布,願意出借自家「佐劑平台技術」協助開發。佐劑能讓疫苗更有效率地增強免疫系統反應,因此可以減少每劑疫苗所需的抗原量或濃度,應付大流行病是不可或缺的利器。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排除政治因素,妥善分配國際資源

疫苗之戰的最後一哩路,是如何將加速完成的大量疫苗送到正確對象手中。理論上,疫苗應最先交給最需要的人,包括前線醫護人員或免疫力低下的重症患者等等。但政治因素往往也凌駕於全球大流行病,例如藥廠所在國可能以國家安全等理由,優先保留一部分疫苗給本國民眾。

2009年美國爆發H1N1新型流感疫情(又稱「豬流感」),至隔年3月共導致5900萬美國人染病、1.2萬人死亡,當時任職於白宮的海契特就見識疫苗供不應求,以及國人對於疫苗出口與否的爭議。CEPI吸取那場教訓,已開始與WHO合作討論資源分配情形,希望確保武漢肺炎疫苗可以在全球多個地點生產,包括較小的國家也是,以便快速滿足各地人口需求。

實驗性用藥加速開發

如何對已經染病的重症患者精確用藥,也是環繞疫苗的議題之一,新型冠狀病毒還沒有特效藥,但實驗用藥已在加速研發中。目前已知對此次肺炎患者具有明顯療效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原本是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Gilead)在2013年投入伊波拉病毒的新藥,當時因藥效不佳而受挫,如今卻可能成為武漢肺炎的救命丹。吉利德表示,2月中旬就能招募志願者,展開瑞德西韋的隨機對照試驗(RCT)。

此外,美國生技公司艾伯維(AbbVie)也提供抗HIV病毒的實驗性藥物克力芝(Kaletra)進入臨床實驗。美國生技公司Sorrento Therapeutics 與 Celularity也 合作展開臨床實驗,希望將自然殺手細胞療法「CYNK-001」擴展到治療和預防冠狀病毒感染。自然殺手細胞是免疫系統最強的殺手細胞,主要用於多種癌症治療,但目前各國多數仍處於試驗階段,還未進入廣泛臨床運用。

接下來幾週,大眾將見到何種新藥得以投入人體試驗,住院的感染者者也可能在加護病房嚴密照護下參與實驗。

與瘟神拔河,疫苗安全考驗全球公衛信心

伊波拉病毒的致死率平均高達70%以上,可是在全球傾注全力之下,仍成功研發出疫苗與藥物。武漢肺炎爆發雖然緊急,但致死率目前僅有2%甚至更低,成功機率也不可同日而語。

只有面臨未知的新病毒時,上述種種龐大的合作才有可能發生,也才能測試出疫苗與藥物的效用。但全球仍須注意的是,任何倉促決定都可能製作出不安全的產品,若是如此恐將摧毀大眾對疫苗的信心,對全人類健康的傷害,可能將比武漢肺炎帶來的恐懼更大,這場「疫苗之戰」的艱辛程度亦可想而知。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