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的幽魂仍在地球上空徘徊—《資本論》出版150周年

馬克思說對了嗎?《資本論》出版150周年。(德國之聲)

馬克思說對了嗎?《資本論》出版150周年。(德國之聲)

一百五十年前,批判資本主義代表人物卡爾‧馬克思(Karl Marx)所著的《資本論》首次出版。在柏林牆倒塌時,《資本論》曾被認為將就此被掃入歷史的故紙堆。然而,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使其獲得重生。

某日早晨,一位麵包師來到了卡爾·馬克思家的門前,向這家人明確表示:如果他們再不付錢,將不再提供麵包! 在6歲大的小兒子埃德加 (Edgar Marx) 為他打開了門後,麵包師問到:「馬克思先生在家嗎?」埃德加在謊稱父親不在後,迅速地從麵包師手裡拿起三個麵包,飛快地跑開了。

馬克思曾開玩笑地說:「我相信,在我之前還沒有人在這樣窘迫的環境下,寫出過關於金錢的書。」為了完成他的「經濟狗屎理論」 (他自稱),馬克思曾不分晝夜地把自己埋在倫敦的大英圖書館的書堆裡。他曾在給他的出資者兼摯友弗裡德裡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寫信時提到,他因飽受肝炎,陰莖潰瘍等疾病的折磨,有時好幾個月也寫不出東西。恩格斯回信安慰他說,「哎,我們對這樣偶爾不能寫作的狀態早就習以為常了。」十多年後,《資本論》終於在1867年完成了。確切地說是它的第一卷完成了。剛一完成,馬克思就立馬頂著疾風驟雨把《資本論》的原稿親自送到了漢堡的奧托·邁斯納出版社(Otto Meissners Verlag)。 1867年9月14日《資本論》正式出版了,但卻並沒有引起很大的反響。對此,馬克思感到十分沮喪。 他曾非常堅定,自己能因為這本巨著而一舉成名。然而,他已經不能再幻想這本書能給他帶來可觀的收益了。他曾自嘲道:「《資本論》帶來的收益還不夠支付我在寫作時抽的雪茄。」當然,馬克思是一個極度資深的老煙槍。

1883年,馬克思逝世。同年,《資本論》的第二、第三卷在恩格斯的幫助下出版並取得了巨大成功。回顧這一百五十年,《資本論》對世界歷史的影響之深遠僅次於聖經。列寧,史達林,毛澤東,切・格瓦拉(Che Guevara),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都以《資本論》為理論依據。馬克思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他們的精神導師,而《資本論》則是他們神聖的教科書。

直到今天,中國這個地球上擁有最多人口的超級大國,也一直自稱為共產主義國家。鑑於馬克思總是反對別人引用他的理論,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一定會對此作出相關反駁的意見。有一次他聽說一個法國的新政黨自稱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後反駁道:我可不是馬克思主義者!

到今天《資本論》總共出版發行了多少冊已無據可查了。其中最著名的一版是在前民主德國時期出版的藍色經典版。西方1968年左派學生運動的追隨者曾嘗試學習資本論,來理解馬克思的社會主義思想。但卻鮮少有人能把他那些厚厚書卷看完。前英國首相兼工黨領袖哈羅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 (1916-1995) )坦誠道:「我只翻到了第二頁。」

隨著柏林牆的倒塌和東德政府垮台,人們曾認為《資本論》也從此將被歷史遺忘。然而,2008年的金融危機大爆發使得馬克思主義再次掀起熱潮。在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期,馬克思作為危機理論家和反對自由經濟的先鋒者又重新被人們想起,而他的《資本論》則一度熱賣脫銷。英國工黨領袖柯賓(Jeremy Corbyn)稱馬克思是「偉大的經濟學家」 - 這樣的公開表態在過去的英國無疑會被等同於自毀其政治前途。

馬克思最為激進的觀點是,他認為資本主義終將走向毀滅。他的理論是:企業由於長期處於激烈的競爭環境下,不得不降低成本的生產方式來贏得更大的市場。長此以往,越來越多的企業都將走向破產。而最後存活下來的企業則會變成擁有強大壟斷力量的集團企業。與此同時,低收入貧困者和失業無產者的隊伍會不斷壯大。如此發展,整個社會將失去平衡 -最終引起大革命的爆發,共產主義即將到來。

馬克思曾預料,這樣的大轉變會在不久的將來發生在當時工業發展成熟的國家,比如英國和比利時。但他認為,像當時還處於封建農業社會的俄國還不具備發生這樣大轉變的條件,在這之前,他們首先需要實現工業化。

但很明顯,現實和理論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馬克思1818年5月5日出生於德國特里爾 (Trier) 並且在那裡生活到17歲。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馬克思在特裡爾的故居,現在開了一家一歐元商店。那麼還有無產階級嗎?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安東尼·薩繆爾森 (Paul Samuelson,1915-2009)曾調侃道:「這裡的工人們都開著小汽車,使用著微波爐,過著舒適的小資生活。看不出來人們是如何貧窮。」

如此看來,馬克思就資本主義即將走向滅亡的預言似乎言過其實了。

難道馬克思的鴻篇巨著裡的分析全都錯了嗎?我們能對這位超級知識分子的畢生心血進行全盤否定嗎?對此,慕尼黑萊布尼茨經濟研究所(ifo-Instituts für Wirtschaftsforschung)所長漢斯-韋爾納·辛恩(Hans-Werner Sinn) 堅定的回答道:「絕非如此!」特別在今天看來,馬克思的金融危機理論是具有「高度現實」意義的。在柏林勃蘭登堡學術研究院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研究項目的負責人傑拉德·哈布曼(Gerald Hubmann)也有相似的觀點:「馬克思在那時就預見到了日後的危機,他注意到銀行的重要作用,以及危機時期利潤私有化、損失社會化的現象。」但是,馬克思並沒能預測到當今金融經濟體系的脆弱性。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 馬克思準確預測到了資本主義的集中化傾向。這樣的傾向造就了少數的全球性的企業。哈布曼表示,「馬克思不僅預見到了經濟全球化,還更進一步研究了經濟全球化的驅動力及其帶來的聯帶影響。」早在1848年的《共產黨宣言》裡馬克思就闡述道:「為了滿足不斷增長的產品銷售的需求,生產者將會在全球範圍內尋找機會。他們將無處不在,紮根、擴張、建立聯繫。」

另一方面,柏林自由大學東歐國民經濟學的專家格里戈里亞蒂斯(Theocharis Grigoriadis)認為,馬克思所倡導的生產資料國有化在當前世界經濟環境下是不太可能實現的。他曾評論道:「生產資料國有化會引起巨大的社會動蕩。」

此外,馬克思並不是一個教條主義者。直到最後,他還在繼續對已經出版了的《資本論》的第一卷進行修改。倘若他還活著,依照他的一貫作風,不難想象這位大鬍子正就著雪茄和摩澤爾紅酒,激烈又風趣地參與到關於當今社會的辯論之中。

唐丹 / 葉宣 (德新社)

使用我們的App,閱讀文章更方便!給yingyong@dingyue.info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得到軟件和相關信息!

閱讀每日時事通訊,天下大事一覽無余!給xinwen@dingyue.info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完成訂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