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土耳其「超級總統」首度出訪》砸錢蓋清真寺擴張影響力 艾爾多安染指北賽普勒斯引反彈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把影響力擴張至北賽普勒斯,引發當地民眾擔憂與反彈(AP)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把影響力擴張至北賽普勒斯,引發當地民眾擔憂與反彈(AP)

土耳其「超級總統」艾爾多安9日宣誓就職,隨後展開上任後首次出訪行程,飛往地中海島國賽普勒斯北部,參加10日土耳其出資興建的「哈拉蘇丹清真寺」開幕儀式;儘管北賽普勒斯人民以土耳其裔為主,實質獨立的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僅有土耳其承認,但對於艾爾多安出席清真寺開幕儀式,部分北賽普勒斯人相當反彈,認為此舉形同把北賽普勒斯納入他的治理版圖。

艾爾多安出手 試圖同化北賽普勒斯

土裔賽普勒斯教師聯合會理事長艾傑爾(Sener Elcil)告訴《法新社》:「這座清真寺象徵伊斯蘭精神,同時也代表帝國精神,但土裔賽普勒斯人很世俗化,我們不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群體。」北賽普勒斯前國會議員、左派政黨「賽普勒斯聯合黨」(BKP)創辦人伊茲贊(Izzet Izcan)也說:「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政策正在改變土裔賽普勒斯人的意識形態。」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把影響力擴張至北賽普勒斯,引發當地民眾擔憂與反彈(AP)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把影響力擴張至北賽普勒斯,引發當地民眾擔憂與反彈(AP)

伊茲贊直言:「我們的意識形態以賽普勒斯為主,我們與希臘裔賽普勒斯人有許多相同意識形態,還有亞美尼亞裔及馬龍人(Maronite,來自黎巴嫩的基督教馬龍派信徒),這些(族裔的意識形態)今日全都展現在(賽普勒斯)這個島上,而艾爾多安想做的事,就是併吞(賽普勒斯)北部,建立其他意識形態......他們試圖用他們的生活方式,把我們塑造成好的穆斯林,且像是純種土耳其人。」

北賽民眾嗆:蓋清真寺不如蓋學校

哈拉蘇丹清真寺(Hala Sultan mosque)位於北賽普勒斯首都北尼古西亞(North Nicosia)郊區,也是土耳其出資的興建計畫一部分,同區域還建了1間伊斯蘭高中、數間大學及學生宿舍。哈拉蘇丹清真寺外觀是依照土耳其(Selimiye mosque)東北城市「艾迪爾內」(Edirne)的塞利米耶清真寺(Selimiye mosque)建造,而塞利米耶清真寺是由鄂圖曼帝國蘇丹塞利姆二世(Selim II)下令興建。

另外,興建塞利米耶清真寺的經費,則來自當時賽普勒斯人的納稅錢。75歲的商店老闆卡爾瑪茲(Zihni Kalmaz)說:「看看那些喚拜塔,真的很高大!但為何要那麼多座?若我想做禮拜,我自己可做,也可在我的店內做」,他指著自己的心臟位置,「因為阿拉在這......若要蓋清真寺,那也要整修學校,學校對我來說才重要,我們想讓孩子有好學校讀」。

由左而右依序為土耳其、北賽普勒斯、賽普勒斯國旗(AP)
由左而右依序為土耳其、北賽普勒斯、賽普勒斯國旗(AP)

不同其他穆斯林國家 北賽普勒斯相當世俗化

艾傑爾則說,哈拉蘇丹清真寺耗資逾300萬美元興建,宏偉的外觀讓其他只有2層樓高的清真寺顯得相當渺小,而官方沒有公布造價經費。艾傑爾表示:「他們(土耳其)可以用更少錢蓋座大醫院......或是新蓋超過20所學校,這些才是我們需要的,但他們卻在北賽普勒斯的每條街上蓋清真寺......這是艾爾多安的策略,占據北賽普勒斯,在北賽普勒斯蓋清真寺,並不是沒有目的。」

年約70歲的北賽普勒斯居民阿爾賓(Yasar Alpin)直言:「我們根本不想他(艾爾多安)勝選,他想要改變我們的生活型態,要北賽普勒斯的女性都戴面紗,規定我們要怎麼過生活。」北賽普勒斯人主要是遜尼派穆斯林,不同於其他穆斯林國家,北賽普勒斯非常世俗化,不僅女性不用戴面紗,喝酒在北賽普勒斯也是常見行為,不被禁止。

土耳其想染指 北賽民眾憂民主被吞噬

北賽普勒斯東地中海大學(Eastern Mediterranean University)國際關係學系系主任索贊(Ahmet Sozen)稱:「北賽普勒斯人不想被下指導棋過生活,特別是不喜歡政府討論可不可喝酒、做不做禮拜這些事,因此北賽普勒斯人害怕艾爾多安的手伸進北賽普勒斯,土耳其變得專制獨裁,若(北賽普勒斯)受到影響,這邊就會變得不再民主,這就是為何解決賽普勒斯南北分裂問題非常重要。」

賽普勒斯全島人口中,希裔占9成,土裔及其他少數族裔共占1成,而賽普勒斯1960年獨立後,因族裔和權利分配爭議,使得希裔與土裔水火不容;1974年,在賽普勒斯的希臘軍隊發動軍事政變,意圖讓賽普勒斯併入希臘,土耳其則以保護土裔賽普勒斯人為由,出兵占領北裔人口為主的北賽普勒斯;1983年,北賽普勒斯宣布建國,實質獨立至今35年,但國際社會仍視為土耳其占領狀態。

長期仰賴土耳其援助 北賽進退兩難

37歲的齊勒(Zeki Çeler)是北賽普勒斯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對於艾爾多安成為土耳其「超級總統」,他告訴《衛報》:「我們尊重結果,至少現在他們(土耳其)還沒涉入北賽普勒斯太多。」對於土耳其擴大對北賽普勒斯的影響力,齊勒直言,「我當然很關注,因為北賽普勒斯人很世俗化」,但他也提出北賽普勒斯的困境,由於北賽普勒斯僅有土耳其承認,又長期仰賴土耳其援助,北賽普勒斯難以抗拒土耳其的要求。

不過艾爾多安擴權,可能讓賽普勒斯分裂問題變得較易解決,北賽普勒斯知名和平運動人士巴伊卡利(Kamal Baykalli)說:「現在他(艾爾多安)手中大權在握,若他個人有意解決賽普勒斯分裂問題,那會好辦很多......獨裁專制的領導人更容易做出重大決定。」地緣政治風險評估機構「外交簡報」(Foreign Brief)則稱,艾爾多安想藉由伊斯蘭信仰加深對北賽普勒斯的影響,但北賽普勒斯人世俗化,此舉恐怕只會讓賽普勒斯南北和談變得更加困難。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