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挑戰、新格局──前瞻2017世界經濟五大變數

2017-01-01 08:00

? 人氣

全球金融中心華爾街(AP)

全球金融中心華爾街(AP)

意外連連,2016年在世界經濟低速成長中步入尾聲。迷霧重重,2017年世界經濟如何發展,讓人期待。種種不確定性之中,有一點為大多數專家所認同:世界經濟低成長、低貿易、低投資和低利率的狀況在新的一年難有根本改觀。

綜合來看,至少有五大關鍵變數將對新一年世界經濟的形與勢產生重大影響。

關鍵變數一:「川普經濟學」真面貌如何?

2017年,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將開啟新一輪政治周期。新當選總統川普將以何種方式治理美國經濟,各方都在密切關注。IMF前副總裁朱民日前說,目前市場不清楚川普將如何實施刺激經濟方案,這成為全球經濟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川普內閣中的4大要職都由白人男性出任,且都具爭議性(風傳媒製圖)
川普內閣中的4大要職都由白人男性出任,且都具爭議性(風傳媒製圖)

金融危機後經過8年多休整,美國經濟就業、赤字和成長率三大指標都已明顯改善,失業率已降至4.6%的健康水準;政府財政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從10%的峰值降至3.2%;今年第三季美國GDP年化成長率為3.5%,IMF預計美國經濟2017年全年成長2.2%,這在已開發經濟體陣營中算得上搶眼。

但以減稅、基礎設施建設和貿易保護為三大政策重點的「川普經濟學」具體內容如何還有待觀察,對美國經濟的利弊還需時間檢驗。川普政治資本積累尚需時間,而且減稅和基建投資都面臨中期財政可持續性的現實考驗。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稱普京的聖誕賀卡是一封「非常好的信,想法非常正確」。(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美聯社)

不僅如此,排他性的貿易保護傾嚮往往會損人不利己。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指出,保護主義、儲蓄不足與赤字開支組合在一起會成為「一杯格外有害的雞尾酒」。

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佛大學教授奧利弗‧哈特近日表示,川普的經濟計畫令人擔憂,他威脅退出貿易協定並可能開啟保護主義時代,最終將不利於世界經濟。

關鍵變數二:美元迷思如何化解?

2016年,美國經濟向好和聯準會升息預期引發美元匯率上揚,攪動全球市場。這令人再度想起美國前財政部長康納利(John Connally)的名言:「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問題。」

聯準會12月中旬進行了本輪升息周期的第二次升息,目前市場預期明年聯準會可能升息3次。

聯準會主席葉倫。(美聯社)
聯準會主席葉倫。(美聯社)

隨著聯準會貨幣政策小步回歸正常,全球貨幣金融市場新周期到來。美元走強令非美元貨幣集體承壓。統計顯示,相對於已開發經濟體貨幣,美元目前比2011年的低點升值40%,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至2008年以來最低水準。亞洲其他貨幣對美元的跌幅也是1997年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所未見。

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一家銀行工作人員在清點美元(新華社)
(新華社)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認為,美國作為貿易強國的相對影響力在逐步下降,但美元作為交易和儲值貨幣的優勢地位依然如故。2014年的一項估算顯示,全球隨美元浮動的貨幣仍覆蓋世界60%的人口和60%的經濟規模。

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最新統計顯示,截至2015年年底,美國以外的各國政府和企業共發行了近10萬億美元計價的債券,其中約1/3來自新興經濟和開發中國家。當美元升值時,償還這些債務的成本隨之增加。

美元/日圓(資料照,林彥呈攝)
美元/日圓(資料照,林彥呈攝)

由於美元作為貿易、金融和儲備貨幣的地位仍很牢固,美元匯率走向對全球貿易以及金融和信貸市場有著深遠影響。當然,強勢美元對美國經濟自身也並非全是福音,也可能帶來擠壓出口和貿易赤字擴大等負效應。

經濟學家預計,美國經濟復甦將造成利率與通脹交錯回升之路,而強勢美元可能給新興經濟體帶來本幣貶值、資本外流、償債負擔加重等多重挑戰。而且美元是大宗商品計價貨幣,美元持續升值可能導致過去一年低位反彈的大宗商品價格再度承壓。

可以說,美國貨幣政策路徑是2017年全球經濟一項重大外部性風險。也正因為如此,聯準會政策的外部性猶需明辨,聯準會在升息時不應忽視其全球責任。

關鍵變數三:歐洲政經再次裂變?

