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為什麼原生語族無法認同被稱為「台語」的福佬語能代表「台灣」?

歷史事實告訴我們早在十七世紀就有三個台灣原生原住民族語言系統國際文書化(羅馬拼音化)與現在自稱土著化實質上就是外來的福佬語兩相對比下有更強烈的歷史脈絡能被稱之為台語。圖為新港文書。(資料照,圖取自維基百科)

歷史事實告訴我們早在十七世紀就有三個台灣原生原住民族語言系統國際文書化(羅馬拼音化)與現在自稱土著化實質上就是外來的福佬語兩相對比下有更強烈的歷史脈絡能被稱之為台語。圖為新港文書。(資料照,圖取自維基百科)

為什麼當代被稱為台語(台灣福佬語)的語言,無法被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原生語族(南島語族),認同其語言有資格冠上代表本島整體文化的「台」灣之名。

一、歷史不正義:1662年外來政權鄭氏集團入侵遷佔台灣南、中部致使各原生原住民族之傳統領域被侵害,隨後該集團使用原鄉(泉州)之福佬語做為變革原生語族之語言,強迫在其暴政統治之下原住民族(以西拉雅為主)改變自己的語言、文化、風俗,即便1683年後該外來政權被滿清覆滅也以造成各地該政權所統治原住民族流離失所與文化被破壞,隨後滿清外來政權又延續鄭氏其番學堂等相關同化文教政策,並在隨後的歷史進程(十九世紀中葉)中與該福佬語群為多數的漢族語群大量從東南沿海遷入台灣更加重擠壓原生南島語族之語言,這時期台灣福佬人居多的社會結構也逐漸開始自稱福佬語為台語,1895年後又因該語群在台人口眾多,日本外來政權為方便歸類與統治管理把該語群語言正式確立該語言為台語(台灣通用語),須注意該語言會通用是因其上述歷史不正義過程,讓這多數人口的語言擠壓到原生南島語族才導致通用結果,忽視了南島語族原生語言更早於該語群就原生與存在於台灣之歷史事實。

二、忽視歷史脈絡:在尼德蘭(荷蘭)時期,台灣南島語族早就有原生本土語族(西拉雅族新港語)的語言與尼德蘭羅馬拼音結合成一套既有語言又有羅馬拼音文字的語言文書系統《新港文書(Sinkan Manuscripts)》(1627年西拉雅新港語初始羅馬拼音化,1636年5月26日開設新港教堂學校),該語言文書系統也是當時十七世紀國際社會所認知的台灣(福爾摩沙)語言,而當時尼德蘭當局也不只讓自己的羅馬拼音系統與西拉雅新港語結合,還有中部巴布薩族的法佛朗語也是原生本土語言與之結合成一套有語言有文字之語言文書系統《法佛朗語詞典(Woord-boek der Favorlangsche taal)》(1650年成書),若在加上北台灣西班牙時期北部原住民族通用的巴賽語羅馬拼音化系統《Vocabularino de la lengua de los Indios Tanchui en la Isla Hermosa(艾爾摩沙的淡水原住民語詞彙)》、《Doctrina cristiana en la lengua de los Indios Tanchui en la Isla Hermosa(艾爾摩沙的淡水原住民語天主教理書)》(1632年2月成書)的西班牙羅馬拼音語言文書系統,這些歷史事實告訴我們早在十七世紀就有三個台灣原生原住民族語言系統國際文書化(羅馬拼音化)與現在自稱土著化實質上就是外來的福佬語兩相對比下有更強烈的歷史脈絡能被稱之為台語,其他台灣原住民族語言也因其原生存在都比台灣福佬語還久都比之更有資格被稱作台語。

三、原鄉差異性、當代政治標的物、自稱土著化:該福佬語群發源地福建之泉、漳福佬語與當代該在台福佬語群都能輕易溝通除口音外無太大差異性,該語言做為現代台灣多數人口使用之語言也常因當代政治立場(台灣福佬文化為主導文化之台獨)被做為政治標的物,被該立場刻意與發源地做為區隔並強調該語言與台灣原生的原住民族語言(這有待語言學家詳細研究)還有各來台的外來政權的語言融合並土著化,但追本溯源該語言終究是外來非原生語言並因為其語群在台灣歷史(1662~1945)中的不正義擠壓原住民族語導致平地原住民族被迫放棄自己母語轉用福佬語才能跟語言與人口變異的台灣主流社會溝通。

若要論述一個當代台灣福佬語有資格擁有台灣母語主導代表權並冠上「台」字其名,該語群能唯一站得住腳的理據也就是該語言之母語人口是台灣人數最多還有存在台灣歷史最久並曾是最多非該語群人口(台灣南島原住民語族、中國客家語群、1945年前中國各地來台之語群)也通用之外來語言(1662~1945),現是華語「現代標準漢語」做為台灣各語族、語群之最大通用語,台灣福佬語言則從1945至今的國語政策後變為台灣各語族群的第二大通用語,當我們正視該語群在台灣曾造成的歷史不正義,與造成能夠國際化羅馬拼音的台灣原生語言在歷史中的脈絡發展中斷,我們就不難理解台灣原生語族為何無法接受、與認同福佬語群的人種與語文,在鳩佔鵲巢台灣主流後,還要把整體的語言代表權也拿走。

*作者為新港社西拉雅族後裔,西拉雅先祖於 1662 年後被鄭氏集團壓迫而迫遷至現高雄田寮,日本時代又遷往現新化口啤。現主要研究 17 世紀尼德蘭在福爾摩沙與福爾摩沙民族的歷史、文化、政治、法理等脈絡的自由研究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