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網》2億監視器注視14億人!侵犯隱私無孔不入,但人們說「攝像頭使我感到安全」

2019-11-29 08:10

? 人氣

中國政府為監控人民撒下天羅地網,海康威視(Hikvision)是代表企業(AP)

中國政府為監控人民撒下天羅地網,海康威視(Hikvision)是代表企業(AP)

在中國重慶,一位陳太太每天早上都會與武術團成員在江南體育中心外練習打拳。幾個月前,她在練習期間弄丟錢包,警衛僅通過監視器注意到錢包躺在公共廣場上,就立刻找到失主是誰,歸還物品。陳太太感到謝天謝地,她告訴《時代》雜誌:「若不是因為有這些監視器,錢包可能早就被偷了。到處都有攝像頭使我感到安全。」

這聽起來是一個幸運的故事,但「細思極恐」的是,類似故事在重慶常常發生,因為它是全球監視器最為密集的城市,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會被記錄下來。重慶市中心位於長江、嘉陵江交會處的1535萬人口稠密地區,共有258萬台監視器,也就是說每5.9個公民至少擁有一台監視器全天候監看,監視器普及率是紐約華盛頓特區的30倍。

海康威視(美聯社)
海康威視(美聯社)

2019年8月由英國資安科技網站「Comparitech」發布的報告指出,全球10大監控城市依序為:重慶、深圳、上海、天津、濟南、倫敦、武漢、廣州、北京、亞特蘭大,其中有8座城市就在中國。

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將於2020年全面上路,屆時全境監視器將會由2億增至6億2600萬台,搭載臉部辨識系統的攝像頭安裝在各棟建築角落,掃描任何臉孔。中共長期以來灌輸的觀念是,公民可以為了更大的國家利益與安全,犧牲個人自由、隱私權。《時代》(TME)認為,目前中國的「天網」系統不斷擴散、精進,已經失去控制。

AI系統自動辨識:誰該被送進「再教育營」

新疆維吾爾人遭中國以高科技和軍隊長期監控。(美聯社)
新疆維吾爾人遭中國以高科技和軍隊長期監控。(美聯社)

在新疆,綠洲城市和田的賣場架設了臉部辨識亭,前往採訪的《時代》記者是西方人,系統掃讀他的臉很久,都無法辨識身分,一位漢人女子好不耐煩地向操作員大喊:「快點,他不是維吾爾人,讓他進去!」

中共以反恐名義,要求新疆穆斯林交出大頭照、指紋、DNA、血液、聲音樣本等生理特徵,中共「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人工智慧(AI)系統與人臉辨識相結合,但凡監視器紀錄到民眾有出國、要求他人禱告、使用加密APP等行為,都可能被該系統辨識為潛在的拘留目標,或在警察專用手機程式中被標上「紅色旗幟」。

這代表,中共僅靠這款AI系統的演算法,就斷定誰該被逮捕、審判和定罪。根據聯合國(UN)的聲明,至少約100萬人因此被送入「再教育營」。47歲的霍爾果斯市蔬果商巴奇塔利(Bakitali Nur),即因為頻繁到國外出差,而被逮捕入營。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反烏托邦的新疆

營內的生活也受到百般監控,巴奇塔利說,他與其他7個囚犯一同被關在小房間內,一關就是1年,每天都要穿藍色連身服,在塑膠椅上坐17個小時,房間內4支海康威視(HikVision)的攝像頭記錄他們的每個動作,「任何人敢說話或亂動,都被迫做壓力姿勢(stress positions)好幾個小時。」壓力姿勢是酷刑,讓囚犯伸直腿向前或跪著,雙手銬在頭頂上,身體後仰或前傾45度,使得全身重量僅作用於兩條肌肉,長時間不准變換姿勢。

巴奇塔利今年5月因為染上慢性疾病而被釋放,但他在家中經歷5個多月的軟禁,一台監視器就架設在家對面,他不得離開村莊,腳才踏出前門就有警察走上來關照,詢問他要去哪。

北京當局聲稱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是職業訓練基地。(AP)
北京當局聲稱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是職業訓練基地。(AP)

此外巴奇塔利每一天都要接受「政治教育」,寫一篇自我批評的報告,詳細交代前一天做了哪些活動,並提交給當地政府。不少「更生」的維吾爾人難以找到好工作,只能在政府工廠打零工,「整個體制都是為了壓榨我們,」巴奇塔利表示。

結果新疆人過著「反烏托邦」的生活,表面上看起來公平有序,但事實上每個人都活在恐懼之中,穆斯林不僅要「完全不犯錯」,還要做出符合中共要求的行為,例如在家戶或公司裡面放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肖像。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難得的反抗…「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在杭州

有如天羅地網的監控,也讓中國人有點喘不過氣了,對隱私的擔憂也逐漸增加。在重慶,當局要求1萬5000輛計程車安裝監控攝像頭,遭到司機的強​​烈反對,「現在我下班不能隨意抱女友,也不能罵老闆,」一位司機抱怨說。

10月28日,杭州一家動物園要求年卡會員,採用人臉辨識入園,遭浙江一名大學教授告上法院,控訴園方強制收集遊客的個人特徵,已違反消費者隱私法。有中國媒體稱這起訴訟是「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顯示人臉識別的廣泛運用在中國遭遇反彈。

永不停止侵入私生活,「步態識別」推行於中國全境

中國人工智慧研發企業「銀河水滴」(Watrix)執行長黃永禎介紹最新的「步態識別」系統。(取自銀河水滴官網)
中國人工智慧研發企業「銀河水滴」(Watrix)執行長黃永禎介紹最新的「步態識別」系統。(取自銀河水滴官網)

然而厲害的監控技術日新月異,人工智慧研發企業「銀河水滴」(Watrix)執行長黃永禎,10月底在北京正式發表最新的「步態識別」技術,只要在監視器50公尺範圍內,「步態識別」系統就能透過體態、走路型態來識別身分,人們刻意遮住長相也逃不過它的「慧眼」。

官網寫道:「銀河水滴擁有全球超大規模的跨視角、跨穿著、跨場景、跨姿態的步態資料庫……擁有全球領先的步態識別技術,跨視角步態識別精確度高達98%、並成功推進商業化。」

儘管「步態識別」更深入侵犯隱私,但這系統11月起已經推行到中國各地的安全服務部門。黃永禎說:「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只是提供技術。關於使用方式,就像所有高科技一樣,它可能是一把雙刃劍。」

回到重慶,商店老闆李紅梅(Li Hongmei,音譯)認為監控嚴密一點是好事。她說,她在商店內安裝了6個攝像頭,幾天之內,就抓住了從貨架上偷牛奶的小偷。「中國人不在乎隱私,我們要的是安全。現在監視器還不夠,我們需要更多,」她說。

中國人工智慧研發企業「銀河水滴」(Watrix)最新的「步態識別」系統。(取自銀河水滴官網)
中國人工智慧研發企業「銀河水滴」(Watrix)最新的「步態識別」系統。(取自銀河水滴官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