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血淚塵封40年「重見天日」 遭鎮暴部隊打破頭也要討真相 他們30年奉獻撫平台灣傷痛

2019-02-19 08:50

? 人氣

為何要發起二二八平反運動?醫師陳永興說:「二二八抓人、殺人沒經審判,變成有人不敢追求正義,我覺得應該要做社會復健、心靈重建。」(甘岱民攝)

為何要發起二二八平反運動?醫師陳永興說:「二二八抓人、殺人沒經審判,變成有人不敢追求正義,我覺得應該要做社會復健、心靈重建。」(甘岱民攝)

一段被塵封40年的歷史,是如何重見天日?1947年台灣發生二二八屠殺事件,無數平民遭國民政府軍隊開槍射擊,當時欲與政府談判之知識份子也一一遭捕殺,就連三民主義青年團負責人、牧師蕭朝金也遭割去耳鼻與生殖器後槍斃;這起大屠殺造成無數家庭破碎,卻在戒嚴體制下長達40年無法討論與報導,受難者家屬不得發聲甚至不敢發聲──直到1987年,3名分別來自醫界、法律界、教會的先行者打破禁忌,不惜流血向社會公布歷史真相。

17日下午,當年「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3名核心人物──留美精神科醫師陳永興、律師李勝雄、長老教會牧師林宗正現身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演說,談當時平反運動秘辛。

戒嚴時期就公開打破禁忌談二二八、甚至發起遊行,要付出的代價自是非同小可,陳永興回憶當時幾乎每場遊行都被鎮暴部隊包圍、參與者也是一個個被打到頭破血流,朋友當然也警告過被逮捕坐牢的可能性,只是陳永興也說:「我若去坐牢也是該付的代價,不是付不起。」30年前甘冒「叛亂」風險公開二二八,40年來也不間斷傳達真相,陳永興、李勝雄、林宗正3位的共同願望很簡單,正是「台灣人是這土地的主人,我們有權利寫自己的歷史」。

20190217-真人圖書館「那年我們選擇的這條路:1987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律師李勝雄。(甘岱民攝)
20190217-真人圖書館「那年我們選擇的這條路:1987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律師李勝雄。(甘岱民攝)

為何發起二二八平反?陳永興:殺人沒經審判,做心靈重建

談起為何要發起二二八平反運動,陳永興如是說:「我覺得二二八最不應該的是殺人、抓人都沒經過審判,這不是一個人權社會該有的精神──你給人關也該判罪吧?殺人抓人都沒經過審判,很多白色恐怖的案件也是這樣,所以二二八事件影響不只1947,延續到1987,那40年對台灣人心靈的打擊、束縛,變成有人說不敢追求正義、不敢示威遊行,這對我們來說很不健康……我作為醫生,就覺得應該要來做社會復健、療癒、心靈重建。」

陳永興於1895年赴美留學,期間造訪史丹佛大學圖書館得知在台灣被禁止談論的二二八歷史,返台後擔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於1986年開辦第一場「平反二二八」學術研討會,學者鄭欽仁、張炎憲、李筱峰、受難者柯旗化、作家李喬等皆在列。

只是陳永興想做到的「社會復健」自然不會只在學術圈,而1987年,身為外省二代的黨外人士、《自由時代》創辦人鄭南榕出獄拜訪陳永興,談起要在二二八40周年辦場「公義和平運動」,新組織「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就此成立,由陳永興擔任會長、替美麗島事件諸多政治犯辯護的李勝雄擔任副會長,鄭南榕則為秘書長。

丈夫慘死 她40年後仍恐懼:你不要來,我去找你,不然我會害到你!

儘管一群熱血青年在全台各地都策畫了二二八紀念行動,陳永興回憶,第一年其實是沒有受難者家屬敢現身的,即便參加活動也只是在會場邊緣默默流淚;而促進會成員之一、牧師林宗正則說,當年受前輩之命拜訪受難者王育霖之妻陳仙槎時,對方也是連忙拒絕:「你不要來,我去找你,不然我會害到你!」

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第一位檢察官,都在二二八事件中喪生。(圖/維基百科)
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第一位檢察官,都在二二八事件中喪生。(圖/維基百科)

王育霖係日治時期首位台籍檢察官,曾因打算逮捕貪污奶粉的新竹市長郭紹宗而丟掉職務,於二二八事件時遭捕、遭施酷刑後棄屍淡水河,之後陳仙槎獨力撫養孩子長大,40年來無法說出傷痛,就連林宗正找上門也是不敢講。直到一次因緣際會下兩人搭上同一台飛機,林宗正說,那時他們一路從東京談到洛杉磯,陳仙槎哭了一整路,40年來的委屈說不盡。

「我罵她,說我不會怕,到那時我還能感受她心裡的驚惶痛苦……」林宗正如此感嘆當初拜訪被陳仙槎拒絕一事。而在陳永興看來,受難者家屬的共同傷痛確實難以抹去:

「二二八是台灣人心靈上最大的一個陰影,恐怖籠罩在台灣的上空,受難者受到的冤屈跟家屬的無助,是受害的人不敢講,做錯的人還在那二度傷害受害者,說他們是共產黨煽動、日本人煽動的無業遊民啊叛亂份子什麼的,這都是強加於他們身上不公平的罪名……」

20190217-真人圖書館「那年我們選擇的這條路:1987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牧師林宗正。(甘岱民攝)
20190217-真人圖書館「那年我們選擇的這條路:1987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牧師林宗正。(甘岱民攝)

當時行政院長:滿清入關屠殺漢人沒道歉,國民黨為何要對二二八道歉?

