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維熊觀點:公部門員工是米蟲?蔡總統瘋狂,全民也瘋狂?

作者認為,當政府的整體支出超過稅收的時候,蔡內閣不去思考如何提昇政府效率,促進經濟成長,及其帶來稅收增加的效益,卻爭相指責公部門員工是米蟲與既得利益者。(取自總統府網站)

作者認為,當政府的整體支出超過稅收的時候,蔡內閣不去思考如何提昇政府效率,促進經濟成長,及其帶來稅收增加的效益,卻爭相指責公部門員工是米蟲與既得利益者。(取自總統府網站)

一、大有為政府?還是保衛政權的謀略?

蔡總統執政以來,從高達7成滿意度,民調一路下滑至1月份的腰斬;不滿意度從不到1成,一路飆升到超過一半被訪問者不滿意她的施政。到了2月份,突然間滿意度增加7.5%,不滿意度減少13%。在台灣私部門員工薪資倒退到16年前的經濟環境之下,蔡英文政府在年初如火如荼宣示將大砍公部門員工退休金,其塑造出來的「大有為政府」形象,可說是「大快人心」,達到拉拔民調的效果。荒謬的是,對於私部門員工薪資倒退16年,應該負責的人是掌握國家政經大權的馬英九前總統與其內閣成員,蔡英文政府卻懲罰基層的軍公教人員。

更可悲的是,從作者到服務於公部門師友的家族內部,就職於私部門的親戚對於我們這些公部門「貪得無厭」的軍公教人員,不約而同發表其憤慨的言論;公共輿論同仇敵愾,也不遑多讓。整個社會的氣氛已經具有中共文化大革命的雛形了。

為避開陷入雙方情緒性的語言對立,我將以經濟理性來分析公部門員工到底創造出什麼價值給台灣全體民眾,以突破「政治代理人」操縱資訊不對稱,假公濟私的企圖。本文期待全民在理性思考之後,深入思考我們的長遠的利益在那裡,更期望台灣民眾有自己的獨立判斷能力,不隨政客的謀略起舞。

20170124-台灣民意基金會「蔡政府年金改革與經濟表現」全國性民調發表會.(左起)專家學者林佳和、簡錫堦、董事長游盈隆教授主持、曹添旺共同解讀.(陳明仁攝)
台灣民意基金會「蔡政府年金改革與經濟表現」全國性民調發表會。(左起)專家學者林佳和、簡錫堦、董事長游盈隆教授主持、曹添旺共同解讀。(資料照,陳明仁攝)

二、客觀的數據

首先,本文提供1份考試院有關全球各國政府有關公務員薪資支出占GNP比重的資料,做為全民思考台灣公部門員工退休金是否合理的起點。台灣公部門員工人事支出佔GDP比重為8.43%,低於OECD國家的平均值11.3%,例如:美國為11%,英國為11.4%,法國為13.4%,瑞典為14.6%,與挪威為13.8%;日本6.2%與韓國7.6%則低於台灣。台灣公部門員工的人事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在世界各國中表現相對優異。蔡政府將它形容得像世界末日一樣,關鍵都在執政者搞不懂國債與公部門員工退休金的關係。更重要的是:執政者的責任不是炒作短線,任意砍公部門員工的退休金,這解決不了什麼問題;而是應該從根本改造政府組織的3大結構 ─授權、考核與獎賞,將公部門的退休金設計成類似私部門股票選擇權的長期誘因工具,以提升政府組織效率,如此才可能造福全民。這才是有良知與遠見的政府領導者應該去執行的最重要任務。

三、瘋狂的想法

當今以拯救國債為名,顛倒是非,實則走入瘋狂的境界。大家想想看以下一個虛擬的世界:你每天有免費的餐廳可享用美食、免費的手機不用付網路費、出國旅遊不必花錢、一輛免費2,000cc的汽車送到你家門口、70吋的液晶電視幫你掛在客廳牆壁上完全不收費,你會癡心妄想以上什麼都免費的社會嗎?一個理性的消費者,不可能有這種非理性的幻想,除非他已經陷入瘋狂狀態。這些服務和產品都是私人部門的各種類型公司,從雇用員工、購買各種材料,透過冗長的研發、製造、行銷等成本累積的過程,才能夠提供到市場上供各位選購。「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只是對以上私有部門的產品與服務成立,台灣人民所享受公有部門的形形色色服務,也是同樣道理。政客瘋狂貪圖權位,提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免費」政策,例如:提供免費的公共服務卻減稅的政見,這等同於賄選買票的行為,希望全民不要以為這些公共服務真的是免費。在未來某些時候,以某些形式,全民必得為當今這些政客的短視政策付出慘重代價。這不是神諭,這只需應用簡單的經濟學原理就可預測的未來結果。

四、許多公共服務近乎免費,怎麼可能呢?

