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不結婚,就得死」博科哈蘭的美麗犧牲者:腰捆炸彈的少女人質

法爾瑪塔身上被捆上了炸彈帶,被迫執行自殺式襲擊。(BBC中文網)

法爾瑪塔身上被捆上了炸彈帶,被迫執行自殺式襲擊。(BBC中文網)

13歲的法爾瑪塔全身打扮得漂漂亮亮。一位婦人用力把她的頭髮拉直,連她的腳上都塗上了美麗的圖案。

但美麗的背後,是一個可怕的陰謀。她打扮好之後,腰上就被捆上了一顆自殺炸彈。

法爾瑪塔是居住在尼日利亞北部的一名穆斯林女孩。幾年前,幾百名當地女孩被伊斯蘭武裝組織「博科哈蘭」(Boko Haram)綁架,她就是其中之一。

她被博科哈蘭脅迫進行自殺炸彈襲擊,但最終得以僥倖逃脫。

她是13歲時被武裝分子綁架的。當時,她正往一個親戚家走,兩個騎摩托車的男子將她抓走了。

幾個小時後,她被帶到叢林深處的一處營地,那裏有許多帳篷和茅草屋。

那裏已經有許多被綁架的女孩。「女孩都住在帳篷裏,我的帳篷裏有九個女孩,我們都睡在一張大席子上,」 法爾瑪塔說。

「我的帳篷裏有九個女孩」(BBC中文網)
「我的帳篷裏有九個女孩」(BBC中文網)

這是「博科哈蘭」組織的一個營地。該組織多年來一直試圖在奈及利亞北部建立一個獨立的伊斯蘭國家。

「開始時我想跑,可是沒機會,」法爾瑪塔說。組織成員在營地周圍駐守,想跑的人都會被抓回去。

不久以後,法爾瑪塔就被迫作出一個選擇——要麼和組織成員結婚,要麼去執行一個「任務」。

她不想結婚。「我告訴他們我還太小,」她說。可是她根本不知道他們說的「任務」是什麼。

「任務」

營地裏的生活很單調,起牀後就是禱告、吃飯、打掃,禱告、吃飯、打掃,天天如此。

營地裏的生活很單調,起牀後就是禱告、吃飯、打掃、背古蘭經,天天如此(BBC中文網)
營地裏的生活很單調,起牀後就是禱告、吃飯、打掃、背古蘭經,天天如此(BBC中文網)

每天她們都要學習古蘭經,一背就是幾個小時。

有一天,法爾瑪塔的單調日程突然被打亂了。幾個拿槍的人讓她凖備做一件重要的事。

幾個婦人在她的腳上畫上了花紋圖案,還幫她拉直了頭髮。她想,這是在凖備婚禮嗎?他們還是要逼她結婚嗎?但她不能問問題。

兩天以後,組織成員又來了,在她腰上捆上了一顆炸彈。

一天,幾個拿槍的人讓她做好凖備,要做一件重要的事。(BBC中文網)
一天,幾個拿槍的人讓她做好凖備,要做一件重要的事。(BBC中文網)

他們告訴她,如果她能殺死不信伊斯蘭教的異教徒,她就會一下子升入天堂。她的襲擊目標是市場或其他人潮擁擠的地方。

「我很害怕,哭了起來。但他們讓我鎮靜,告訴我這就是生命的意義,」她說。「他們說只要能上天堂,一切就都會好了。」

還有另外兩個女孩也被捆上了炸彈。然後組織成員把她們三個帶到了一個村莊外面。

他們叫女孩們往人多的地方走,還說有人會在遠處看著她們。女孩手裏拿著土製的炸彈引信。

她的襲擊目標是市場或其他人潮擁擠的地方(BBC中文網)
她的襲擊目標是市場或其他人潮擁擠的地方(BBC中文網)

她們一邊走,一邊討論是執行這個「任務」還是逃跑。她們最終決定不執行任務。法爾瑪塔求一個陌生人幫她解下炸彈,然後就沿著一條土路飛跑。

但她沒跑多遠就被兩個男子抓住了。她後來才知道,他們也是博科哈蘭的成員,不過屬於另外一個組織。

法爾瑪塔又一次被綁架了。

暴力歷史

歷史上第一次由女性執行的自殺式襲擊發生在1985年。當時,一個16歲女孩在黎巴嫩南部炸死了兩個以色列士兵。

自那以來,黎巴嫩真主黨、哈瑪斯、庫德族工人黨、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組織和車臣的「黑寡婦」都曾用婦女和女孩執行自殺襲擊。

