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孫慶餘專欄:政府只會說「不在暴力下低頭」嗎?

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警方以人牆堆疊阻擋。(顏麟宇攝)

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警方以人牆堆疊阻擋。(顏麟宇攝)

四二五反軍改暴亂,是有計劃的造反行動,但總統談到執法,竟然只針對現行犯,並表示「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更荒謬的是柯文哲,竟然在發生如此有帶頭作用動搖國本暴亂後,對同批團體再核淮路權到五一八,還說陳抗是憲法保障的權利,「政府不會隨便取消」。

民主在台灣玩到陳抗遍地烽火、如影隨形,抗爭者對政府領導人的仇恨心及必得而甘心宛如交戰國,警察及記者安全無保障,其任意被打罵凌虐(消音)宛如在戰地,這還算民主國家嗎?發生了重大動搖國本暴亂後,市府不緊急停止,還對同批團體核准路權,自由濫用到這地步,而中央政府只會深溝高壘,把總統府、總統官邸、立法院等用拒馬團團護住,代表公權力最高負責人的總統也只敢心虛氣弱的說「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公權力窩囊到這地步,這還算法治國家嗎?台灣已淪落到承認民主法治完全失敗,成為只能躲在拒馬後執行公權力的「拒馬共和國」了嗎?

「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的受害者式說法,完全不像一個「有所作為」的政府領導人。「政府不會隨便取消」的縱容式談話,更不像維護社會秩序及廣大市民權益的市府大家長。全世界文明國家處置陳抗團體,包括行動、路線、突發事故及是否再核准路權,都該有一套標準及應對程序,警察尤具有極大公權力,對違法者必須立即處理,否則「積漸成習」就會「積重難返」。一旦警察及記者成為挨打及被害對象,那民主的兩大支柱就垮掉了!民主就形同滅亡了!

20180426-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並在拒馬及地上留下「執政無能」等的標語。(顏麟宇攝)
20180426-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並在拒馬及地上留下「執政無能」等的標語。(顏麟宇攝)

以三四十年前我們留學生及同鄉在美國的多次陳抗為例:那一律是必須經過申請,一律必須在警方劃定的紅缐內行動,一跨越紅線,警棍馬上無情打下,對警方表示反抗或有犯規行動(如一位荷蘭藉示威者去踢了國府駐美領事館數腳),馬上被警察拖走留置,警察還騎馬隨時注意遊行隊伍動態。換言之,警察完全代表公權力,其國家授予之權力及人身安全不容冒犯。

反觀台灣,已經過三次政黨輪替的廿一世紀蔡政府,竟然允許反軍改團體多次圍攻立院、包圍總統官邸,還要拉倒立院鐵門、攻進立院、阻擋議事;而警察則成為無辜的人肉盾牌,不但未見防身武器,還「打不能還手,罵不能還口」。更嚴重的是,反軍改團體主事者及政府都事前知悉「攻佔立院」(包括順勢攻佔總統府)計劃,進攻者都有特種部隊軍事背景且攻擊道具齊全,政府及陳抗主事者竟然未做維持秩序或提前制止準備,仼令暴徒快意恩仇、盡情施為。

孔子說:「以不教民而戰,是謂棄之!」讓未訓練好的人民去作戰,尚且等於「國家白白犧牲他們」。那讓手無寸鐵的記者及人肉盾牌的警察去被有備而來、肆意行兇的反軍改暴徒虐打,是不是等於「蔡政府故意犧牲他們」?一個只會發表「不會在暴力下低頭」談話,把自己當做受害者而不是人民及國家捍衛者的政府,不只失職,而且是加害者的幫兇及變相鼓勵者!

