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SARS期間0病例,為何現在卻淪為武漢肺炎重災區?留日台生一線觀察道出這些現象

2020-02-07 17:34

? 人氣

日本疫情嚴重,東京兩名女性遊客也戴著口罩。(美聯社)

日本疫情嚴重,東京兩名女性遊客也戴著口罩。(美聯社)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在各國肆虐,鄰近於台灣的其他國家,除了中國及香港外,台灣人旅遊最愛去的日本,該當地的疫情自然也受到不少人關注。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2月7日為止,隨著豪華遊輪鑽石公主號上的61名確診新病例(2/5發表10名、2/6發表10名、2/7早晨再出現41名),目前日本的確診病例已暴增到了86例,直接使日本成為中國以外發現武漢肺炎最多的國家。

不過,如果回頭檢視歷史的話,會發現2003年SARS爆發時,日本可是創下0感染0死亡的成績。根據厚生勞動省的報告顯示,儘管當時有52件疑似病例與16件可能性病例,但最後經診斷後,全部都得到「否定」的答案,換言之在SARS事件中,日本可是少數未被感染的亞洲國家之一。但為何這次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日本卻會成為僅次於中國,發現武漢肺炎最多的國家呢?一般日本的民眾又是如何看待疫情?

檢疫慢半拍,只能亡羊補牢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日本的一位醫學博士 – 上昌廣(上昌広,かみ まさひろ)曾在媒體報導上指出,日本現在的防疫檢查措施(日語:水際対策)是在做辛酸的。上昌廣於報導中表示,所謂「有意義」的防疫檢查措施,是僅限於國內感染尚未擴大時才有效的。假如日本國內的疫情已經開始蔓延的話,防疫檢查措施這樣的對策,實質上已經沒有太大意義了。

他舉例,像是泰國公共衛生部,在1月下旬時就曾報告,當時於日本旅遊的泰國夫婦已經感染武漢肺炎了,同時滯留於日本時,身體狀況似乎已漸漸惡化。他認為,這對夫婦的疫情對於日本國內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流行是極度重要的,可惜當時日本卻幾乎沒人報導這件事。

他也指出,中國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出現後,日本的防疫檢查措施是到了1月中旬才開始強化,因此約有1個月左右的時間,日本幾乎是處於無防備的狀況,在這期間也許已有相當人數的感染者進入日本了也說不定。考慮到各種情況,因此有理由認為現在日本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已經開始流行了。

另外,根據其他媒體報導,之前日本的撤僑飛機中,還有人下機後拒絕檢查,而檢查後也有人拒絕入住政府指定的飯店,而選擇自行回家。可惜,上述總總令人傻眼的行為,日本政府也拿這些人沒輒,因為日本法律對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強制力,首相安倍晉三面對此事也只能說:「大変残念だ。」帶過。若此事情發生在台灣,拒絕配合檢疫依照《傳染病防治法》將可處最高15萬元罰鍰。

不過日本政府在發現事態嚴重後,似乎打算開始改善了。像是來自香港的郵輪「威士特丹號」船上外國乘客中,疑似有乘客感染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於是日本政府於2月6日就依照《出入境管理及難民認定法》,拒絕「威士特丹號」的乘客停靠入境。但不經令人懷疑,日本政府這種慢半拍的「殘念防疫」,真的有辦法亡羊補牢嗎?

政府對於檢查體制的配備不確實

上昌廣也表示,在檢查體制的配備方面,政府的態度一直不誠實。對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首相安倍晉三在2月3日向眾院預算委員會答覆時說到,「目前政府已經開始與民間機構合作,正著手開發一個簡易檢查工具包。」

不過,上昌廣在報導中表示,在診所進行簡易檢查,並立即知道結果等方式,雖然便利性很高,但準確性卻可能不高,必定會有一些患者會無法被偵測到。而且,即使政府沒有去主導簡易檢查工具的研發,世界各地的其他檢查公司必然也會去開發的。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應該是要有一個像是能以當前技術來立即檢查的系統配備。

日本民眾對於防疫與口罩的看法

目前日本口罩,一罩難求。(圖/陳毅龍攝)
目前日本口罩,一罩難求。(圖/陳毅龍攝)

至於一般日本民眾是如何看待這次疫情?由於筆者目前在日本留學,所以也特別訪問了身邊日本人對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看法。

自從28日,日本首次出現境內傳染病例(未去過武漢,但曾載過來自武漢的旅行團巴士司機)之後至目前為止,走在池袋、新宿等人多的街道上,其實已經可以明顯察覺到戴口罩的人變多了,連帶地使藥妝店與便利商店的口罩販售區成為了新熱門地點。受訪的日本人也都表示,目前出門在外,不論是搭交通工具或是在路上走路,基本上都會選擇戴上口罩。就連其中一位表示,即使有流感也不太喜歡戴口罩的日本人也表示,因為受到新聞大篇幅報導疫情的影響,所以現在就連自己也開始戴起口罩了。不過有些日本人表示,雖然外出會戴口罩,但如果進入室內的話,會因為怕熱所以選擇暫時把口罩脫掉。

儘管目前在路上或是交通工具上,能看到戴口罩的日本民眾增加不少了,不過仍可看到有部分沒有戴上口罩的民眾,不過理由並非是他們不想戴,而是口罩難尋。原因是除了受到這波疫情的影響外,還有一點是因為日本即將步入春天,隨著春天到來的「花粉症」,這也成為了人們搶購口罩的原因之一(儘管花粉用的口罩不需要醫用)。像是其中一位受訪者就表示:「ただ、マスクを付ける理由はコロナウイルスだけではなく、インフルエンザ予防、花粉症対策もあります。」(但是,我會戴口罩的理由,並非是只有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也有是為了要預防流感,以及花粉症的對策。)

筆者也詢問日本人,在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日益嚴重的情況下,現在是否會因為一些風吹草動而感到不安,例如搭乘電車或巴士時,如果旁邊的人咳嗽或打噴嚏了,自己是否會感到不安?受訪者幾乎都表示,會感到不安。其中一位受訪者表示:「私がマスクをしていたとしても、飛沫感染の可能性もあるので、不安です。」(我即使有戴口罩,但仍有飛沫感染的可能性,所以會感到不安。)

儘管日本政府未公布口罩限買的政策,但目前已有一些日本藥妝店自行限制了。(圖/陳毅龍攝)
儘管日本政府未公布口罩限買的政策,但目前已有一些日本藥妝店自行限制了。(圖/陳毅龍攝)

台灣政府早於1月時就宣布,為保障國內有充足的口罩供應,因此口罩暫停出口,2月6日甚至開始實施實名制購買口罩的政策。反觀日本,由於日本政府未如台灣政府對口罩的購買數量設下限制,所以已經開始有不少人掃購口罩後,直接擺到網路上轉賣了,更別提還有人哄抬價格。近期日本政府如果不再對購買的民眾設下限制,未來「口罩之亂」何時才能平息,可能將成為未知數。

看更多【武漢肺炎疫情】最新報導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