歷史上第一次由女性執行的自殺式襲擊發生在1985年(BBC中文網)
歷史上第一次由女性執行的自殺式襲擊發生在1985年(BBC中文網)

但是,英國皇家聯合軍種研究所(RUSI)研究員皮爾森(Elizabeth Pearson)說,博科哈蘭在這方面已經遠遠超越所有其他好戰組織。

她估計,三年以來,該組織已經強迫數百名女孩在奈及利亞、喀麥隆、查德和尼日執行自殺炸彈襲擊。

至2017年底,該組織策劃由女性執行的自殺襲擊,包括成功的和未遂的,總計達232起,有454名婦女和女童因此死亡或被捕。這些襲擊事件總共造成1,225人死亡。

博科哈蘭組織第一次強迫女孩執行恐怖襲擊,是在2014年6月。在那之前不久,該組織在奈及利亞東北部博爾諾州的奇波克鎮(Chibok)一所寄宿中學連夜擄走276名女生,撼動國際社會。

皮爾森說:「博科哈蘭那次用女孩進行自殺式襲擊,比以前用男孩襲擊,取得的關注大大增加。因此他們以後就一直用女孩。」

該組織迫使女孩成為炸彈客,似乎並沒有年齡限制。2016年12月,博科哈蘭對奈及利亞北部一個市場進行了自殺式襲擊,炸彈客據說是兩名分別為7歲和8歲的女孩。

法爾瑪塔是在靠近喀麥隆邊境的地方被武裝分子綁架的(BBC中文網)
法爾瑪塔是在靠近喀麥隆邊境的地方被武裝分子綁架的(BBC中文網)

逃亡

法爾瑪塔第二次被綁架之後,被帶到博科哈蘭的另一個營地。如果這裏的組織成員知道她曾經拒絶執行自殺襲擊,他們很可能就會把她就地打死。

在這個營地裏,生活還是一樣地單調——吃飯、打掃、禱告、背古蘭經。差不多一個月後,法爾瑪塔再次面臨選擇——要麼結婚,要麼執行「任務」。

她還是拒絶結婚。但這次執行任務時,她學聰明了。她的腳上被塗了花紋,身上穿上了一件漂亮的衣服,戴上了頭巾。然後腰上被繫了一條炸彈帶。

可是,她一離開組織成員的視線,就立刻跑進了森林裏。

法爾瑪塔逃脫後,經過幾個星期才回到家鄉(BBC中文網)
法爾瑪塔逃脫後,經過幾個星期才回到家鄉(BBC中文網)

「我遇到幾個農民,求他們幫我解開炸藥帶。我告訴他們我被迫執行任務,但我不想這樣做,」她說。

「他們很害怕,但很同情我,幫我解開了帶子。他們可能覺得,如果拒絶了,我可能會引爆炸彈,和他們同歸於盡。」

隨後,法爾瑪塔在森林裏待了好幾天,試圖找到回家的路。她遇到幾個獵人,獲准和他們同行。但他們遭到博科哈蘭成員的襲擊。在混亂中,法爾瑪塔逃脫了,躲進了森林裏。

她很害怕,只能茫然地走。她有一個星期沒有吃飯,但幸運的是,她最終走出了森林,來到一個城鎮。

一家當地人留她住了幾天,然後幫她回到家鄉。但是,由於長年戰亂,她的家庭也已經分散各處。她現在和她母親一起住在一個收留無家可歸者的營地裏。

營地裏條件很差,但好在沒有人知道她的經歷。

歧視

從博科聖地逃脫的女孩們,仍須面對社會的懷疑和歧視(BBC中文網)
從博科聖地逃脫的女孩們,仍須面對社會的懷疑和歧視(BBC中文網)

像法爾瑪塔這樣的女孩處境往往非常艱難。多數拒絶引爆炸彈的女孩都被安全部隊抓捕,被關在「去激進化中心」裏。她們在自己的家鄉也難以重新融入,因為人們把她們視作恐怖分子的同路人,視同瘟疫一般。

博科哈蘭是全世界現代史上最殘暴的武裝集團之一。自2009年以來,僅在奈及利亞境內,該組織就已殺害了27,000多人。

在喀麥隆、查德和尼日,也有很多無辜平民遇害。戰亂已使200萬人無家可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