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零確診!51個監所都是群聚未爆彈,矯正署驚險抗疫500天全紀錄

台灣日前爆發本土疫情,高度群聚、難以維持社交距離的受刑人染疫風險大增,矯正署繃緊神經應戰,至今仍維持監所零確診的紀錄。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取自法務部矯正署桃園監獄臉書)

法務部矯正署51個監所共看管5萬4000人,每人平均僅不到0.7坪的收容空間,是高密度的群聚場域,儼然成為新冠病毒的最愛;正如其橫掃文大宿舍、雙北長照機構、苗栗3家電子廠移工宿舍,不費吹灰之力就可讓數十數百人染疫。然而,在這次長期抗疫戰爭中,矯正署卻成功擋下病毒攻擊,迄今監所仍保持零確診紀錄;管理員表示,「這不是開玩笑的,如果發生染疫,不是1間幾個人那麼簡單,可能波及整座監獄,我們不敢大意。」

6月5日,矯正署官網統計,包括監獄、看守所等51個矯正機構,實際總收容人數為5萬4468人,與5萬8517的核定收容人數相比,這個數字很漂亮,一直處於超收的監獄容量看似回歸正常。

但深入探究,之所以沒有超收,完全是因5月中旬全台防疫提升為3級警戒,法務部拉警報因應,法務部長蔡清祥調整刑事政策,各地檢察署對發監報到的受刑人除非有急迫性、時效性及必要性外,一律暫緩執行。換句話說,輕刑犯過一陣子才會入監服刑,減輕監所高牆內的看管壓力。

法務部長蔡清祥上任後,特別喜歡晉用年輕又會辦案的檢察長。(柯承惠攝)
因應本土疫情爆發,法務部長蔡清祥隨即調整刑事政策。(資料照,柯承惠攝)

收容人數一度超標萬人 23監所每人空間低於0.4坪

法務部這樣子做不是沒有道理,從2017年算起,近5年的總收容(受刑人及被告)人數分別是6萬1910人、6萬2356人、6萬2331人、5萬9203人、5萬8623人(今年4月止),頭3年超收約5000人;這2年因台北、宜蘭等監獄蓋新牢舍,才大幅將超收人數控制在1000人左右。否則,收容人的超收情形非常嚴重,7、8年前,甚至還有超收1萬人的狀況。

因各地監所的容量不一,總收容人數雖然減少,目前仍有19個監所超收,產生收容空間問題。根據規定,法定標準收容空間是每人0.7坪,以榻榻米來算,2張榻榻米算1坪,受刑人睡覺時,若躺下來有1張榻榻米大,這算是很幸運。但根據先前統計,綠島監獄受刑人有1.42坪、金門1坪,屬飯店級待遇;但仍有23個監所未滿0.4坪,高雄第二監獄最小0.31坪、桃園監及台中看守所0.32坪及北監、北所、新竹看守所0.33坪,儼然屬於罐頭級。

陳水扁前總統因貪污案被關押在台北看守所時,外界稱阿扁住1.86坪的總統級套房,但扣掉廁所、置物箱後,阿扁晚上睡覺只有0.3坪,不到1張榻榻米,後來在台中監獄培德醫院才獲得改善。連總統都要遭受這種對待,普通老百姓犯案入監會好到那裡?

20150105JW-SMG0010-33-陳水扁臺北監獄釋放外就醫-吳逸驊攝.JPG
2015年1月5日,關押超過6年的前總統陳水扁獲保外就醫出獄。(資料照,吳逸驊攝)

位處雙北疫情熱區 「天下第一擁擠看守所」風險高

歷任法務部長都知道牢房是個大問題,年年向行政院、立法院爭取預算做改善,可總是追不上社會發展的腳步。以桃園為例,從縣升格為直轄市後,最多收1400人的桃園監獄並沒有提升,只能超收人犯做過渡,最高紀錄收2000人,現在收1700人。

位於新北市土城的台北看守所,被告和受刑人都收,收的被告有台北、新北及士林等北三檢,及北三院、高檢、高院,高院統管北部地區的二審案件;宜蘭、基隆、桃園、新竹等法院的在押被告也要往北所送。外界美稱北所是「天下第一所」,其實應是「天下第一擁擠的看守所」,核定可收約2100人,但4月底實收近2300人(被告約500人、受刑人約1800人),更曾一度收到3500人。

20210608-台北看守所近5年收容人數(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台北看守所網站)
(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台北看守所網站)

超收會造成空間不足,擁擠,肢體碰觸多,讓人煩躁、不爽;夏天炎熱,整間牢房溢出汗味、體臭味、霉味、菸味、屎尿味;3、40度的高溫猶如置身烤箱、蒸氣房,皮膚病上身司空見慣。雖然法務部近年實施一人一床政策,但尚未普及到所有監所,如果被關在16至18人的大舍房中,夜晚排排睡,幾乎挨著睡。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去年初爆發,政府成立指揮中心討論因應辦法,法務部、矯正署提出監所超收、空間擁擠、戒護人力嚴重不足等狀況。簡單一句話,監所的社交距離是零;51個監所都是群聚,每個都是未爆彈,沒事就沒事,有事就是大規模的大事。