如果說,英國公投「脫歐」引爆了2016年歐洲政治格局的新裂變,2017年預計會有更多政治不確定性考驗歐洲的一體化,並對世界經濟帶來直接或間接的衝擊。

未來12個月裡,歐洲一些主要經濟體如荷蘭、法國和德國將舉行大選,意大利大選也可能提前至2017年舉行。此外,英國公投決定「脫歐」至今已近半年,清晰的「脫歐路線圖」依然缺失。如何正式啟動退歐程序,不僅將再度考驗英鎊匯率,也將考驗歐洲經濟的整體健康。

「挺歐洲大遊行」,英國大批反對脫離歐盟的民眾2日走上街頭,抗議脫歐公投結果。(美聯社)
大批反對脫離歐盟的英國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脫歐公投結果。(美聯社)

巨大不確定性籠罩下,作為歐洲經濟「領頭羊」的英國,未來幾年的成長路線已被打亂,財政狀況惡化、甚至有陷入衰退之虞。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歐洲在世界經濟中的形象一再受損,債務危機不斷,歐洲經濟一體化不斷出現內傷。銀行聯盟、財政聯盟等一系列助力一體化的機制恐怕會被擱置。內部的亂局也可能導致歐洲經濟的對外保護主義增加,從歐盟最近採取的一些對外貿易保護舉措即可見端倪。

焦慮在世界人民心頭升起,歐洲的政治周期是否會與全球金融和經濟周期發生共振,哪些新的「黑天鵝」仍在路上?

關鍵變數四:新興經濟體能否穩住?

在近年來的世界經濟復甦進程中,新興經濟體一直扮演關鍵角色,但同時新興經濟體也面臨成長率下行的挑戰。關於新興經濟體風光不再的言論時有出現。事實上,新興經濟體的整體穩健勢頭並未改變,依然是世界經濟中的亮麗板塊。

人民幣中間價跌破6.7 創2010年9月以來最低。(圖取自網路)
(圖取自網路)

儘管面臨聯準會升息帶來的貨幣貶值壓力和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升溫的挑戰,新興經濟體的整體勢頭在回升,抵禦外部衝擊的能力也有所增強。經歷過以往危機的磨練,新興經濟體有了更多在低谷中艱難爬升的韌性、在困境中謀轉型的動力和用改革尋求突破的緊迫感。

IMF的預測顯示,許多新興經濟體2017年將實現成長,而非徘徊不前。明年新興市場和開發中經濟體的成長率將從今年的4.2%升至4.6%。近幾年遭遇寒流的俄羅斯和巴西經濟均在觸底回升,預計明年成長率都將由負轉正,分別實現1.1%和0.5%的成長;印度經濟明年成長率預計將升至7.6%。

關鍵變數五:全球經濟治理誰來引領?

在歐美一些國家「逆全球化」風潮加劇的情況下,全球化共識正遭遇挑戰,面臨滯步的風險。涉及12個國家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可能被棄,而英國脫離歐盟將導致雙方貿易及投資關係受損。

 2016年亞太經合會(APEC)在秘魯舉行,當地反對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示威人士上街頭抗議(AP)
2016年亞太經合會(APEC)在秘魯舉行,當地反對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示威人士上街頭抗議(AP)

新的一年,在世界經濟的裂變與融合中,全球經濟治理誰引領、誰主導、誰設計規則、誰來仲裁,各主要經濟體之間的博弈張力將更加緊張。如何做到張而不崩,保持韌勁與彈力,將考驗各方智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