具體而言,當強盜入侵你家劫財劫色,警察趕來逮捕強盜,事前或事後你有向警察付費嗎?不但全民享受治安不必付費,軍人戍守金馬前線,遏止中共獨裁政權入侵台灣,我們何嘗付過任何費用。下雨天,大家出門到公司上班,道路泥濘不堪,寸步難行,有嗎?你有出錢蓋這些好用又漂亮的馬路嗎?再想一想你到戶政事務所去申請戶籍謄本所繳的費用,這些戶政機構的收入根本連戶政大樓運作所需的水電費都付不了,遑論人事支出。所以,最後必得靠政府的整體稅收來支付。當政府的整體支出超過稅收的時候,蔡內閣與許多民眾的不去思考,如何提昇政府效率,促進經濟成長,及其帶來稅收增加的效益,卻爭相指責公部門員工是米蟲與既得利益者。一位領導公部門的總統有如此態度,真是匪夷所思。

台北市汀州路三段師大路口警察指揮交通。(顏麟宇攝)
台北市汀州路三段師大路口警察指揮交通。(資料照,顏麟宇攝)

五、公部門員工是米蟲?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米蟲」指的是對生產不但沒有貢獻,還倒過來破壞整個公部門的文化與效率,或者誤導國家政策行進的方向;「既得利益者」指的是報酬高過其貢獻者。以下針對「米蟲」這個複雜的問題來分析。想當公部門的米蟲,不是任何公部門員工都有資格的,以下列舉幾種公部門的米蟲。首先,他必須擁有公家糧倉的鑰匙,可以官商勾結,盜賣公糧,例如:兆豐案讓社會大眾了解那些官商兩棲的金融監理機構大官,是如何在公私旋轉門之間,利益糾結不清,形同監守自盜;其次,許多擁有人事任用權的大官,卻專門任用逢迎拍馬屁者,破壞公家文化;另一種米蟲是:控制國家機器,昏庸無能,將莽撞當成魄力;最嚴重的是,口稱:「偉大的台灣人民」,實際上卻是透過各種經濟政策推動經濟統一,為中共的政治統一做準備。由此可知,公部門裡面官位越大者,才越有資格當米蟲;公部門裡面最大的可能米蟲,就是那些領導政府組織的總統。

社會大眾與媒體從業者,不要隨著檯面上的政客起舞,不分青紅皂白猛批小兵、小警察、小公務員、小教師。我不否認公部門有基層員工混水摸魚,但是這個問題源頭在那裡呢?根據績效考核理論,若非那個單位的小官混水摸魚,其手下哪有混水摸魚的空間;小官為什麼混水摸魚,因為其直屬主管也在混水摸魚;中階官員為什麼混水摸魚,因為高官擅長逢迎拍馬屁,怠忽職守;高官為什麼混水摸魚,因為總統喜歡任用聽話的人。一層一層往上追溯問題的源頭,結果必須承擔最終責任的最肥米蟲,就是公部門的領導者總統。但是,我們卻看到這兩任總統都把責任推給公部門的基層員工,蔡總統更誤導社會大眾,引起台灣社會公私部門員工的對立。

六、公部門員工是既得利益者?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必須先估算公部門員工所提供的服務價值。因為公部門的服務沒有直接對使用者收費,所以大家無法直接看出公部門員工所提供服務的市場價值。一個間接評價方式就是,依照市場上類似服務的交易價格,來評價公部門員工所提供的服務價值。以公部門教育服務為利,公立小學教育註冊費區區幾百塊,連學校舍運作的水電費都不夠支付,遑論教師人事費用。但是,如果你要進入私立小學那可是必須付八萬塊左右。再看大學教育,台灣教育部控制所有大學的教授薪水與學生學費收取標準,公立大學一年註冊費約十萬塊,根本不夠付大學的各種建築設備費用,學生繳的學費當然也沒有付大學教授的薪水。但是,如果台灣學生要進入美國加州公立大學,一年學費大約須付120萬台幣。美國的平均所得大約是台灣的兩倍,從需求面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大學學費理當也是美國學費的 50%,實際上卻只有美國的8.3%。學校的建築與設備的一次購置成本透過長期分擔,兩地差異不大。為什麼台灣學費可壓低到美國的8.3%?如此便宜的學費是靠什麼呢?壓低大學教授薪水是降低台灣學費的最主要手段。

最近看到一則西華盛頓州立大學商學院(此校不是研究型大學)廣告,徵博士班剛畢業的助理教授,年薪10萬美金,這個大學為什麼大張旗鼓以此價格徵聘助理教授,如果它不出這個薪水,它難以找到符合資格的助理教授。以此為例,一位台灣資深教授薪水也只有美國最資淺助理教授薪水的30%。當蔡政府及輿論以所得替代率太高為理由,大砍教授退休金,殊不知基數高就算乘上50%的所得替代率,台灣教授的在職薪水仍然遠不及美國教授的退休金所得。台灣教授不是既得利益階級,他們是長年被台灣社會及政府壓榨的知識產業工作者!

