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要生態、還是要埋掉?馬頭山掩埋場決戰周五!

反對馬頭山設掩埋場,居民組自救會抗議多年。(朱淑娟提供)

反對馬頭山設掩埋場,居民組自救會抗議多年。(朱淑娟提供)

2011年4月,台南市東山區嶺南里居民在抗爭十年後,台南市政府終於撤銷永揚掩埋場的不實環評結論,業者也因偽造環說書被台南高等法院判決有罪。自此我以為台灣不會再有選址不當的垃圾掩埋場、也不會再有人敢亂寫環說書、社會更不會再出現反掩埋場的抗爭。但事實並非如此,同樣的事正持續上演中。

其一,選址在台南市龍崎區牛埔里、月世界地景的龍崎掩埋場,2003年環評通過後,持續抗爭至今還蓋不成。另外一個是位於高雄市內門、旗山交界,擁有豐富生態的馬頭山掩埋場,這個案子本周五就要在高雄市環評大會中,由即將上任勞動部長的許銘春擔綱審查,這將是她在高雄市副市長任內最具代表性的案子。如果在地下水、斷層爭議未釐清前就草草通過,勢必掀起另一波抗爭。

掩埋場錯誤選扯不改,抗爭就會持續上演

永揚、龍崎、馬頭山這三座掩埋場的爭議點都很像,都位於水源頭、都存在地下水及斷層爭議,而且都位於生態豐富地區,於法、於理都不適合蓋掩埋場。

永揚案位於174縣道以北,原屬於「急水溪自來水保護區」、往南是「烏山頭自來水保護區」。百年來嶺南村民引龜重溪水源種植龍眼、柳丁為生,而永揚掩埋場卻要蓋在龜重溪上游,垃圾場蓋下去,村民的生活也就毀了。

但環評在居民不知道下就草草通過,事後引發十年抗爭,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承諾:「只要場址有斷層通過就不會許可」,之後在前環保署長沈世宏召開的專家會議中,證實場址有地下水、有斷層,但當年的環說書卻偽造沒有斷層、沒有地下水。台南高等法院因此判決永揚業者、顧問公司偽造有罪。

永揚案抗爭10年,原因就出在一開始未把關環說書內容偽造。因此,改變環評制度,就從把關環說書做起。(圖‧朱淑娟提供)
永揚案抗爭10年,原因就出在一開始未把關環說書內容偽造。因此,改變環評制度,就從把關環說書做起。(圖‧朱淑娟提供)

龍崎掩埋場預定地更誇張,這裏不但擁有世界級的地景,也位於二仁溪上游,也同樣有斷層爭議。2014年牛埔里選出反掩埋場的陳永和當里長,雖然這個環評已在2003年、2010年兩度通過,但因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在2011年曾做過政治承諾:「未跟民眾溝通前不會許可」,掩埋場至今還在僵局中。

日前又因台南市政府違反誠信發給業者一份水土保持施工許可,被台南社大空拍發現開挖了一大片而揭發,陳永和到市府靜坐抗議。市府只好宣布停工。未來只要民意夠強,龍崎掩埋場極可能步上永揚掩埋場的路,等著被撤銷環評。

台南是市龍崎區,位於二仁溪上游的白堊泥地景(取自「反對河川上游設立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臉書粉絲團)
台南是市龍崎區,位於二仁溪上游的白堊泥地景(取自「反對河川上游設立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臉書粉絲團)

馬頭山掩埋場應先釐清地下水及斷層爭

另外周四即將在高雄市環評大會闖關的馬頭山掩埋場,鄰近有著名景點田寮月世界,也是二仁溪的水源頭,業者說:「過去一年來針對部分有水的觀測井,每周做一次密集觀測,區內並沒有豐沛地下水、也沒有連續地下水位。」但居民提出的證據卻證明這裏有地下水、斷層,環評委員至今無法判斷誰說的才是真的。

周四即將在高雄市環評會闖關的「馬頭山掩埋場」案,當地居民自費鑿井,發現有斷層及地下水。(朱淑娟攝)
周四即將在高雄市環評會闖關的「馬頭山掩埋場」案,當地居民自費鑿井,發現有斷層及地下水。(朱淑娟攝)

而馬頭山掩埋場預定地因生態豐富,也引發多位生態學者聲援反對,一旦棲地破壞,這些動物就會被趕走,屏科大野保所所長黃美秀在臉書多次表達:「淺山地區本身可利用的自然棲息環境已經十分稀少和破碎,希望盡可能保全人與自然可以共榮共生的低海拔生態環境。」

而且此案反對力道強大,不但鄰近26,000位居民反對設置,也跟永揚、龍崎兩座掩埋場一樣取得政治承諾,包括民進黨的陳其邁、趙天麟、林岱樺、管碧玲、國民黨的陳宜民等五位高雄市長有意角逐者,都已簽署未來當選市長後絕不設置馬頭山掩埋場。即使周四環評通過,未來能不能蓋成還很難講。

而環評這個畸型的制度,還要繼續在無法分辯環說書真假的情況下,在宛如迷霧叢林中判生、判死、只要社會反抗力道夠強,再等著被翻案嗎?

掩埋場的設置程序無法從永揚案得到教訓,撤底改革審查方式,說來也是政府及社會的悲哀。而馬頭山掩埋場案還來得及,應確實釐清地下水、斷層爭議,而且考量這個地區的生態豐富性,而不是草草通過,留給未來更大的抗爭。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