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個家庭該是什麼樣子?兩個新加坡男人,跟他們不被國家承認的孩子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熠熠生輝的新加坡完全是一個現代化的城市,但一個父親收養他孩子的掙扎過程表明了現代價值觀與傳統家庭觀念之間的對抗。BBC記者陳煒斯(Yvette Tan)從新加坡報導:

這對家長聽到他的第一個聲音,是一聲響亮的啼哭。經過六小時的分娩,諾埃爾(Noel)在美國一家醫院順利出生。他的生母是代孕母親,由兩位滿懷希望的父親委托代孕。

這對家長為諾埃爾切斷臍帶,相擁而泣;給諾埃爾餵第一瓶牛奶,建立親情;後來又驕傲地把他帶回新加坡,開始了新生活。

從那時起,諾埃爾的生活就像新加坡同齡人一樣典型。除了在新加坡法律下,他是一個私生子,這個狀態可能會影響他的一生。

諾埃爾的家長詹姆斯和肖恩是同志伴侶,他們結婚十年才決定要孩子。為了保護孩子的身份,所有涉及的人名已被改變。

他們考慮過收養,但有親身經歷的人告訴他們,同性戀男子被允許收養孩子的事例很少見。雖然單身男子可以收養男孩,但他們不想以個人身份申請,也不想在收養過程中隱瞞雙方的關係。所以他們想到代孕。

Men holding hands
詹姆斯和肖恩說,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想要孩子的意願越來越強烈」。

在新加坡,代孕是非法的。這對夫婦決定前往美國,因為很多夫妻之前也這樣做。他們通過代理,挑選了一個別人捐獻的卵子,通過體外受精(IVF)方式讓卵子與詹姆斯的精子結合受精。

他們為代孕付了20萬美元(約144,300英鎊)。9個月後他們飛回美國,目睹了孩子的出生。詹姆斯對BBC說:「我們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這感覺真是太超現實了。」「我們充滿了愛和歡樂,突然覺得我們的生活有更多的意義。」他說:「當時不知道有任何禁止海外代孕的現行法律。」

「他該去哪裏?」

但回到新加坡後,現實就來了。因為諾埃爾的親生家長沒結婚,所以從法律上講,他是非法的。此外,由於他的生母是外國人,他不能自動成為新加坡公民。

諾埃爾申請新加坡公民資格被拒絶,這意味著他無權得到政府的任何福利或幫助,並且有可能無法繼承父親的任何遺產。

但詹姆斯是諾埃爾的親生父親,所以現在四歲的孩子仍然可以和他一起生活。

諾埃爾被授予「長期探訪凖證」(LTVP),有效期為六個月,並且必須定期更新。「長期探訪凖證」可以被撤銷,不是一個永久方案。詹姆斯說: 「(如果撤銷)他將不得不離開新加坡,他會去哪裏?」 「新加坡是他唯一了解的地方,他和祖父母,姑姑和表兄弟有著特別的關係......這會毀掉我們。」

Singapore skyline
在現代的新加坡,同志間的性關係依舊是犯罪。

撫養難題

2014年底詹姆斯決定申請收養他的親生兒子,以幫助他擺脫「非法」身份。

收養不會自動讓諾埃爾獲得新加坡的公民身份,但詹姆斯的律師——安睿雅士律師事務所(Eversheds Harry Elias LLP)律師張智慧(Ivan Cheong)稱,這很可能對他們的案子有所幫助。

他們不得不等到去年12月才從家事法庭有了音訊,這個申請被拒了。當這個事情公之於眾時,很多人把它看作是國家對這對夫妻的性和性關係的一種判斷。在新加坡,男人間的性行為是非法的;同性婚姻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認的 ,所以諾埃爾永遠不會被認為是兩個男人的孩子。

新加坡LGBT運動團體「粉紅點」(Pink Dot)表示,裁決是基於「一個家庭應該怎樣構成的陳舊觀點」。

該組織說,否認自己親生父親的合法性是「殘酷的事」,有關法律「落後於社會演變的性質」。法官肖芭·奈爾(Shobha Nair)在她的裁決中堅持認為,這個決定不是基於法院對「一個家庭單位應該是什麼」的看法。她說:「這起案件與同性親生父母的正當性或有效性沒有多大關係,但涉及商業代孕的道德規範。」

她說,這對伴侶為孩子支付了20萬新元的事實反映了新加坡「收養法」力圖阻止的事情,即利用金錢來鼓勵把生命轉手。

詹姆斯的律師張智慧對BBC表示, 「很明顯,申請失敗不是因為我的客戶與他的伴侶有同性關係「。新加坡當局表示,他們的角色是鼓勵「婚內的父母」,在法律規定下,單身人士比如詹姆斯「有計劃和故意的為人父母的意圖」則「違背了這一規定」。

Harvested human eggs. These eggs will be used for in vitro fertilisation (IVF) treatment
體外受精在新加坡的運用很受限。

新加坡國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修(Mathew Mathews)博士表示,「在新加坡,人們仍很支持為人父母需要『傳統家庭』的背景」,但這些觀點正在開始改變。今天越來越多的新加坡人認為,有些孩子會在不同於他們認為的理想化的家庭觀念下長大,但他們可能會猶豫讓這成為常態。」

不後悔

1月4日這對夫婦提出了上訴。他們仍在等待結果,但他們也知道收養「並非易事」。

詹姆斯說:「我們本來希望法院能看到我們案子的可取之處,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非常傷心和失望。」 目前詹姆斯對孩子沒有法律上的權利,但由於他們之間的親子關係,詹姆斯仍然是孩子的親生父親,並且允許代諾埃爾作出所有的決定。

當被問及在申訴失敗後是否會考慮移居海外時,詹姆斯說:「新加坡是我們的家,我和我的伴侶是真正的新加坡人,我們在這裏出生和孕育,我們在這裏接受教育,也在新加坡軍隊服役。」

「我們熱愛這個國家,我們的家庭和生命都根植於此。除了與當局打交道外,我們從未感到不同,也沒有受到過歧視。」

Children in Singapore
 

「被迫離開......不是我們會輕易做出的決定。」

這對夫婦補充說,儘管面臨挑戰,諾埃爾目前「沒有受到磨難」,他們不後悔有了諾埃爾。

詹姆斯解釋說:「四年裏,兒子給我們帶來的快樂不計其數更無法言喻,他知道他有兩個父親:他叫我爸爸,叫肖恩『我的伴侶爸爸』。 」

「我們的鄰居像個大家庭 ,他們都擁抱他,告訴他有兩個有愛心的父親是多麼幸運,我們不後悔有了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