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奧》最美麗的競技──奧運冰舞金牌爭奪戰,你的訓練夥伴是你最大的敵人

2018-02-11 11:10

? 人氣

 奧運冰舞選手Tessa Virtue和Scott Moir (美聯社)

奧運冰舞選手Tessa Virtue和Scott Moir (美聯社)

在加拿大蒙特婁的運動中心,你可能會驚訝於一個場景。溜冰場上,法國冰舞世界冠軍和美國冰舞冠軍一起練習,曾奪得兩次奧運獎牌的加拿大冰舞選手在旁等待。所有人的目標都是平昌冬奧冠軍。這個景象如同NBA湖人隊和塞爾蒂克隊在同一間體育館練習,或MLB小熊隊和紅雀隊交換機密戰術一樣奇怪。

夥伴是競爭者,也是親密的朋友

美國《時代》(TIME)雜誌報導,冰舞(ice dancing)屬於雙人花式滑冰的一種,選手搭檔由一男一女組成。 由於嚴格的托舉限制,冰舞又和雙人花式滑冰有所不同,要求男舞者雙手不可用高舉過頭的形式表演托舉,且不允許拋擲和跳躍之類的動作。另外,冰舞和其他冰上競技的另一個區別在於表演中音樂的選擇。在冰舞表演中,參賽者必須踩到每個音樂的節拍或節奏。

冰舞有一個奇怪的地方,通常,你的訓練夥伴就是最大的敵人。你會在賽事中遇見他們,並試圖將他們擊倒。夥伴的每一步成功,都是你的失敗。目前,許多備受看好的奧運選手都在蓋伯斯運動中心(Gadbois Center)受訓,像是法國隊的帕帕達吉斯(Gabriella Papadakis)和西澤龍(Guillaume Cizeron),加拿大隊的沃爾圖(Tessa Virtue)和莫伊爾(Scott Moir),以及美國隊的胡貝(Madison Hubbell)和多諾霍(Zachary Donohue)。

其中,法國隊和加拿大隊實力可說是旗鼓相當,去年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中,帕帕達吉斯和西澤龍的成績更勝一籌。然而,在距離平昌冬奧最近的國際賽事,沃爾圖和莫伊爾贏得金牌。沃爾圖和莫伊爾曾奪下2面奧運獎牌,帕帕達吉斯和西澤龍則是第一次出征奧運,雖然如此,兩人1月在墨西哥的比賽裡,拿下203.16總分,刷新金氏世界紀錄。

選手一起受訓的原因很簡單,就像只有極少數的溜冰選手能登上巔峰,也只有極少數教練能推他們更上一層樓。場地的限制又是另大問題。美國冰舞選手胡貝表示:「冰舞隊伍太多,但溜冰場就只有這麼幾個。」「我們每天練4小時,通常有2小時會跟其他人重疊…我們會模擬一場假比賽,一起暖身,然後接連上場,並替每個人歡呼。」

 Madison Hubbell 和 Zachary Donohue
Madison Hubbell 和 Zachary Donohue(AP)

「替每個人歡呼」聽起來令人難以置信,畢竟他們彼此是平昌冬奧的競爭者。但,這不表示他們不是親密的朋友。莫伊爾表示:「老實說,我們不會直接的互相比較,因為沒有用。」「過去我這麼做,反而使我遠離真正喜歡運動的原因,那就是和沃爾圖一起溜冰。」

Gabriella Papadakis 和 Guillaume Cizeron(AP)
Gabriella Papadakis 和 Guillaume Cizeron(AP)

「冰舞學校」將所有人訓練成冠軍

這所「冰舞學校」由前冰舞選手倫佐(Patrice Lauzon)和杜佈雷爾(Marie-France Dubreuil)經營。他們過去是冰舞搭擋,曾連兩年獲得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冰舞項目的亞軍,後來兩人結婚。從選手退休後,他們希望傳授在加拿大、歐洲和美國受訓的經驗。美國冰舞選手多諾霍表示:「他們真的把學校經營得很好,不管你是誰,都可以學習,但他們不允許爭吵 、負面情緒或敵對關係...彼此尊重是一切前提,所以我們不可能不互相支持。」

「冰舞學校」還有營養師、表演教練,表演教練會提升選手的心理素質。除此之外,面對奧運這麼重大的賽事,練習過程必然累人。選手難免和搭擋發生摩擦,因此也有人幫忙排解。面對眾多頂尖的學生,教練卻不會偏袒任何一方。「我們將所有人都訓練成冠軍。」杜佈雷爾表示:「他們相信我們會傾其所能教導給每個人。」她、倫佐和另一名教海根納(Romain Haguenauer)輪流指導不同隊伍「沒有人嫉妒,因為所有事情都是透明的。每個人都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麼。」

 奧運冰舞選手Tessa Virtue 和Scott Moir
奧運冰舞選手Tessa Virtue 和Scott Moir(AP)

杜佈雷爾認為學生的關係不像敵人,反而更似手足。的確,學生會互相競爭,但到頭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和魅力。例如帕帕達吉斯和西澤龍,優異的流暢度和力量讓兩人彷彿漂浮在冰上。至於沃爾圖和莫伊爾,他們動作準確、練習嚴謹,提升了表演時的化學效應,讓表演非常具有看頭。

Tessa Virtue 和 Scott Moir 擔任平昌冬奧開幕式加拿大代表隊掌旗手
Tessa Virtue 和 Scott Moir 擔任平昌冬奧開幕式加拿大代表隊掌旗官(AP)

哪一支隊伍會在平昌奧運中得到金牌?決定的人是評審,不是教練。杜佈雷爾說:「有一天我看到三支頂尖的隊伍都在冰上,我看著他們,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