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萬歲》雙乳打頭陣的女性極端主義:烏克蘭女權組織「費曼」(Femen)

烏克蘭女權團體Femen以自己的胸膛做抗爭標示牌。(美聯社)

烏克蘭女權團體Femen以自己的胸膛做抗爭標示牌。(美聯社)

女人上空出門觸犯社會禁忌,必然引來注目或干涉,沒法像男人那樣自由自在,不過這種道德束縛,不全然是壞事。

2008年成立的烏克蘭女性主義團體「費曼」(Femen),就利用大眾對女性裸體的「不自在」態度,引領世人關心各種人權議題,從性別歧視、反外國買春客、宗教制度、恐同(Homophobia)思想、反言論箝制、反獨裁、抗議伊朗處決自衛殺人女性,不限任何社會、國家、或國際議題。

Femen:女大生的公民運動

《麻雀變鳳凰》電影海報
《麻雀變鳳凰》電影海報,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goo.gl/CnQYGT

Femen成立的背景,是長年經濟蕭條的烏克蘭,不少女性被迫賣身賺取生活所需,很多觀光客看準這點揪團買春,尋歡客尤其垂涎涉世未深的學生妹。

2008年Femen調查國內1200名女學生,發現7成被觀光客搭訕過,甚至有買春巴士開到學校後門,挑選女學生帶走。

很多迫於貧困下海援交的女孩,幻想電影《麻雀變鳳凰》富豪恩客愛上妓女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最後反而被外國人欺騙感情。

不脫上衣沒人注意

基輔大學經濟系女學生哈索(Anna Hutsol)看不下去,想把外國買春客趕出烏克蘭,於是成立Femen,跟一群18到20歲女大生,發動示威抗議。

她們在政府大樓前抗議,展示身上「烏克蘭不是妓院」等訴求標語,要喚醒當局與國會注意國內猖獗的性交易問題,呼籲修法遏阻外國賣春團糟蹋烏克蘭婦女,她們原本沒脫上衣,卻吸引不了太多注意,於是選擇上空行動,而且脫掉上衣也意味著,奪回身體掌控權,對抗任何形式的暴力。

創始成員之一奇輔琴科(Inna Shevchenko)曾經表示,一直以來女人的身體慾望,都由男人所掌控,「我們必須控制自己的身體與慾望,無論想要展現或隱藏,決定自己的身體、胸部跟性別要怎樣!」

Femen的上空行動策略成功吸引國際媒體的目光,她們的影像傳遍全球各個角落。Femen吸引不同國家年輕女男加入,她們在巴黎成立總部(與陽春訓練營),逐漸擴大關心議題,到宗教、政治、人權等層面,吸引其他國家年輕人參與。

在官方機構前、教會聖堂裡、國際記者會場上,隨時可能看到這些堅持信念的年輕女孩、刺耳抗議口號、以及身上令人難以逼視的訴求標語。

(女)性極端主義

Femen成員在每個混亂場面,可能被壓倒在地、束縛抬出去、遭逮捕、起訴、被人言語輕賤、被人懷疑吸毒、質疑背後有財團支持,她們內部會討論這樣用力到筋疲力盡的衝突抗爭意義何在?但她們也清楚,實踐街頭女性主義、或她們口中的「女性極端主義」(Sextremism),必須付出代價。

至於成效如何?Femen反對最力的獨裁者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曾公開稱讚她們漂亮,表示喜歡她們的行動,不覺得有甚麼可怕,希望保全不要那麼粗暴,普京還苦口婆心建議

「討論政治議題的時候,最好還是把衣服穿上,脫衣服要在別的地方,像是裸體海灘什麼的,比較不會冷。」

延伸閱讀:王立柔專文:當女體遇上媒體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