當年馬英九剛當選總統,向李開復請益,李開復指出台灣大學教授薪資微薄,建議他要替台灣的大學教授加薪,馬英九前總統充耳不聞,其心態不言可喻;如今蔡英文總統當政,比起馬英九前總統更狠,為了選舉,投選民所好,大砍教授的退休金,大學教授簡直是她用畢即丟的垃圾。他們都不瞭解:不像台灣本地的學生被限制在台灣市場,只能任人宰割;留學生的就業市場在全球市場,他們回台灣工作的機會成本其實是非常高昂;如今回國任教的大學教授不後悔當年決定回台教書者,有幾個?他們有可能建議自己的小孩和學生回台工作嗎?往未來看,當蔡總統大砍教授的退休金,她其實就是向全世界的台灣留學生發出一個訊號:「我是不守信用的人,你們回來讓我壓榨吧!」更瘋狂的是,她還用「延攬海外學人的績效指標」來考核大學校長,大學校長不學她亂開空頭支票,保證延攬不到海外學人;其情況就像當年我們年輕時,眷戀台灣家鄉再加上系主任亂開空頭支票,這樣就被騙回台灣。一個被剝削的人,反被剝削者指責為既得利益者,誰不會生氣?

台大穩坐企業最愛研究所排行榜首。(取自台灣大學官網)
一位台灣資深教授薪水也只有美國最資淺助理教授薪水的30%。(取自台灣大學官網)

七、國家債務是全民不斷賴帳的結果

這一年以來,公務員退休金改革紛紛擾擾的源頭在那裡?就是蔡內閣的一群法政、經濟、社會博士及精算專家不了解經濟學原理的簡單交易關係,「沒有知識」的決策官員將公部門員工人事支出當成造成國債的禍首,所以他們砍公部門員工的退休金不手軟,並振振有詞稱這樣的政策才符合公平正義。真相是:在交易關係上,私部門員工是用出售產品與服務的收入來支付他們的薪資;然而,公部門員工不是靠出售服務的收入來支薪,而是向人民徵稅來支薪,但這不代表公部門員工積欠人民債務或偷了人民的財富;反之,是全民享用公共服務沒有付錢,全民積欠公部門員工的債務,必須靠繳納的稅收來還債。所以,國債不斷累積其實是代表人民享受了公共服務卻不斷賴帳,不願繳足應付的稅額,還把債務包裝成政府公債拍賣給別人,然後誣指公部門的員工是國債的禍首。歪曲事實,莫此為甚!

八、結論 ─畫餅充飢的騙術

對如何改革公部門員工薪資結構以提升政府效率,馬蔡這兩個博士內閣都搞不懂方向,馬前總統是無識又無膽,不敢去改變公務員的退休金;蔡總統卻是無識有膽,自以為是正義的使者。何者對台灣社會的危害更大?非蔡總統莫屬,因為她正在摧毀公部門長期運作效率的最重要基礎 ─中低層級員工的信任與工作誘因。可悲的是:社會大眾似乎也相信蔡政府畫餅充飢的騙術,以民調鼓勵她繼續蠻幹下去。請社會大眾思考以下兩個問題:搶奪公部門員工的退休金,私部門員工的薪資就不會倒退嗎?公部門運作的長期效率被摧毀,私部門的員工就更有前途嗎?才走了一個 633口號的騙子總統,又上來一位炒短線的畫餅充飢總統。

再回來談國債的主題。從經濟理性的角度來看,要解決這種享受公共服務者賴帳的「國債問題」,只有3條路:一、公共服務市場化─直接向各種公共服務使用者收費,來反映其服務的真實成本;二、小政府─盡量取消各種公共服務(特別是好大喜功的交通建設類型),賴帳不還的國債問題就逐漸消失;三、大政府─提高各種形式的稅收額度,以支應這些公共服務的真實成本。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組合這三種可能的途徑,天下一個不變的道理就是:沒有白吃的午餐!若政客告訴你,他/她可以提供你白吃的午餐,他/她就是騙子;如果有政客告訴你,他/她可以靠壓榨他/她的員工,來提供你免費的午餐,這個政客就是白癡;如果有人也相信這些騙術,那個人就是呆子。如果台灣充滿騙子政客、白癡政客與呆子選民,台灣選民就是選擇向下沉淪的命運!

*作者為策略經濟學家, 堪薩斯大學經濟博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