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嬰兒鴉片酒、喉嚨放水蛭、沸水灌胃…19、20世紀醫療超驚悚,好險我們沒生錯代!

2017-11-02 16:42

? 人氣

人類的醫學知識、技術不停進步,現在看以前的可怕療法,簡直令人不可置信,慶幸沒生錯年代!(圖/言人文化提供)

人類的醫學知識、技術不停進步,現在看以前的可怕療法,簡直令人不可置信,慶幸沒生錯年代!(圖/言人文化提供)

想像一下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美妙景象:修剪整齊的龐大莊園,頹廢的晚宴用來消磨時間,在現場演奏中聊天,女士們撐著陽傘在花園中漫步。

但維多利亞時代的另一面,非常黑暗的一面,用當代的眼光來看也非常可怕。嬰兒被使用麻醉藥,而麻醉毒品可以很隨便地在當地藥店買到,還有一種特殊的療法可以帶來性高潮,這些恐怖醫療來自於1800年代。

(圖/言人文化提供)
19世紀至20世紀早期,治療精神病患者的方式是將他們裹在濕床單裡。(圖/言人文化提供)

外科手術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麻醉藥發明之前,病人是在清醒狀態下接受手術的,醫生的每一個操作患者都能感覺到!喝些白蘭地並不能掩蓋拔牙的痛苦,更別說截肢、乳腺切除和搔刮手術(拿刮匙伸進器官裡刮呀刮)。到19世紀中期麻醉藥發明之前,外科醫生都在拼手術速度,他們為自己的手術速度而自豪,因為醫生和病人都不能忍受手術的慘烈過程。

肺結核

肺結核(又稱肺癆)被認為是罪惡附體引起的疾病,這些源自尋求快樂的罪惡有:穿著不當、自慰、酗酒和吸菸。治療方法多種多樣,其中有一種更便宜的也是較常用的療法,就是將混合氣體灌入直腸。

止痛藥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鴉片酊,一種鴉片和酒精的混合物(還可能有別的高成癮性的麻醉毒品),相當便宜,可以很容易的在當地藥房買到,鴉片酊常被用於臨終前的止痛,也廣泛用於各種疾病,象霍亂、痛經、普通感冒、黃熱病和痢疾。

霍亂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1800年代這種細菌感染性疾病奪去了數千人的生命。霍亂可以讓一個健康人出現劇烈胃痛,隨後出現嚴重腹瀉,大便呈米泔(掏米水,濕濕ㄍㄡˊㄍㄡˊ樣)狀,伴有嘔吐,所以病人會出現嚴重脫水,最後血液象膠水一樣稠厚,面部和四肢乾癟發青。醫生用放血療法治療霍亂,並且用松節油灌腸,白蘭地和沸水灌胃!

義膜性喉炎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這種疾病影響氣管、聲帶和肺,導致「犬吠樣」的咳嗽,常在夜間突然發作。通常為6個月到3歲的兒童,症狀持續多為一兩天(也有例外),維多利亞時代的治療方法是:洗熱水澡(主意不錯),然後在他們的喉嚨裡放一條水蛭!

歇斯底里(癔病)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經前綜合症現在已經眾所皆知,表現為喜怒無常、腹部脹痛和憂鬱。在1800年代後期,醫生治療這種疾病是讓女性達到性高潮!但在當時沒有「性高潮」一說,而是被稱作「週期性發作」,因為在維多利亞時代普遍認為女性沒有性高潮,因為她們沒有能力獲得性滿足。極端情況下歇斯底里患者被施行子宮切除術!

(圖/言人文化提供)
早期的解剖模型,當時醫師不能接觸女性的身體,因此只能請她們指出身體不適的部位。(圖/言人文化提供)

嬰兒的治療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為了安撫出牙期焦躁的嬰兒,一種鴉片和杜松子酒的混合物被用於讓他們「安靜」,嗎啡也很常用,雖然有效但有時維持時間不長。這些藥物也用來治療鵝口瘡(一種嬰幼兒常見的口腔真菌感染),給嬰幼兒開高成癮性的麻醉毒品,維多利亞時代的醫生沒有任何良心上的譴責!

(圖/言人文化提供)
1925年,芝加哥孤兒院罹患佝僂症(軟骨病)的孩子們接受人工日曬避免發病。(圖/言人文化提供)

梅毒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一些性病例如梅毒,常用甘汞治療,甘汞是一種有毒的礦物質,主要成份是氯化汞,可以導致使用者嚴重的水銀中毒,表現為牙齦損害和消化道粘膜被破壞,甘汞其實就是充當了通便瀉藥,有口服藥片形式的,也有注射劑型的。砒霜也常用於減輕症狀。

放血療法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他生病的時候,理髮匠給他放血;他好好地,你又給他放了血。」《唐吉訶德》

在維多利亞時代,人們熱衷於放血療法,當時認為這樣可以去除很多疾病的根源,當然這種療法幾乎沒有效果,像霍亂患者的血液粘稠得像柏油根本無法施行。那個時期這種療法幾乎不能治癒任何疾病,反而會給病人帶來更多的痛苦和傷害。

臨終之時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如果死亡過程不夠痛苦,有一些療法用於臨終前的病人,這些療法對於最健康的人也是一種折磨,包括:煮、蒸、燙,用酸性藥酒破壞口腔、胃和腸道粘膜,用有毒化學品灌腸。

(圖/言人文化提供)
美國南北戰爭時的外科手術包(圖/言人文化提供)

筆者一直都很不喜歡看醫生,當時覺得有一些儀器,都會讓人很不舒服,但長大後,反而很少看到那些儀器出現了,醫學默默的在一般民眾不知道的地方發展迅速,現在回頭看看舊時代的醫療器具,反而像是刑具一樣讓人不寒而慄。

(圖/言人文化提供)
1937年,在小兒麻痺疫苗問世以前,患病的孩子得住進「鐵肺」裝置裡,並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存活…(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1920年代,Walter Reed的物理治療裝置(跟古裝劇裡的囚車有異曲同工之妙)(圖/言人文化提供)

到牙醫診所看牙,聽見躺在診療椅上的小朋友哭得跟殺豬一樣,心裡就在想他們到底是因為牙齒很痛而哭?還是光看診療器材就嚇傻了呢?如果是後者,看到下面這些「舊時代醫療照」應該會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了吧!

(圖/言人文化提供)
瘟疫橫行時期醫師戴的面具,鳥喙部位裝著帶有香料的物質。(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早期整形手術中,用來治療顏面傷殘的「臉部組件」。(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1878年,Dr. Clark發明用來拉正脊椎的輔具。(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Lewis Sayre的脊椎側彎治療器。(圖/言人文化提供)

只能說這些古老的治療方法沒有帶來任何實際療效,反而會讓病人更痛苦更快地死去。

【言人小故事】歐洲醫生這個行業是從理髮師發展分離出來的,現在理髮店門口常有紅藍白相間的旋轉三色燈,紅色代表動脈、藍色代表靜脈、白色代表繃帶。

文/不老妹 Kristy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歷史文化/維多利亞時代竟給嬰兒食用嗎啡!令人不可置信的19、20世紀醫學療法和醫療設備!)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