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性愛可以幫助我拿金牌!」45萬個保險套也不夠用,一窺奧運「砲聲隆隆」的選手村

你知道運動賽事選手離開電視轉播螢幕後在忙些什麼嗎?除了在選手村裡養精蓄銳,有些選手也透過一夜情來發洩過剩的精力,在場上的對手和戰友,下場之後還可以變砲友。

例如2016年美國媒體「E!News」得到里約奧運內部人士透露,選手村裡的「戰況」非常激烈,有些人在比賽後才好好享受「性愛趴」,有些則是在練習期間就要來一發:「性愛可以幫助我拿金牌!」

奧運主辦單位發送保險套已經變成慣例,但數量總是供不應求,例如2012年倫敦奧運,主辦單位準備了15萬個保險套,1萬500名選手才5天就用完了,2016年的里約奧運更是破紀錄達到45萬個。而冬奧也不例外,今年的韓國平昌冬季奧運,也發放了11萬個保險套,平均一人就可以用36個,成為冬奧之最。

酗酒、吸毒、打野砲,電視後的奧運選手村這樣玩

據美國知名體育頻道ESPN於2012年倫敦奧運熱潮時的報導,「我覺得70–75%的選手都在比賽期間有過性行為。」美國游泳名將羅切特(Ryan Lochte)曾這樣說。

奧運選手村集結全世界最健美的的身體,不必主動去找,就有人送上門,據紐約郵報報導,冬季奧運美國滑雪選手羅威克(Todd Lodwick)也說:「怎麼可能不做?到處都是自己送上門的床伴。」這群選手在運動場背負國家榮辱與個人生涯成敗,下場之後,則透過酒色狂歡來釋放過剩的精力與龐大的壓力。

有些「志在參加」、奪牌無望的選手,一進選手村就忙開趴,還偷帶酒精、毒品,肉慾交歡,夜夜笙歌直到閉幕。也有些選手在比完賽後大解放,徹底玩開來,多P是家常便飯。ESPN曾經訪問美國女子足球守門員霍普‧索羅(Hope Solo),她回憶說道,曾目擊有人直接在選手村的草地上、屋樓間「打野砲」。

(圖/Hope Solo@facebook)
索羅曾目擊有人在選手村「打野砲」(圖/Hope Solo@facebook)

能參加奧運對每個運動員來說都是一生難得的機會,除了獎牌或世界紀錄之外,總想在此留下一些特別的「紀念」。一名匿名的英國前奧運選手,甚至將這類見聞寫成《祕密奧運》(The Secret Olympics)一書,向世人揭開鎂光燈後奧運選手村的神秘面紗,轟動社會。

「昨晚每個人都搞上了!」但有人找到真愛...

當然並非所有選手都喜歡這種狂歡,一名不具名的女選手透露,自己在選手村和陌生人上床,覺得非常內疚,但就算原本不想參加派對,也會被挑釁:「你這樣還算奧運選手嗎?」、「昨晚每個人都搞上了!」這就像戰爭時軍隊中的「強姦文化」,如果不跟著做,就無法取得認同。

雖然在選手村裡的性愛多以一夜情居多,甚至每天對象都不同,但也是有人在選手村裡找到真愛。例如「網壇四巨頭」之一瑞士選手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就在2000年雪梨奧運時認識同為網球選手的米卡爾(Miroslava Vavrinec),9年後兩人結婚,還生了兩對雙胞胎。

(圖/Roger Federer@facebook)
也是有人在選手村裡找到真愛。例如「網壇四巨頭」之一瑞士選手羅傑‧費德勒(圖/Roger Federer@facebook)

奧運選手村的日子如此香豔刺激,或許來自充滿壓力的生活。許多選手比賽前4年來的日子,都是繁重訓練菜單,就連飲食內容與休息時間也受到嚴格控管。他們犧牲自由、將體力與青春貢獻給國家,只有在比賽時能盡情奔放,展現自我。

長期與家人、愛人分離的孤獨,又來到選手村這個逃離監控的地方,遇到這麼多跟自己一樣「悶很久」的人,天雷勾動地火,在所難免吧……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