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歐洲向右轉風潮的最後希望?梅克爾正式宣布競選連任德國總理

2016-11-21 17:58

? 人氣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20日正式宣佈,將尋求連任基督教民主聯盟(CDU)、並且代表該黨在2017年9月競選總理。西方媒體多將梅克爾稱為「歐洲最有影響力的領袖」、「全球最富經驗的領導者」,但梅克爾坦言「做此決定並不容易」,而且在歐巴馬(Barack Obama)卸任美國總統之後,期盼德國擔起領導世界責任的想法多少有些荒唐。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2005年上台的梅克爾當初是德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理(51歲),11個年頭過去,與她同期的領導人小布希(George W. Bush、美國總統)、布萊爾(Tony Blair、英國首相)、席哈克(Jacques Chirac、法國總統)、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貝魯斯柯尼)早就交出政治權柄,梅克爾明年卻將挑戰第四個任期,如果成功連任,將打破政治導師、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在任16年的紀錄,一路做到2021年。

德國前總理柯爾與時任婦女青年部部長的梅克爾。(美聯社)
德國前總理柯爾與時任婦女青年部部長的梅克爾。(美聯社)

梅克爾說,在2005年首次接掌總理職位時,她想的就是如何為德國貢獻,此後她也一直以此作為從政圭臬。梅克爾在20日晚間的記者會上也自承:「這個問題(尋求連任)讓我不斷思考,在掌權11年後,無論是對我的國家、對我的黨、或者對我自己來說,第四度成為總理候選人都不是一個等閒的決定。」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11個年頭過去,當初的「菜鳥總理」被英國《衛報》形容為「被全球普遍認為是西方世界最富經驗、也是在位最久的領導人」。但62歲的梅克爾倘若連任,在前頭等她的卻是一連串艱困的挑戰:包括引信始終未能拆除的歐元危機,已經湧入德國超過百萬的難民問題,還有歐洲要如何與川普領導的美國相處、如何處理英國脫歐問題、如何因應俄國的步步進逼。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堅持只穿素色簡單套裝的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梅克爾說,她會決定連任,主要是自己的健康狀況允許,對於德國當前的難題她也有滿腹對策。但梅克爾也說,她被期盼要去處理所有當代世界的大問題,在美國大選(川普出線)後尤其如此。即使一個人再有經驗,要期盼靠這個人去處理德國、歐洲與這個世界的問題,實在不切實際,就算他是德國總理也一樣。梅克爾強調,要解決眼前的種種難題,必須仰賴各國領導人通力合作。

美國總統歐巴馬任內最後出訪17日來到德國,會見德國總理梅克爾(AP)
美國總統歐巴馬任內最後出訪17日來到德國,會見德國總理梅克爾(AP)

雖然各方早就看好梅克爾將會爭取連任,但她20日表示,自己是反覆斟酌之後才做出這個決定。梅克爾說,這個國家與基民盟都給了她許多,她想要做出回報,即便這不是一場容易的選戰。梅克爾說,德國右翼民粹勢力、特別是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簡稱AfD)的崛起,使得明年9月的選情顯得相當艱困。但她堅信這不是一場「仇恨之戰」,而是一場「讓德國團結」的戰役。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敘利亞內戰帶來的百萬難民潮,確實讓廣開接納大門的梅克爾民調遭受重挫。德國政治雜誌《西塞羅》(Cicero)今年5月曾公布民調,對於曾在2015年當選《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的梅克爾,竟有64%的受訪者不贊成她連任。基民盟今年在地方選舉也接連受挫,在柏林市議會更拿下17.5%的得票歷史新低。不過根據《周日畫報》(Bild am Sonntag)的最新民調顯示,目前支持梅克爾連任的民眾又重回55%,反對者則有39%。

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德國總理梅克爾商議敘利亞局勢。(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德國總理梅克爾商議敘利亞局勢。(美聯社)

在記者會上,梅克爾被問到「美國大選的結果是否影響了她連任的決定?」拘謹自持的梅克爾臉上掛著微笑答道:「對我來說,這本身就是一個需要長時間(思考)、而且不會太早決定的事。不過一但決定了,我就會堅持到底。」《衛報》稱,德國一份上周四的民調顯日基民盟目前的支持率為32%、社會民主黨23%、準備進軍聯邦國會的德國另類選擇黨則是12%。

不滿梅克爾難民政策的德國民眾,在德勒斯登要梅克爾滾蛋。(美聯社)
不滿梅克爾難民政策的德國民眾,在德勒斯登要梅克爾滾蛋。(美聯社)

針對梅克爾確定再戰2017,德國各政黨也紛紛對這位超重量級對手的表態予以回應,也對自己的支持者打強心針。社民黨的史泰格納(Ralf Stegner)說,社民黨雖然目前的民調還不甚理想,但他有信心未來會更好。因為梅克爾的神話已經遠去,她現在連基民盟與基社盟(CSU)之間的爭議都搞不定。

德國民眾在德勒斯登高舉「梅克爾必須滾」(MERKEL MUSS WEG)的旗幟。(美聯社)
德國民眾在德勒斯登高舉「梅克爾必須滾」(MERKEL MUSS WEG)的旗幟。(美聯社)

左翼黨(Die Linke)黨主席利辛格(Bernd Riexinger)則表示,只有左翼黨才是後梅克爾時代的最好選擇。因為左翼黨是唯一沒有墮落到權力黑暗面的民主政黨,而且左翼黨不會再延續梅克爾與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此兩人即基民盟與基社盟黨主席)的做法。德國另類選擇黨的發言人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則批評,梅克爾不過是一位「難民總理」,整個國家都被她拖下水,根本看不到未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