為了平復受難者家屬的傷痕,也為了讓台灣人知道自己的歷史,1987年2月13日,「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正式於台大校友會館召開第一場記者會,其後又對政府提出公布歷史真相、平反冤屈、道歉賠償、制定二二八為國定假日、興建紀念館或紀念碑等訴求。

陳永興回憶,那時很多朋友聽到都說「不可能」,促進會的訴求不可能實現,「國民黨政府怎麼可能道歉賠償?」甚至1988年行政院長俞國華如此回應和平日行動:「滿清入關屠殺漢人都沒道歉,怎麼國民黨對二二八要道歉?」

對此陳永興感嘆:「我們就知統治者的心態,是用中國歷史理所當然、改朝換代就要屠殺的心態──他們怎麼可能道歉?」對於友人們的憂心,陳永興笑說他對統治者很有信心,他們確實不會道歉,但他訴求的是台灣社會──

「那些受難者都是最有良心的人,他們是要我們尊敬的,不是匪徒叛徒,這是我們要定義的,不是統治者定義,歷史解釋權在我們人民的手上,不該用統治者來寫這歷史!如果台灣人是這土地國家的主人,我們就有權利寫我自己的歷史、紀念前輩、自然也要能去安慰受難者家屬──這是我們自己就做得到的事情,不用寄望統治者。」

「我很有信心,大家都跟我說『不可能』,我想說怎麼不可能?台灣人想做,就有可能!」陳永興說。

於是第一波的21場活動就此展開,範圍遍及全台灣,每場演講幾乎都有4000~5000人到場甚至萬人,之後必定接著遊行,也會到受難者遭槍決之地上香。而陳永興說,那時還在戒嚴,還沒有《集會遊行法》,只要遊行就是非法,每場遊行都被鎮暴部隊包圍,宣傳車玻璃被打破、眼鏡被打破、遊行者當然也是被打得頭破血流,但帶頭的林宗正、鄭南榕、黃昭凱等仍是堅持前行。

一系列運動最困難的,仍是受難者家屬不敢出面,只是陳永興說,到了1988、89以後,家屬也開始敢上台說話了。而二二八事件受難者之一林茂生,當年遭捕槍殺後尋無屍骨、其子林宗義說40年來從未能替父親作祭,到了1987年也終於在時任總統李登輝的牧師溫修恭主持下辦第一次追思禮拜,一家人總算能得到一個安慰。

「我只能在最後為我們的理想堅持到底,以後會怎樣,就是你們年輕人的事了。」談起二二八平反運動的3名先行者,鄭南榕的胞弟鄭清華如此評價:「如果沒有3位去發動當初的二二八和平運動,我們可能還要很大的努力、很久的時間,才能去公開討論二二八屠殺事件……」儘管鄭南榕也是活動要角,在鄭清華看來,鄭南榕其實是「追隨者」,跟著陳永興、李勝雄、林宗正的腳步前行。

20190217-真人圖書館「那年我們選擇的這條路:1987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鄭清華。(甘岱民攝)
鄭南榕的胞弟鄭清華評價:「如果沒有陳永興、李勝雄、林宗正發動當初的二二八和平運動,我們可能還要很大的努力、很久的時間,才能去公開討論二二八屠殺事件」。(甘岱民攝)

「我們做螢火蟲 作伙變作光明 讓更多人勇敢出來」

只是在林宗正看來,鄭南榕也帶給他極大的影響。林宗正盛讚當時身為秘書長的鄭南榕做事有條有理,經過思考才行動,也會告誡眾人:「我們不是蒼蠅,蒼蠅是看到光就是一直飛一直擠一直衝,衝到尾不是給人拍死,是自己衝死的……我們要做螢火蟲,我們作伙就會變作燈,變作光明,讓更多人勇敢出來,讓更多人的靈魂站出來,我們要跟這些受難者跟家屬的靈魂一起。」

「他那時也沒想要出名,只是想說,那些人(受難家屬)痛苦那麼久……經過冷靜的思考、計畫的行動、知道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然後完全沒有怨恨,不是要報復,是要讓這國家社會更加進步,讓大家彼此互相尊重,社會才會和諧──這部份,我深深敬佩Nylon(鄭南榕)那時的決定……」林宗正說。儘管鄭南榕於1989年被控叛亂選擇拒捕、自焚、早一步離開人士,平反運動仍在進行,陳永興、李勝雄、林宗正等也是一路從少年走到白頭時。

「歷史永遠不會過去 甚至這陣才剛要發生」

陳永興坦言,他推平反運動30多年,其實每次參加相關紀念活動碰上家屬談心聲都還是會痛苦,如今年輕世代興起「韓粉」、「柯粉」他也是很難理解,已經無法想像台灣社會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但他只想在最後為當初一群人的理想與原則堅持到底,「以後會怎樣,就是你們年輕人的事了。」

「歷史永遠不會過去,甚至這陣才剛要發生。」林宗正轉述鄭南榕於1987年所言。儘管二二八事件距今已70年,平反運動也走了30年,但在陳永興看來如今轉型正義仍有加害者未明、家屬無從得知「是誰害死了我的家人」的困境,而這些未竟之路,正是30年後的台灣社會「正要發生」的歷史。

二二八紀念活動「共生音樂節」將於28日舉行,系列活動與募資訊息請參考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