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考上大學才能交男女朋友?胡展誥心理師:談戀愛永遠沒有最佳時機!

談戀愛不像電腦或手機的作業系統,時間一到就會自動更新,而且更新到某個版本就會理所當然擁有某項功能。因此,談戀愛和成長過程中其他的事情一樣都是需要學習、也需要練習的。

事實上,我們時時刻刻都在練習「做這件事,同時也兼顧另一件事。」

誠品書店,十大暢銷排行榜書架前,兩個國中女孩的身影。

「我好想看這本小說喔! 」頭上戴著蝴蝶結的女孩說,指著架上改編成電影的愛情小說《哈啾哈啾我愛你》。

「那是在寫什麼? 」身穿吊帶褲的女孩問。

「這是一個關於愛情的悲劇,」蝴蝶結女孩表情有些落寞,嘆了口氣:「唉,男主角愛那個女生愛到死掉。」

「死掉? 怎麼會愛到死掉? 」吊帶褲女孩瞪大眼睛,一臉驚訝。

是啊,雖然我對這部小說沒有太大的興趣,不過我也很好奇到底怎麼樣才會愛到死掉? 是殉情? 是意外? 或者這是一種少女情懷式的說法?

「挑好了沒啊? 挑好就趕快過來付錢! 」正當我期待著蝴蝶結女孩的答案時,女孩們的媽媽不耐煩地吆喝她們趕緊去結帳。

於是,現場留下了一團尚未解開的迷霧給既好奇又遺憾的我。一團迷霧,就好像國中、高中時的戀愛,縱使滋味美好而甜蜜,卻常常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時候就連分手都分得莫名其妙。

不是長大就會談戀愛

即使我高中念的是男校,但那股隨著青春期而分泌的賀爾蒙,以及對愛情的憧憬並沒有因而被禁錮住。我和當時坐隔壁的滷蛋瘋狂著迷於痞子蔡和藤井樹的愛情小說,手上那幾本《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有個女孩叫Feeling》,以及《聽笨金魚唱歌》都不知道重複看了幾遍,常常看到上課、老師點我們起來回答問題時,我們兩個還是低頭猛盯著抽屜裡的小說而渾然未覺。

高中畢業前夕,我和滷蛋兩人某天放學後穿著制服,騎著父親剛買給我、作為考上大學禮物的機車,一路從屏東市跨過還沒斷掉的高屏大橋,在豔陽下晃了兩個小時,只為了送便當到高雄女中給他喜歡的女孩。從頭到尾他和女孩只見面不到一分鐘,女孩拿了便當就立刻轉身走回教室,別說是我,就連路過的小狗都嗅不出這兩人之間有一絲絲戀愛的味道。但是無所謂,青春期的熱血從來就不需要什麼現實感。

而且既然都到了高雄,滷蛋提議繼續騎車前往台南的成功大學,理由是為了去痞子蔡筆下的輕舞飛揚曾經穿梭過的場景朝聖。於是又一個兩小時後,兩個皮膚曬傷紅腫的男孩坐在成大校園旁的麥當勞二樓吹冷氣、用力吸著最大杯的冰可樂。

「哇! 原來這裡就是痞子蔡和輕舞飛揚相遇的地方耶! 」滷蛋興奮地頻頻四處張望。

「有沒有這麼誇張? 」我看了滷蛋的反應後覺得有些好笑,不過就是一間麥當勞而已嘛。

「嘖,你這個人就是這樣! 你不可以浪漫一點嗎? 看過了小說再來這裡,真的會有置身在小說裡的感覺耶,你不覺得嗎? 」滷蛋還在說。

我的確是沒有感覺到很浪漫,畢竟是跟滷蛋一起來,怎麼可能浪漫得起來? 而且我一想到等等還要騎好久的車回屏東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那種天真浪漫的愛情根本就不存在現實生活裡,那怎麼辦? 」我嚼著冰塊,認真地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滷蛋停頓了一下,擠了坨番茄醬在盤子上、灑上一包糖粉:「我會努力克服現實,和她創造出一段永恆經典的浪漫愛情故事。」他一臉自信,吃下一根沾滿白色糖粒的薯條。

豔陽下,漂浮在可樂裡的冰塊閃爍著耀眼光芒。那時候的我們真的很熱血。

然而,熱血是一回事,現實生活又是一回事。

十幾年的光陰飛逝如梭,滷蛋升上主管的位置,也買了人生的第一輛休旅車,而我只是個剛出道的窮心理師。幾年前我們相約在台中碰面時,他剛結束一段將近十年、痛徹心扉的戀情。而他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成熟和失落。

愛情,是需要時間去練習的。

不論我們的青春是怎麼度過的,長大之後,我們似乎也開始習慣去告誡孩子:「好好念書,不要搞那些有的沒的。」、「談戀愛這件事情,等你長大就會了。」、「現在談戀愛,只會荒廢課業、考不上好學校。」、「女孩子年紀輕輕,學人家交什麼男朋友? 傳出去能聽嗎? 」

就像這樣,「談戀愛」在求學階段彷彿是一件罪大惡極、寡廉鮮恥的壞事。

問題是,在碩士、博士滿街跑的現代,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完成學業,然後「合法」的談戀愛呢? 而且會不會等到念完了碩士、博士,年紀一大把時才發現,其實長大了以後並不會自動學會如何談戀愛?

