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鄉下地區就一定保守、不能接受同志?她參加婚禮時意外見證兩個男人最真摯的愛情

有一個來自奧地利南方鄉村的女生輾轉聯絡到我。原來她是位即將結婚的準新娘,而她曾經在多年前的一場音樂會上聽到我彈鋼琴,把我記住了。「當時心裡就想著,如果有一天我結婚的話,」她帶點害羞的口氣說道,「希望能有機會邀請妳來我的婚禮演出。」這個鼻頭上有著可愛雀斑的女孩讓我覺得很投緣,就欣然接受了。準新娘歡天喜地地告訴我,她有個很疼她、也喜歡唱歌的舅舅。問我,是否願意跟舅舅在她的婚禮上一起合奏,我也一口答應。

舅舅住在鄉下,新娘跟未婚夫開車來接我,帶我去舅舅家排練。未婚夫是個斯文安靜的男生,二話不說扛起我的電子琴,有點笨拙地塞到行李箱,滿頭大汗。女孩顯然既期待又開心,說話聲音高昂了起來。男生用著亮晶晶的眼神看著自己未來的太太,你會覺得,如果她開口說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很認真思考要如何摘下來。

我坐在後座,新郎熟練的開在彎彎曲曲的鄉間小路,我們三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突然,坐在副駕駛的新娘突然轉頭過來,看我一眼,說道:「對了,我跟妳說一聲,我舅舅的另一半是男生,我不知道妳會不會不習慣,所以先跟妳說一聲。」她的態度很自然,口氣像是在說「好康跟妳相報一下,超市的大白菜買二送一呦!」我聽到時雖然愣了一下,但也很自然的用著「太好了,那我會趕快去買!」的語氣回答她:「喔好,我知道了~!」

我們來到了山腳的一個安靜小巧的村子,舅舅和他的伴侶,顯然非常期待我們的來臨,車子都還沒在花草繽紛的屋前停妥,他們就一副迫不及待地打開門,開心的迎接我們。是兩個看起來脾氣很好的,年紀差不多在五十歲上下的伯伯。

在熱情的擁抱和親吻新人後,兩位伯伯眨著亮晶晶的眼睛望著我,領我到屋裡。客廳的桌上已經擺滿鮮花、飲料、甜點、零食。我受寵若驚的接受著他們的熱情款待,一邊吃著美味的蛋糕,一邊應付著他們一左一右的問題,對於我一個東方人在奧地利的生活,他們非常想知道詳情。新娘好整以暇地喝著咖啡,笑著說:「我忘了告訴妳,他們兩個都是好奇寶寶。」

舅舅把他想唱的曲子拿出來,我們也正經八百地排練起來,新娘、新郎、還有舅舅的伴侶坐在旁邊,靜靜地聽著我們排練,當我彈完抬起頭時,發現每個人竟然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新娘一邊用手背擦拭眼淚,另一手更是緊緊抓住先生的手不放。

後來女孩告訴我,她媽媽娘家是個大家族,從她有印象開始,舅舅就跟他的伴侶在一起來,兩個她都叫舅舅,他們沒有小孩,特別疼她,而她從小就跟這兩個舅舅特別親。而且,當其他的婚姻家庭不和、甚至分裂時,舅舅跟舅舅卻依舊親密的相守在一起,所以他們倆人還是村子裡面公認的神仙眷屬呢!「我舅舅好像很年輕的時候就出櫃了,當時整個家族都接受。鄉下村子小,大家都互相認識,我外公外婆一直覺得沒什麼,所以大家也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女孩說,她從小在這樣的環境長大,也理所當然地認為,男生可以跟女生在一起,也可以跟男生在一起。直到長大離開家鄉,到城裡念書、就業,接觸了更多人後,才知道原來男生跟男生在一起,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也才知道,她自己來自一個多麼開明的家族。
「因為舅舅很會唱歌,我從小最大的願望就是長大結婚的時候,舅舅可以在我進場的時候為我唱歌。」她興奮的說,「現在這個願望終於可以實現了,我好高興!」

