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挑戰、新格局──前瞻2017世界經濟五大變數

2017-01-01 08:00

? 人氣

全球金融中心華爾街(AP)

全球金融中心華爾街(AP)

意外連連,2016年在世界經濟低速成長中步入尾聲。迷霧重重,2017年世界經濟如何發展,讓人期待。種種不確定性之中,有一點為大多數專家所認同:世界經濟低成長、低貿易、低投資和低利率的狀況在新的一年難有根本改觀。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綜合來看,至少有五大關鍵變數將對新一年世界經濟的形與勢產生重大影響。

關鍵變數一:「川普經濟學」真面貌如何?

2017年,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將開啟新一輪政治周期。新當選總統川普將以何種方式治理美國經濟,各方都在密切關注。IMF前副總裁朱民日前說,目前市場不清楚川普將如何實施刺激經濟方案,這成為全球經濟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川普內閣中的4大要職都由白人男性出任,且都具爭議性(風傳媒製圖)
川普內閣中的4大要職都由白人男性出任,且都具爭議性(風傳媒製圖)

金融危機後經過8年多休整,美國經濟就業、赤字和成長率三大指標都已明顯改善,失業率已降至4.6%的健康水準;政府財政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從10%的峰值降至3.2%;今年第三季美國GDP年化成長率為3.5%,IMF預計美國經濟2017年全年成長2.2%,這在已開發經濟體陣營中算得上搶眼。

但以減稅、基礎設施建設和貿易保護為三大政策重點的「川普經濟學」具體內容如何還有待觀察,對美國經濟的利弊還需時間檢驗。川普政治資本積累尚需時間,而且減稅和基建投資都面臨中期財政可持續性的現實考驗。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稱普京的聖誕賀卡是一封「非常好的信,想法非常正確」。(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美聯社)

不僅如此,排他性的貿易保護傾嚮往往會損人不利己。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指出,保護主義、儲蓄不足與赤字開支組合在一起會成為「一杯格外有害的雞尾酒」。

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佛大學教授奧利弗‧哈特近日表示,川普的經濟計畫令人擔憂,他威脅退出貿易協定並可能開啟保護主義時代,最終將不利於世界經濟。

關鍵變數二:美元迷思如何化解?

2016年,美國經濟向好和聯準會升息預期引發美元匯率上揚,攪動全球市場。這令人再度想起美國前財政部長康納利(John Connally)的名言:「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問題。」

聯準會12月中旬進行了本輪升息周期的第二次升息,目前市場預期明年聯準會可能升息3次。

聯準會主席葉倫。(美聯社)
聯準會主席葉倫。(美聯社)

隨著聯準會貨幣政策小步回歸正常,全球貨幣金融市場新周期到來。美元走強令非美元貨幣集體承壓。統計顯示,相對於已開發經濟體貨幣,美元目前比2011年的低點升值40%,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至2008年以來最低水準。亞洲其他貨幣對美元的跌幅也是1997年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所未見。

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一家銀行工作人員在清點美元(新華社)
(新華社)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認為,美國作為貿易強國的相對影響力在逐步下降,但美元作為交易和儲值貨幣的優勢地位依然如故。2014年的一項估算顯示,全球隨美元浮動的貨幣仍覆蓋世界60%的人口和60%的經濟規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