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東歐東三國之里加小日子

2019-07-05 09:00

? 人氣

里加老城廣場。(圖/謝幸吟提供)

里加老城廣場。(圖/謝幸吟提供)

我在里加過著小日子,但她們不是「波羅的海三小國」,是「東歐東三國」。

2018年10月1日星期一晚上10點,從美國舊金山起飛的班機降落拉脫維亞里加國際機場,這一刻起十天,里加成為我的家,從這裡出發去愛沙尼亞、芬蘭、立陶宛。旅行累了,回來里加,心可以休息的地方,就是家。

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立陶宛,在台灣稱為「波羅的海三小國」,好不容易找到的三國歷史,書名是《波羅的海三小國史—獨立與自由的交響詩》(張明珠編著,三民書局出版);另外,華成圖書出版的《波羅的海的美麗與哀愁》(蘇瑞銘/文.攝影),雖然書名沒有「三小國」,但兩篇序、前言和封面都說「波羅的海三小國」。

聖彼得大教堂,文獻首次提及在1209年,高123公尺,波羅的海最古老的中世紀建築之一(圖/謝幸吟)
聖彼得大教堂,文獻首次提及在1209年,高123公尺,波羅的海最古老的中世紀建築之一(圖/謝幸吟)

論人口,當然這三國遠遠少於台灣,世界排名也很後面,但以面積來說,三國之中最小的愛沙尼亞(45,227平方公里)比台灣大9,000平方公里。另外,國際透明組織2018年清廉印象指數,愛沙尼亞和日本、愛爾蘭並列第18名,台灣、汶萊並列第31名,立陶宛和捷克、賽普勒斯並列第38名、拉脫維亞、喬治亞、西班牙、與我國友邦聖文森並列第41名。如果清廉度是發展指標之一,她們和台灣不相上下。

從聖彼得教堂72公尺高的鐘樓,眺望里加(圖/謝幸吟)
從聖彼得教堂72公尺高的鐘樓,眺望里加(圖/謝幸吟)

再就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標(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而言,2018年公布、依2017年數據計算的報告, 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分別是0.871、0.858以及0.847分,在全球分居30、35、與41名。

自由紀念碑(圖/謝幸吟)
自由紀念碑(圖/謝幸吟)

抵達那晚,拉著行李走在老城石板路上的聲響,恰如其份地劃開天階夜色涼如水的孤寂。隔天清早,我沒有貪戀閣樓式房間的溫暖被窩,穿上跑鞋出門去,用路跑認識里加,經過公園、自由紀念碑、LAIMA鐘、許多國家駐拉脫維亞大使館;跑過教堂、歌劇院、大學;看見浪漫的道加瓦河和跨河大橋、偶而掉落的新鮮樹葉;還有路上、電車、公車,準備上班上學的人們,以及候選人在公車亭的無聲電子廣告(拉脫維亞2018年10月6日進行國會大選)。靜靜的里加,讓人舒心安穩。

里加大教堂(圖/謝幸吟)
里加大教堂(圖/謝幸吟)
里加之秋(圖/謝幸吟)
里加之秋(圖/謝幸吟)
里加老城廣場一景(圖/謝幸吟)
里加老城廣場一景(圖/謝幸吟)

另一個我不喜歡用「波羅的海三小國」這個詞的理由是,她們在國際社會有正常的活動空間。在里加設有大使館的包括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中、美、英、法、俄;歐陸德國、瑞士、西班牙、荷蘭、奧地利、匈牙利;拉脫維亞南北近鄰立陶宛、愛沙尼亞;前蘇聯共和國哈薩克、烏茲別克、喬治亞;以及北歐瑞典、挪威、丹麥、芬蘭等。里加也是歐盟歐洲電子通訊監管機構總部,以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戰略通訊中心。

道加瓦河(圖/謝幸吟)
道加瓦河(圖/謝幸吟)

台灣,鄰近的中國不友好,亞洲無一國家、世界主要國家,無一有外交關係,17個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都在好遠之外。如果把國家比喻為人,台灣有時好寂寞。當然就經貿實力、暖實力軟實力,台灣一定是大國,也一定德不孤必有鄰。但里加大使館林立,慢跑幾分鐘就遇到一國又一國,好羡慕。知道禁止拍照,只能低調紀錄這些古色古香的大使館,和各自飄揚的國旗。

LAIMA鐘(圖/謝幸吟)
LAIMA鐘(圖/謝幸吟)

我在10月11日白天搭機離開里加。十天之間,葉子紅了落葉多了,枝頭微冷秋意更濃。享受在里加晨跑的平凡小日子,還有跨國旅行的腳步,我喜歡稱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立陶宛「東歐東三國」,真心希望不要再稱「波羅的海三小國」,Baltic States,翻譯成「波羅的海國家」也可以呀。她們位在東歐波蘭東邊,又有芬蘭灣隔開北歐芬蘭。東歐東,和在里加偶然再次喝到、最愛的香草香咖啡相互輝映;東歐東三國,各自燦爛。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