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賺到百萬、35歲才學快艇就得獎31次!快艇衝浪女神:年紀和身分不該是阻擋自己熱血的藉口

2020-11-17 16:20

? 人氣

Kimberly不僅是一位婦女、兩位孩子的媽媽,她的人生到四十歲當選國手,而且還是熱血的水上運動「快艇衝浪」!(圖/時報文化提供)

Kimberly不僅是一位婦女、兩位孩子的媽媽,她的人生到四十歲當選國手,而且還是熱血的水上運動「快艇衝浪」!(圖/時報文化提供)

人生到四十歲當選上國手,還是熱血的水上運動—— 快艇衝浪!

一位婦女、兩位孩子的媽媽,能把一個運動興趣玩到這步田地,這讓許多人跌破眼鏡!雖然這對我來說也是新鮮事,但從我小時候就好動,對許多事都充滿好奇心和熱情、勇於去嘗試,不難看出,我的體內早已流著一股熱血吧!

記得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體操競賽,我好羨慕,自己就對著電視在家跟著倒立翻起來,媽媽看我學得起勁,怕我受傷只好帶我去體操館上課。我真的很喜歡也算有運動天分,學得很快。練習體操一陣子後,因為很喜歡跳舞,教練看我手長腳長,主動問我要不要轉往學習韻律體操,我一口答應;優美的肢體帶有競技體操的剛柔並濟,讓我深深嚮往,每到周末甘願犧牲玩樂時間,自己背著包包搭車到中山女高去訓練。那時曾夢想憧憬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韻律體操選手。我也很喜歡在音樂中跳舞,學生時期常常一個人在房間放音樂對著鏡子跳上許久,想著也許有一天成為一位舞蹈家,即便結婚後我還是常常如此,放音樂自己乾跳過癮。當然,這些願望都沒有實現。

小時候的我應該是很有才華的,媽媽也會送我到各種才藝班滿足我的喜好,不論是舞蹈還是音樂方面,我都有還不錯的表現。但好景不常,升上國二之後,因為當時聯考制度下的課業壓力,一切都得以學業為重,我的所有才藝和興趣幾乎都在中學時期陸續暫停了,變成日復一日的補習、讀書和考試的生活。記得那時學校連家政課及體育課都常常借給主科老師們考試用,如果有督學來訪,老師還會要我們趕快把考卷收起來, 拿起縫紉的勞作做做樣子,上學加上泡在補習班早出晚歸的日子,至今想起來仍覺得惋惜。

我的中學年少青春大部分都被教課書和試卷淹沒,但當時不懂自己要什麼、適合什麼發展,只能順應父母的安排,應付好學校的要求;畢竟那是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世代。尤其我就讀的學校還是當時考上第一志願——建國中學和北一 女——錄取率最高的明星中學,可想而知,學校重視成績勝於 一切,學生的壓力有多大了。

還記得有一次班上的理化老師在模擬考後發成績時喊到我名字,把我叫去前面,當著大家的面把我的考卷撕爛扔在地上要我去撿起來;還有同學因為考不好,被老師推頭去撞黑板⋯⋯,現在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吧!但那個年代大家多半不敢吭聲,只能默默掉眼淚告訴老師下次一定會考好。現在想想, 那樣的讀書環境是多麼壓抑孩子,抹煞他們的自信啊。

當時的我,沒有太遠大的目標,我以為只有成績決定一個人的價值,成長階段充滿了不斷的比較和放棄,專注於考試有沒有名列前茅,在榜單上大堆頭的名字中尋找自己的。為了這些放棄興趣、放棄夢想,汲汲營營追求好成績、好學校和好工作,好像只有那樣才叫成功;何謂「好」卻只有一個標準,好學生壞學生的定義,被老師用分數作分水嶺來貼標籤。曾經,我也因為這樣,懷疑過自己是否不夠好、不夠優秀,只想更努力讀書考上理想的學校和科系,證明自己是有價值的學生。但所謂的理想科系,也並不是依照自己的喜好選讀,只是因為我數理成績比較好,正逢當年臺灣土木營造業發達,而填了土木工程科系。爸爸還很開心我成為營造業女強人殷琪的學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