台北監獄新擴建的「至善大樓」及內部設施。法務部次長陳明堂6日受訪時指出,法務部希望在3年內達成每個受刑人有一個床鋪的目標。(法務部提供)
2017年,台北監獄新擴建「至善大樓」,法務部盼在3年內達成每個受刑人有1個床鋪的目標。(資料照,法務部提供)

僅阻斷感染源選項 監所一系列防疫SOP因應

公衛專家指出,防疫的不二法門就是「阻斷感染源,減少人群接觸」,法務部、矯正署察覺在監所戒護區內,受刑人或被告是高密度的接觸,根本無法做到「減少人群接觸」,只剩「阻斷感染源」這一招,將病毒擋在高牆之外。蔡清祥認為事關重大,向矯正署長黃俊棠鄭重表示,他全力支持,但矯正署「一定要守住」。

桃園監獄郭姓管理員說,矯正署制定一系列防疫SOP,在監所戒護區外,只要是外來的,不管是新收人犯、被告,被量測體溫、洗手、換用監所口罩、詳細疫調,進入戒護區前全身消毒清洗,進入戒護區先被隔離14天才能配發到一般舍房。至於到監所洽公的人員、接見的律師、家屬都需到專門窗口、找專門人員辦理,減少機關與外部接觸的管道及人員,而且與外界接觸的地方1天起碼消毒2次。

監獄人力不足,戒護受刑人成為第一要務。圖為管理員巡房。(侯柏青攝)
因應疫情,監所推出一系列房疫SOP。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侯柏青攝)

疫情嚴峻狀況傳入監所 受刑人自覺防疫

郭姓管理員說,談到防疫,監獄內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沒有人敢大意,抗疫快500天了,他站在第一線負責過濾入監受刑人,每天神經緊繃在拆彈,但疑神疑鬼總比有人染疫機關爆掉好。

郭說,去年11月間,桃監新收1名從菲律賓回台的受刑人,因為是境外移入,無足跡可尋,體溫正常無症狀,只一句「我好像有點感冒」讓大家覺得不對勁,馬上送到醫院PCR,3天後測出確診將人從隔離區送回醫院,大家慶幸劫後餘生後,他拿紫外線消毒燈在舍房照射24小時,然後用消毒水內外消毒2次,才敢重新啟用。

「去年抗疫沒多久,我們也向受刑人說疫情很嚴峻」郭說:「一開始他們當耳邊風,以為我們在編故事,但後來從掌上型電視、收音機及報紙知道國外有人死亡」,從此,罩不離口,大家在舍房內儘量讓出社交距離,因肢體碰觸發生的打架事件變少了。

20200926-受刑人於培德醫院門診進行衛教宣導。(取自台中監獄網站)
監所管理員指出,受刑人在了解疫情嚴峻後,明顯更為落實防疫措施。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取自台中監獄網站)

管理員、收容人有萬華史 法務部急祭出「行政圍籬」

矯正署官員說,矯正署很怕受刑人或被告將病毒帶進監所,也怕同仁將病毒帶進機構,尤其很多同仁的另一半是醫院、診所的工作人員,桃園醫院爆發疫情時,其中1名護理師全家確診,她的家屬就有1位是矯正署的同仁。

5月15日,因為台北市萬華地區發生社區感染,抗疫提升為3級警戒,台北看守所頓時全面戒備。1名管理員說,北所新收人犯及被告之多,是全國之冠,1天4、50人是很平常,有時多到百來號,給戒護人員很大壓力。

其次,危險性高,有管理員說,每晚來的新收,有剛從基隆長庚出院的、在中和板橋到處跑的、龍山寺擺攤的、在萬華地區到處找朋友的。再其次,看守所官員說,同事大部分住在台北市萬華、新北市中和及板橋地區,病毒無孔不入;尤其接續發生新北檢書記官、高院3名法警、高檢書記官染疫,都可能透過被告等方式將病毒傳進看守所,讓所方腹背受敵,只能提高警覺。

20210514-萬華捷運站,龍山寺前廣場,街友遊民,口罩。(顏麟宇攝)
身為本土疫情大熱區,北所戒護人員壓力大。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顏麟宇攝)

法務部也瞧出事態嚴重,馬上為各地監所架起「行政圍籬」暫緩輕刑犯發監執行、停止家屬接見、停止返家探視、利用遠距視訊代替提訊等措施,減少人員移動接觸,主要目的就是不讓病毒跨進監所,繼續保持監所的零確診紀錄。

防疫有成 矯正署年終考績首次出頭天

台灣疫情提升為3級警戒時,泰國在5月中旬也爆出疫情,9635例確診中,竟有6853例發生在監獄內。相對於泰國,矯正署算是守住監所抗疫防線,蔡清祥特別肯定,去年年終打考績大大獎賞矯正署,考甲人數首次超出廉政署及執行署。廉政署是法務部推動廉政的標竿,執行署是最會追錢的機關,矯正署從來沒想過會有出頭的一天。

受到長官的肯定,矯正署長黃俊棠說,對抗疫情絕對沒有僥倖的空間,大家一直很努力在做。他已經1年多沒睡好了,每天要看20多種關於疫情的通報,但還是「剉咧等」,老是在想還有什麼沒有做的。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