哪一個國家的國會、總統府、總統官邸及周邊公園,是遍佈拒馬且拒馬越佈越多越堆越高的?使台灣變成「拒馬共和國」的總統,還有一點捍衛公權力、捍衛民主、捍衛改革的決心和勇氣嗎?台灣要做民主國家,不是該付予警察對違法者立刻逮捕立刻棍棒制止的公權力嗎?象徵國家權威的行政機構及國會可以如吃青菜豆腐般,動輒被暴民攻擊嗎?政府可以只針對施暴現行犯,而對其他反軍改要員一年來無法無天、呼號「遍地烽火」「如影隨形」「推翻偽政府」「一齊來拔蔡」的造反言行不予法辦嗎?言論自由什麼時候升級到可以由言論造反進而行動造反了?

一位在第一缐執法的警察《襲警不啻打國家》一文,針對反軍改團體這次虐打警察說出最淺白的道理:「警察是維護社會安定的重要力量,警察穿制服執勤不僅是代表國家執法,也是公權力的象徵。」「既然警察是公權力的象徵,對於警察執法就該有保障⋯⋯攻擊警察就是向國家公權力的挑戰,對於民眾的感受也最直接。」

20180425-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並以棧板工及警方。(顏麟宇攝)
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並以棧板攻擊警方。(顏麟宇攝)

誠然,不同的政府體制會出現不同的警察執法模式,如前立委周倪安媒體投書《四年前的暴警變娃娃》就說,四年前太陽花運動群眾和學生和平佔領議場後一週,再到行政院靜坐,「手無寸鐵的他們不但被全副武裝的警察打爆,連坐在馬路上的路人、老人都無一倖免。然而四年後,早已收到情資的警察,面對準備汽油、棍子、油壓剪的陳抗者,卻只身著一般服裝,被暴民毆傷到站不起來⋯⋯。面對靜坐民眾,警方用暴力驅散。面對退休軍警暴力相向,警察用柔性勸說。難道警察執法有不同標準嗎?是因為對象不同,還是因為不同政府執政所致?」

問題不出在警察,真正的答案是不同政府執政。但黨國政府固然會使警察變「威權工具」(稱為「警察國家」),民主政府卻不會把警察當人肉盾牌,而是相反,警察是公權力的象徵、是人民的褓母、是公民社會安定的維護者。沒有哪一個民選政府會像蔡政府這樣,把維安警力「去武裝」、「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

唯一的解釋是這個總統是「順民總統」,沒有經過黨外運動及早期民進黨反威權反專制洗禮,對軍人及警察之類「威權工具」懷有天生畏懼感,因此不敢得罪他們,只想拼命討好他們,才會出現這種代表舊日威權的退休軍警爆打警察及記者(當年他們就是這樣打黨外及陳抗者的),並敢有恃無恐揚言「組織軍政府」「推翻偽政府」「一齊來拔蔡」的民主國家罕見怪象!

中國古老格言說「養虎遺患」。蔡英文就是這樣養大反軍改團體的。從去年四月到現在整整一年,我及許多人已寫過多篇文章,警告蔡政府縱容反軍改團體的嚴重後果。但蔡英文充耳不聞,最近還對反政府、反年改而自摔致死的繆德生頒發《旌忠狀》,鼓勵反年改團體效法他、追隨他。更早之前,她對這些人的縱容更是有目共睹。隨便舉出我發表過的幾段文字便能證明:

「在軍公教年改只剩軍改延宕至今,蔡政府且步歩退讓、愈會吵的孩子愈有糖吃之下,違法亂紀的反軍改團體不但沒有見好就收,反而變本加厲鬥爭,軍系大老也變相煽風點火,這不是在縱容鼓勵反年改造反是什麼?」「事實上,不辦反軍改團體,蔡政府將沒有明天。當國家的治安國安防線失守或不守,滋事者可以仼意揚長來去---,其最後結果一定是同胞比敵人可怕,敵國得以在裡應外合下長驅直入!」

中國五代花蕊夫人有一首名詩:「君王城上竪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寫的是後蜀君臣空有武力卻束手待擒的慘相。今天的民進黨政府性別顛倒過來,是蔡英文讓反軍改團體予取予求,可以改成如下詩句:「女王城上竪降旗,全黨鄕愿豈不知!維安員警齊解甲,不讓一個是男兒!」民進黨若任由這種「拒馬共和國」領導作風繼續下去,那真的就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