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如果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注定輸在起跑點…10年前這個節目,道出香港貧富懸殊的真實樣貌

2019-06-13 16:59

? 人氣

2009年在香港播出的實境秀《窮富翁大作戰》曾轟動一時。這個節目邀請6位富人參與,體驗身上沒錢、低工資、長工時的生活,感受冬天露宿、跨代貧窮、晚年赤貧,及年輕人無法在社會向上流動的困局。製作團隊24小時拍攝他們的一舉一動、心情起伏,並記錄下他們在體驗貧困生活前後想法的改變,進而去探討香港社會結構性貧窮及貧富懸殊問題,及未來政府該如何分配資源,制定社會政策以改善現況。

而觀眾們也隨著參加者的腳步與眼光,看見香港貧窮者們最真實的面貌,香港貧富懸殊的議題,也藉此節目深植大眾內心。

貧窮會遺傳,是個惡性循環

2009年播映的第一季參與節目者Juju,在經濟捉襟見肘的單親家庭居住5天、早上時間則被安排於茶餐廳打工。經由這樣的體驗,她表示,以前並不清楚什麼是「跨代貧窮」,現在則有「上一代的貧窮會遺傳,是個惡性循環」的深刻體悟。

但也因為這樣的體驗,Juju道出「個人力量並不大,但若以個人力量去感染他人,力量便會大很多。」在節目拍攝結束後,Juju與單親家庭的孩子們成為好朋友,也參與社區組織協會的義工計劃,撥空幫孩子們補習。

第一季參與節目者Juju表示,「個人力量並不大,但若以個人力量去感染他人,力量便會大很多」。(取自YouTube)
第一季參與節目者Juju表示,「個人力量並不大,但若以個人力量去感染他人,力量便會大很多」。(取自YouTube)

「見到社會上不公義的事情會感到椎心,想要多做一點事情幫助他們。」

同樣為第一季的參與者Erwin,則是在體會過清潔工的勞動生活、每晚蜷曲在不及20呎的床位後,毅然決然辭去珠寶公司行政總裁的職位,與社福機構合作推行電腦銀行計劃,開展了扶貧的工作,為200位兒童提供電腦與網路服務,更找一些大學生來陪伴孩子們。他認為,「『希望』,不是給他們錢或是電腦就好了,而是讓他覺得原來有人在關心他。」「你未必可以改變整個世界的運作,但如果你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生命,讓那個小孩從絕望變成有希望,就已經是無限大的事情。」

第一季的參與者Erwin表示,「『希望』,不是給他們錢或是電腦就好了,而是讓他覺得原來有人在關心他」。(取自YouTube)
第一季的參與者Erwin表示,「『希望』,不是給他們錢或是電腦就好了,而是讓他覺得原來有人在關心他」。(取自YouTube)

若有鬥志,弱者也能變強者?貧窮體驗令他們改觀

知名服飾品牌G2000創辦人田北辰在第二季《窮富翁大作戰》節目中化身掃街清潔工(時薪只有25元港幣,折合台幣為101.67元左右),累了一天再依著主辦單位的安排,體驗近10萬香港基層市民居住的環境欠佳、15呎木板的隔間屋;自喻「從來沒輸過」的國際手提電話品牌港澳區掌舵人林國誠,則是被安排成為外賣散工、過著在寒天露宿的生活,且被要求不能使用信用卡、沒錢也沒電話。

原本主張「若有鬥志,弱者也能變強者」的田北辰,在貧窮體驗之後坦言,市場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取自YouTube)
原本主張「若有鬥志,弱者也能變強者」的田北辰,在貧窮體驗之後坦言,市場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取自YouTube)

歷經一番折騰,田北辰表示,「身心勞累到忘了什麼叫做尊嚴,一心只想著晚上好好睡覺、晚餐要吃飽。」但事實上,外賣散工的微薄薪水根本無法換得他一餐溫飽,賺的錢不夠基本生活,要怎麼存錢?田北辰則坦言,市場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當市場經濟到了盡頭,還有沒有公義?」現在的他「努力就能脫貧」的觀念持懷疑態度。

國際手提電話品牌港澳區掌舵人林國誠,體驗外賣與寒天露宿的生活,「身心勞累到忘了什麼叫做尊嚴,一心只想著晚上好好睡覺、晚餐要吃飽」。(取自YouTube)
國際手提電話品牌港澳區掌舵人林國誠,體驗外賣與寒天露宿的生活,「身心勞累到忘了什麼叫做尊嚴,一心只想著晚上好好睡覺、晚餐要吃飽」。(取自YouTube)