婚禮當天,新娘自己開車來接我一起到會場,我訝異的發現她已經穿好簡單大方的白色禮服,而且素顏,完全沒有化妝。「我老公不喜歡我化妝,說不想親吻化學物質。所以今天就答應他囉!」她笑開了,臉上充滿著幸福洋溢。天氣極好,我們拉開一點車窗,吹著徐徐的風,來到鄉下一個古老的小城堡裡。萬里無雲,各式各樣的小鳥爭相鳴叫著,活脫脫就是迪士尼卡通裡面的童話場景,只差沒有會說話的小兔子和松鼠跳出來唱歌了。城堡中的草坪上,已經布置好了,也擺上了桌子和十字架充當聖壇,就等著舉行露天的天主教婚禮儀式。

這是個小而巧的婚禮,只有男方及女方最親密的親友到場祝福,當花童的小朋友們,婚禮還沒開始,就在草皮上玩瘋了,玫瑰花瓣也灑的到處都是,疲於奔命的爸爸媽媽在後面追著,撿著這裡一隻、那裡一隻的皮鞋。

舅舅站在聖壇前,臉上的表情是既欣慰又充滿驕傲。我們開始了合奏,他站的直挺挺的,昂聲唱著聖歌,新娘跟著節奏踩著輕巧的步伐,揚起了幸福的微笑,當她走到聖壇前,站到新郎身邊時,她望向我和舅舅,噙著淚水,用嘴唇無聲的說:「謝謝。」

那天,我遇到了我這輩子最叫我難忘的天主教神父之一,他全程以英文及德文混雜的方式主持婚禮。奧地利的神父短缺,尤其是在鄉下,面臨嚴重的世代斷層現象,教會只好從國外找神父過來,這位年輕的神父笑稱自己是「來自波蘭的外勞」。波蘭神父笑起來眼睛瞇瞇的很可愛,才剛到奧地利南部鄉下沒幾個月,德文還不是挺溜,但是整個人就是充滿濃濃的活力,據說也很受到當地人的喜愛。

在進行傳統的羅馬天主教儀式時,神父停下來,有點不好意思地跟大家道歉,解釋道:「我的德文還不夠好,所以接下來我會用波蘭文唸祈禱文。」我第一次聽到波蘭文版的祈禱文以及聖經摘句,完全聽不懂神父在說什麼。不過正因為聽不懂,所以祈禱文頓時被披上了那麼點神秘面紗,又像巨大柔軟的翅膀,輕輕包住你。神父鎮定又好聽的聲音持續著,不知為什麼,一股溫暖不斷由心中湧出來。

神父在聖壇前擺了兩張椅子,請新人面對面坐著,親切卻又正經的說:「婚姻不是永遠美好的,絕對不是像童話故事裡面說的,兩個人從此幸福到永遠。一定也會有受不了對方,想要放棄一切的時刻。你們的房間裡面,一定要記得放兩張椅子,而且是面對面的兩張椅子。為什麼?因為就算你們氣到不想看到對方的時候,也要坐下來,面對這個你在神面前發誓要陪他走一輩子的人,然後好好面對你們兩個之間的問題。」

神父在說這段話時,真摯的語氣令人動容,因為我坐在神父旁邊,所以我面對著所有來賓,看到大家紛紛露出感動的表情微微點頭,新娘和新郎望著對方,看得出來正在好好消化神父所說的道理。而坐在第一排的兩位舅舅,同樣也是目不轉睛盯著神父,專心的聽著。下一刻,他們不約而同伸出手,握住對方的。

每次回憶起這場溫馨的婚禮,腦中第一個浮起的畫面,就是舅舅與舅舅有些歲月和皺紋的手,緊緊互相握著。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酸恬苦辣(原標題:新娘的舅舅和舅舅的先生)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