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十年生死兩茫茫,要說絕望還是太早──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利比亞內戰,2011年3月(AP)

「當我把汽油從頭上澆下去時,我並沒有想太多,因為我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然後我看到一陣火光,感覺到皮膚開始燃燒,整個人倒了下去。八個月之後,我醒了過來,人還在醫院裡。」

──卡萊亞(Hosni Kalaia),突尼西亞的自焚者

十年前的2010年12月17日,北非突尼西亞北部城市本阿胡斯(Ben Arous),一位賣水果蔬菜養活一家八口的26歲小販布瓦吉吉(Mohammed Bouazizi)引火自焚,燒出史稱「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革命運動。不到一個月,突尼西亞掌權23年的總統垮台流亡,展開民主轉型,布瓦吉吉則化身為烈士與英雄。

阿拉伯之春,突尼西亞的自焚者卡萊亞(Hosni Kalaia)(AP)
阿拉伯之春,突尼西亞的自焚者卡萊亞(Hosni Kalaia)(AP)

向苛政、強權、獨裁者抗議有許多種方式,自焚可能是其中最慘烈、最痛苦、最不留餘地的一種。近代從越南、美國、台灣到中國(西藏)都曾發生,但只有突尼西亞的一把火燒出一場革命。對於「阿拉伯之春」,有人說它徹底改變了中東的歷史,也有人說它讓中東陷入醒不來的噩夢。回頭看看唯一堪稱「成功案例」的突尼西亞,布瓦吉吉犧牲十年之後,政治鬆綁但經濟崩潰,民眾自焚抗議的慘事仍時有所聞。

二十世紀迄今諸多「XX之春」革命幾乎都是曇花一現,例如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但「阿拉伯之春」從突尼西亞燒向埃及、巴林、利比亞、敘利亞、葉門,只是結果有如一部關於政治動亂的百科全書:獨裁者垮台、軍事政變、血腥鎮壓、全面內戰、外國干預、經濟崩潰、饑荒瘟疫、變本加厲的專制。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