如果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根本注定輸在起跑點

10歲的姜詠琳生活條件優渥,課餘時間還能去上才藝課,更有專屬的英文家教每週線上教學。媽媽姜太提到,「如果有百米賽跑,我的女兒應該已經在兩百或三百米的起跑線上了。

為了要讓母女倆體驗香港目前的「跨代貧窮困局」,主辦單位安排他們與綜援家庭同住(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家庭,政府向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經濟援助,使他們能應付生活上的基本需要),並讓姜詠琳入讀基層小學,安排姜太兼職清潔工。

藉由這樣的體驗,姜詠琳發現,明明是相同的年齡,基層小學所教授的內容比較初階,就連姜詠琳平常撰寫的英文作文是150字以上,到了這邊老師的要求變成200字、3個人一組合力完成。由此可見,如果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一般民眾根本注定輸在起跑點,後天若從事清潔工等低薪的工作,養育出的下一代從小得不到好的資源,也注定差別人一步。

10歲的姜詠琳發現,基層小學所教授的內容比較初階,平常撰寫的英文作文是150字以上,到了這邊老師的要求變成200字、3個人一組合力完成。(取自YouTube)
10歲的姜詠琳發現,基層小學所教授的內容比較初階,平常撰寫的英文作文是150字以上,到了這邊老師的要求變成200字、3個人一組合力完成。(取自YouTube)

在節目中接下兩份打工的名流之子周國豐也表示,「如果我們八十後生活都成了問題,將來的社會卻還需要靠我們,將來的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長者如何有尊嚴地度過餘生?

不只是年輕人的未來堪憂,老年貧窮議題也很值得探討。

被譽為富三代的投資公司主席陳光明,被安排體驗一般清貧長者的生活,居住環境惡劣、靠拾荒度日。白天在路上見到許多年邁長者推著推車,陳光明主動向前幫忙,同時訝異長者們哪來的力氣、怎能忍受如此沈重的推車重量。

看到這些不曾觸碰的光景,陳光明坦言,他只能努力忍住眼淚,「我不斷反思,要怎麼為他們多做一點事情,幫助這些應該擁有尊嚴、應該要受到照顧的人。」

貧富懸殊,政府說要創造的工作機會都不見蹤影

香港的貧富懸殊位於國際前列,國際組織一般使用「堅尼係數」做為財富分配平均程度的指標—即平等程度的標準。指數介於0到1之間,數值越低,代表財富分配愈均勻,反之亦然。堅尼係數0.4是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線,拉丁美洲0.5,香港已達到0.6,僅次於非洲的0.7。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批評,回顧過往政府所說的「四大支柱、六大產業、十大工程」,說能創造二十至三十萬的工作機會,人們都覺得政府是空談,「這些職位都不見蹤影!」這些機會全部傾斜到擁有資金、高學歷的大集團中,普羅大眾根本看不到成效。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批評,政府所說的「四大支柱、六大產業、十大工程」,說能創造二十至三十萬的工作機會,人們都覺得政府是空談。(取自YouTube)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批評,政府所說的「四大支柱、六大產業、十大工程」,說能創造二十至三十萬的工作機會,人們都覺得政府是空談。(取自YouTube)

在節目中,參加者們首先遇到最大的困境就是薪資過低與工時過長的問題。香港樂施會2018年底公布的⟪香港不平等報告⟫指出,香港接近「全民就業」的情況下,在職貧窮人口仍高達92萬,反映了港府在勞工待遇及保障方面存在基本的問題。

節目過去10年,如今香港人的生活如何?

香港勞工實際工資在過去10年只有輕微提升,最低工資水平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之餘,升幅亦落後通貨膨脹的速度。參與者們因為缺錢,所以用大量的勞動與時間來換取金錢,無時無刻都在煩惱下一頓的著落。但這還只是貧窮人們的一小部分,貧窮的人們還需要顧慮生活上的食衣住行育樂各個層面。

⟪香港不平等報告⟫中指出,香港是非常富裕的城市,銀根充裕,然而香港政府一直嚴限公共財政開支。象徵政府維持市民福祉承諾的「經常性開支」,香港一直徘徊在生產總值的12-13%,遠低於日本、南韓、加拿大等國。其中最令貧窮人口受惠的基本服務如醫療衛生,社會福利方面港府所投放的比例只有16%。或許,香港政府應試著增加「經常性開支」,將公共財政以人本出發,還富於民。

象徵政府維持市民福祉承諾的「經常性開支」,香港一直徘徊在生產總值的12-13%,遠低於日本、南韓、加拿大等國。(取自⟪香港不平等報告⟫)
象徵政府維持市民福祉承諾的「經常性開支」,香港一直徘徊在生產總值的12-13%,遠低於日本、南韓、加拿大等國。(取自⟪香港不平等報告⟫)

在M型化社會越來越嚴重的現今,這個實境節目只是一個起頭,領著觀看的人們了解,貧窮不只是單單因為不努力,而是有更多外在因素導致這個結果,所以政府更是需要關注這塊,並落實社會正義。了解這個節目的內容後,你是否對這世界有不同的看法?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子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