有可能這麼慘嗎?

很有可能啊! 不然那些新聞與報紙哪來這麼多人被騙婚詐財、因為感情受挫而傷害對方的悲劇事件呢? 別忘了,這當中不乏許多所謂高學歷、高成就的社會精英啊!

事實的真相很有可能是:談戀愛不像電腦或手機的作業系統,時間一到就會自動更新,而且更新到某個版本就會理所當然擁有某項功能。因此,談戀愛和成長過程中其他的事情一樣都是需要學習、也需要練習的。既然如此,如果孩子因為懵懂而對愛情開始感到好奇與困惑時,身為大人的我們何不幫助他們面對戀愛這件事情呢?

不幸的是,即使我舉出了談戀愛可以讓人探索自己的價值觀、培養欣賞與尊重的態度等等一百種好處,依舊很難撼動家長們對於孩子求學時期談戀愛的擔心;不過,即使父母親也提出學生談戀愛的一百種壞處,孩子們還是會在愛情來臨時躍躍欲試。

一段沒有定期保養的感情

我永遠記得大學畢業典禮前幾天,一個印象深刻的夜晚。

我,一個對活動不感興趣的大四宅男;她,一個系上公認有氣質又活躍的學妹;我們,一段沒有定期保養的感情。

「今天晚上要一起慶祝妳的生日喲! 我已經下班啦,等妳回來我們就一起去吃大餐。」我很興奮。

「嗯,可是今天我的社團在忙,可能要晚一點……」電話裡的女孩語氣有些不確定。

「沒有關係,我會等妳的。」我開心地說。

「可是我朋友他們今晚……」女孩口氣有些猶豫。

「朋友什麼啦,下次再約他們就好啦。就這樣嘍,待會兒見! 」不等女孩講完我就掛掉了電話,卻沒覺察到電話那端猶豫的語氣早已透露出了一些異樣。是啊,對於這段維持了將近兩年的感情,我常常少了覺察,卻總是以自我為中心。

握著當天剛領到的家教薪水,我在宿舍裡滿心期待地等著女孩下班。因為不知道女孩想吃什麼,所以我預先訂了好幾間簡餐店,到時候再讓女孩自己挑選。

等著等著,時間愈來愈晚,七點……八點,然後九點…十點…,許多預定的簡餐店不斷打電話來確認,然後一間間過了打烊的時間。我開始覺得不耐煩,然後滿心疑惑,於是又打了電話給女孩。

「那個,妳要下班了嗎? 」我問,口氣有點不耐。

「喔,剛剛我朋友在幫我慶生,現在要回去了……」女孩的口氣依舊不若往常的熱情。

我皺了皺眉頭。

妳朋友幫妳慶生? 那我們呢  說好的我們一起慶生呢

我很用力地維持住那如芝麻大小般的耐心,但不悅的心情卻在接下來的等待時間裡逐漸升溫。

在校門口接到女孩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半,小小鬧區裡的店家已經都打烊了,剩下的只是孤伶伶還亮著的路燈,以及幾個老男人聚在一起喝酒說嘴的小吃攤。

「妳想吃什麼呢……」我轉過頭「問」後座的女孩。雖然是問,但語氣充滿了失望,還有些指責。

「我剛剛已經吃過了。」女孩。

「但我還沒吃啊! 」我嘟嘴。

「不然我陪你去吃啊。」女孩微慍。

「根本就沒有賣吃的了! 」我生氣了。

「……」女孩不再說話。

不再說話,其實也已經什麼都說了,但我竟然遲鈍到連女孩不再說話這件事情都沒有覺察到。這兩年來,每當我鬧脾氣時,女孩總是耐心陪著我、聽我說話、哄我開心。可是那當下,女孩不再做這件事情。

放棄吃飯。

騎車回宿舍的路上,我感覺到後座的女孩刻意與我保持一段距離,那一雙總是放在我口袋取暖的小手也不見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比安靜還安靜的不安,彷彿有什麼事情正在醞釀著。

回到家之後,我試著先深呼吸、整理自己的情緒,然後去廚房拿出下午買的蛋糕,試圖為這個波折的夜晚劃下一個完美的結尾。

站在冰箱前,我再一次演練要對女孩說的祝福、謝謝她對我的照顧,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帶著微笑走進房間。

「我覺得我們好像很不適合,我們分開好不好……」坐在書桌前的女孩眼眶泛淚,在我端出蛋糕的那一剎那輕輕地說出這句話。輕輕的,但聽起來卻格外沉重。

我愣了一下。

「這是什麼狀況? 這是所謂的分手嗎? 怎麼會是在這個時候聽到這句話?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這完全在我的計劃之外呀!

