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別再叫我仙姑!一夕爆紅遭批神棍,站上聯合國仍難撕「通靈」標籤…索非亞把人生低潮當修行

2019-05-31 17:02

? 人氣

(圖/索非亞提供)

(圖/索非亞提供)

索非亞早年曾因為通靈的能力而上過《新聞挖挖哇》等節目,也時常在各界分享自己的傳統民俗經歷,後來原本只是抒發而寫下自傳性的《靈界的譯者》,因緣際會下成為了一眾畢業生的「研究對象」,更成為了《神算》、《通靈少女》的原型人物,隨著《通靈少女》的爆紅,她也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爆紅卻為她帶來很多困擾……

「不要叫我仙姑!」

索非亞從小就能看到「另一個世界」的東西,也因為這項能力受了很多苦。大人們總是跟她說「小孩子不要亂說話」,而同齡的小朋友則說「我們才不要跟看得到鬼的人玩」、「好可怕」;再更大一點,宮廟裡的大人說她是「帶天命」,就把她帶到宮廟裡「當仙姑」,幫人家問事。

本想著這是「助人」,卻沒想到承受了更大的惡意。「誰賺大錢會到廟裡問事啊?問怎麼花嗎?」會求助於宮廟一定都是遇到了不好的事,索非亞說那些年真的無奇不有,從問桃花、問事業,到失眠、精神疾病,甚至是錢包掉了也到宮廟問,「錢包掉了要去警察局啦!」

過去曾有個媽媽到廟裡來問事,她拿張印著滿滿股票的報紙要索非亞報明牌,說她要把所有的積蓄押在這支股票上,如果沒有成功就要帶著孩子去跳海。可以想像索非亞在面對這個問題時壓力有多麼大,同時她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別人的生老病死要由她一個10幾歲的少女來決定?與其花一次次的時間和金錢問事,為什麼不自己努力拯救自己的人生呢?

甚至到現在還有信徒來找她說「她是我最後的希望了」、「她不救我我就要死了」,這類情緒勒索的話也讓年輕時的她壓力很大,萬一出了什麼事,難道都要算在她身上嗎?除此之外,索非亞也有嚴重的「職業傷害」,由於宮廟的問事時間是從子時(晚上11點到凌晨1點)開始,常常一問就好幾個小時,而隔天還要早起上課。長時間的睡眠不足讓她經常頭痛、身體痛,只好不斷地吃止痛藥、再循環睡眠不足的生活,長期服用止痛藥的結果就是她現在對一切止痛藥都嚴重過敏,就算受傷、開刀也沒有辦法吃止痛藥來度過疼痛。

宮廟生活的種種不快將她的青春壟罩在灰霧之中,但她又能跟誰說呢?索非亞也曾經崩潰大哭說:「可以放過我嗎?」卻只會收到「你很自私」的回饋。在桌頭和信眾眼中,她就是「帶天命」,就是要拯救別人,不這麼做就是「自私」,可是她也想擁有自己的生活啊,為什麼別人在談戀愛、追星,她只能做仙姑呢?

「所以很討厭別人叫我仙姑,這個是真的。」

為什麼我不能有自己的生活?

索非亞對於宮廟有過許多不滿和憤怒,對廟裡拜的神明沒有信仰,就只是在「工作」而已,更常常問:為什麼是我?「還好有讀大學。」就讀社工系的她才知道,原來想幫助別人,不只有通靈這條路,有很多過去不了解、無法解決的事情,是可以尋求醫院或是社工專業來處理。於是畢業後,她決定不顧一切地離開宮廟,並用寫作來讓自己脫離一切的噩夢。

離開以後,她才遇上了自己的信仰,過去在宮廟的生活是否定其他信仰,也幾乎無法接觸到的封閉環境,是透過研究宗教學,她才知道原來世界這麼大。「為什麼選伊斯蘭教,因為很簡單。」索非亞說,伊斯蘭教的教義很簡單,相信無形的、無像的造物主,這點和她的認知相同,還有「靈」的概念也和她的看法相同。在伊斯蘭教中,對於無形世界的解釋是那是另一個世界,井水不犯河水,個人的行為自己負責等等,「所以在那裡不會有人要我通靈,哈哈。

小真不等於索非亞

《通靈少女》的爆紅對於索非亞來說非常意外,當初只是為了幫導演陳和榆完成畢業製作,沒想到會搞得這麼大。對她而言,她只是提供了一小部分的經驗和故事,絕大部分還是由導演和劇組完成的,劇中內容也有很多是戲劇效果,與她本人無關。「拜託大家出戲好嗎?」索非亞說,曾經還有小朋友來問她阿樂死掉了,你怎麼辦?但事實上根本沒有阿樂,她也不會做紅龜粿!

最讓她痛苦的其實是:她發現自己好像又被拉回到過去的痛苦之中。不論是做顧問,或是那陣子的相關訪談、上節目宣傳等等,都圍繞在過去她想割捨的通靈上,而她在棒球上的努力卻只有寥寥數筆。她驚覺她想放下過去,然而過去沒有放過她。

當然,隨著出鏡率變高,自然人紅是非多,開始有網友說她是騙子、迷信等等,也有其他命理學家、甚至過去宮廟裡的人出來指責她。「都不要看就好了。」索非亞用社工的角度分析,其實那些人也是有很多負能量才會說出不好聽的話,如果發布那些留言他們能比較開心,就隨便他們吧。

面對低潮,就好好放空自己吧!

在新書《靈界的譯者4:我的後通靈人生》中,索非亞提到了「空亡」的概念,和心理學上的「陷落」是相似的概念,指每個人人生都會有起起落落,總會有某段時期會莫名的低潮,或長或短、沒有固定的發生期,但那時候會覺得不管做什麼事都會正確地選到錯誤答案,很容易被負面情緒淹沒。

「就什麼都不要做,當作是放假。」她認為,面對空亡期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休息,反正做什麼都會錯,何苦為難自己呢?當然,就算什麼都不做可能還是會受到影響,這時候就需要身旁的親友一起度過,不要讓自己溺死在負能量當中。

索非亞去年就經歷了一段時間較長的空亡期,這段時間也讓她成長了許多。面對自己總是最困難的,多年來她想把宮廟生活從自己切割出去,但若不能接受那段時間,不就也是否定了自己嗎?就算再不喜歡,那也是自己的一部分,要學習接受和面對。

「每個宗教就是修一個慈悲心。」宗教信仰本無對錯,本就是教人向善的,也不會有宗教的教義是教唆殺人的,索非亞說信可以,但不要「迷」了。她也說其實生活就是修行,就像種果樹的時候,為了讓結出的果子更加鮮甜,我們會修剪掉一些枝椏和營養不良的花苞,在生活中就是要修掉一些惡習、學習與自己相處。

採訪後記:索非亞本人就和書中展現的樣貌很相似,也分享了許多面對信仰的態度,像是「神是用來尊敬的,不是把責任都推到祂身上」等等。然而比起通靈,相信索非亞更希望大家能看到她在棒球專業上的努力,身為台灣首位棒球女主審的她,在接受聯合國表揚回來後,繼續積極地投入女子棒球的事業,並希望能透過教育和運動讓所有女孩(尤其是穆斯林女孩)開心地生活。

(圖/三采提供)
(圖/索非亞提供)

責任編輯/潘渝霈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