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美國優先」讓中國當上「全球老大哥」?福山:中共有政權正當性問題 難以取代美國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7日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散步,兩大強權領導人的互動舉世矚目 (AP)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7日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散步,兩大強權領導人的互動舉世矚目 (AP)

「長風基金會」邀請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到台灣舉辦講座「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15日以「中美爭鋒及其影響」為題,與中研院院士朱雲漢進行對談,而法蘭西斯.福山直言,中美關係分為經濟與戰略2部分來看,前者有競爭有合作,但後者卻是零和遊戲。朱雲漢則強調,台灣可藉由軟實力在各領域發揮影響力。

中美關係本質:競爭又合作

新科美國總統川普本月6、7日在美國佛羅里達州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川習會」,而原先對中國不斷叫罵的川普更誇讚「與習近平建立了非凡的友誼」,這是否代表中美關係開啟發展新頁,法蘭西斯.福山則直言,外界會不斷分析美國新政府的立場和態度,但川普講話向來前後不一,加上他在南海主權爭議、部署薩德(THAAD)系統上沒有既定立場,因此不能以他過去的發言內容做出任何結論。

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左)與中研院院士朱雲漢(右)對談,中間為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中央社提供)
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左)與中研院院士朱雲漢(右)對談,中間為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中央社提供)

福山表示,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提倡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是以戰略為出發點,因此與中國互動以零和模式進行,而中國也沒有被邀請加入,川普一上任就宣布退出TPP,應該是他沒有認清歐巴馬的目的而中國計畫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是想證明自身有能力主導國際組織,若有美國的加入更能發揮影響力,但歐巴馬卻做了愚蠢選擇,對AIIB進行抵制,而TPP及AIIB兩個項目都是中美可以合作卻變成競爭的例子。

川習會第二天,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日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散步(AP)
川習會第二天,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日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散步(AP)

福山也提到中國積極推動的「一帶一路」經濟策略,並稱中國經濟成長是以透過大規模基礎投資建設計畫為基礎,這樣的發展模式與美國截然不同,也是美國可以學習的部分。另外,美國現今以國際組織和聯盟模式對友邦做出承諾,不像過去歐洲列強自行私下交換利益一般,因此儘管台灣與美國無正式邦交或聯盟關係,但美國對台灣有所承諾,無法隨意拿來做為與中國交易。

前總統馬英九(左)與前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右)也到場聆聽福山與朱雲漢的對談(中央社提供)
前總統馬英九(左)與前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右)也到場聆聽福山與朱雲漢的對談(中央社提供)

美國不會讓中國平起平坐 中國不想接手當「世界警察」

福山同時請教朱雲漢,美國會否接受與中國共管國際秩序,或以其他模式成為戰略夥伴,朱雲漢則認為,從地緣政治與策略領域來看,中美兩國合作有限,且從歷史角度來分系,超級霸權的權力轉移過程中,和平轉移與合作都是非常困難,更何況中美兩國的政治體系與各方面差異極大,雙方也不願意過度讓步而顯得示弱,不過在雙方都擁核的情況下,中美兩國不會讓問題超出無法控制的局面。

朱雲漢也說,儘管中美兩國在經濟、社會等議題有許多合作空間,但美國並沒有準備好讓中國與他們平起平坐,也沒有1位美國總統會讓這種事情發生,不過隨著中國在各領域展露頭角,美國在未來10到20年間,勢必會經歷無法避免的學習階段,以適應中國崛起,甚至在部分領域超越美國的現實。

另外,川普從競選到上任至今,「美國優先」是他一直掛在嘴邊的口號,也是經濟、軍事、外交等領域的施政方針,加上川普嫌棄北約組織過時、聯合國無能,甚至曾揚言日韓不多繳「保護費」就撤走駐日駐韓美軍,此舉似乎顯示川普有意改變美國一貫領導全球的外交政策與地位,不過法蘭西斯.福山直言,川普已逐漸意識到美國無法斷然從國際秩序中抽身,許多結構性因素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自由主義架構的國際秩序也不容易被摧毀。

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中央社提供)
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中央社提供)

福山還稱,中國也難以扮演美國在全球的領導角色,因為中國一直都是國際體系的受害者,加上中國內部存在著政權正當性及治理穩定等問題,而目前中國經濟成長是中國共產黨掌握政權的正當性因素,倘若日後中國經濟開始下滑,中共改採取民族主義的方式對抗國際社會,藉此轉移中國民眾的不滿,將會是非常危險的作法。

朱雲漢則認為,中國並不想接下美國「全球老大哥」、「世界警察」的霸權角色,而是在各個區域建立「加1」模式來擴展影響力,像是東協加1即是中國強化與東南亞國協10個成員國的互動及影響力,而「一帶一路」的經濟輸出策略及AIIB的國際銀行機制,在部分領域都有相對於美國的平衡政策。另外,朱雲漢表示,原本的七大工業國(G7)將會被新興經濟體取代,未來哪個國家能促成新G7達成共識,推動全球治理計畫,才是真正的競爭關鍵。

中研院院士朱雲漢(中央社提供)
中研院院士朱雲漢(中央社提供)

台灣難以跳過中國 應透過軟實力發揮影響力

福山提到,東南亞有先天的國防誘因去阻止中國擴張,但中國善於透過一對一的雙邊對談模式,不讓整個東南亞有機會聯手共同對抗中國,而台灣因為地緣政治因素影響,很難逃過中國的勢力掌控,而「一帶一路」也是中國想重回世界貿易核心企圖的展現,但中國勢必面臨諸多挑戰,像是他所進入的中亞地區傳統上是俄羅斯影響力範圍,因此俄羅斯並不樂見中國在該地區擴張。

不過朱雲漢看法有些不同,甚至開玩笑說可能「政治不正確」,其中主要分成3點來看:一是東亞國家視中國為經濟成長領頭羊,而美國則是提供安全保障者,因此經濟仰賴中國,安全依靠美國;二是多數東南亞國家認為中國將會超越美國;三是基於地緣政治考量,東南亞國家長期發展與中國密不可分,因此不太可能把中國視作敵人。

朱雲漢並稱,不論是要面對全球或亞洲地區,台灣都不可能跳過中國,但若台灣與中國各自激化民族主義,兩岸不會有好結果,他並舉彰化基督教醫院是其他醫院高級幹部的育成中心為例,就連中國每年都派人到該醫院受訓,學習建立良好完善的醫療體系,而台灣可透過軟實力,在各領域事務上發揮影響力。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