手上端著點燃蠟燭的蛋糕,我傻傻站在原地,努力想著到底要怎麼回應:「為什麼? 我們不是都好好的嗎? 」、「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妳憑什麼向我提分手  」、「可以不要嗎? 我很難想像沒有你的生活……」

沒有,最後我什麼都沒有說。

我沒有任何反駁或解釋。而且,我也找不到任何反駁或解釋的籌碼。

交往的這兩年來,女孩一直陪伴著我、容忍我的壞脾氣,還遷就我的生活作息。下雨天,我翹課在家睡覺,讓她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在大風雨裡搖搖晃晃地去上課;週末夜,我選擇和哥兒們一起喝酒聊天,卻連聽她說十分鐘的話都覺得不耐煩;吃飽飯,我吵著想吃冰,卻總是忘了關心一旁的女孩是不是生理期、會不會想吃別的甜點?

簡而言之,我只是恣意成為一個自私的人,總是理所當然享受著女孩對我的照顧。可是,從來就沒有誰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委屈自己、成就別人生命的。我不是,女孩當然也不是。

每次回想起這件事情,我都很想狂揍那個自私的自己兩百拳。可是來不及了,生命就是這麼一回事。錯過就是錯過了,不會因為你在地上任性打滾、聲嘶力竭地懺悔、掛保證,就能若無其事地重來一次。

「對不起……希望妳未來的他可以好好陪妳、讓妳覺得很幸福。」我滿臉淚水,勉強擠出了這句連我都覺得毫無創意的結語。

女孩也擦擦眼淚,起身給了我一個擁抱,然後轉身離開。離開我的視線,也離開了我的生活。

窗外又飄起了細細的雨,房間裡的音響傳來梁靜茹輕輕柔柔的歌聲: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放在我手心裡,你的真心...

原來,談戀愛真的很需要勇氣;而分手,更需要眼淚來練習。

因為,談戀愛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從你開始欣賞對方、追求對方、交往,乃至於吵架,在這些過程中,你都得不斷學習聆聽對方的聲音、覺察對方的需求、尊重對方的限制,然後也要學習傾聽自己的感受。當然,你享受了戀愛的歡樂與甜蜜,你也可能要面對吵架或分手的心碎與難過。

即使現在的我學習了許多關於心理學的理論,可以試著去解釋當時自己的狀況、可以理解對方的感受,也能討論這段關係遭遇了什麼困境,或者寫出無數個避免再犯的錯誤,但若不是親自去經歷、沒有了歡笑或眼淚的洗滌,再多的論述都只是紙上談兵。

愛情也需要練習

如果愛情需要時間練習,那什麼時候才是最佳的起始點?

我認識一個朋友,從小成績相當優秀,大學四年來每一個科目都拿到相當高的分數。對此,他相當自豪地表示這是因為他做每一件事都會經過相當縝密的規劃,避免浪費寶貴的時間。對他而言,談戀愛是一件變數相當大事情,很可能會經常影響課業與作息,因此若沒有穩定的經濟基礎,談戀愛根本有害無益。

他一路領獎學金進入台大研究所,甚至還申請到了國外金融業的工作,這求學與工作的過程就在他實踐那堅不可破的信念中似乎走得相當順遂。

沒想到就在他準備出國的前夕,原本申請的公司突然因為某些因素拒絕了他的加入,父母親也因為經商失敗而無法支助他想要在國內創業的計劃,突然其來的變化重擊了做事情一向都有縝密規劃的他。結果就在他最低落的時候,一位研究所的學妹因為要請教他論文研究的細節而與他有較密切的互動,在她的關心之下,他「計畫之外」地喜歡上這個女孩。幫助學妹完成碩士論文之後,他們倆也一起攜手到國外去追求人生的理想。

談戀愛究竟是不務正業? 或是生命中重要的課題? 端看我們用什麼樣的價值觀去看待。

如果我們都認同考試需要時間準備、開車需要累積經驗,那關乎人一生的親密關係,為什麼我們不願意鼓勵孩子、協助孩子用心去練習,從而學習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如何面對差異與衝突、如何尊重他人的需求,以及如何面對關係的斷裂與結束?

「別猶豫,沒有什麼時候才是談戀愛的最佳時機。事實上,我們時時刻刻都在練習『做這件事,同時也兼顧著另一件事』。」塔克爺爺說。

所以,勇敢地去談戀愛吧,孩子、大人,還有你。

把握你有限的生命,去經驗這些人際當中真真實實的互動與感受,去練習談一場用心付出、也學習尊重彼此的戀愛。

祝福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聯經出版《遇見,生命最真實的力量:一個諮商心理師的修練筆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