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任昌觀點:SSCI是學術品質的保證?還是學術舞弊的掩護?

郭明良為論文造假風波請辭台大教職。(取自高醫官網)

郭明良為論文造假風波請辭台大教職。(取自高醫官網)

現代社會制度走向科學化與理性化,這是潮流,也是宿命。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 1864-1920)點明:理性化(rationalization)社會的特徵是追求效率(efficiency)、追求效果(effectivity)與進行控制(control)。以上是當前經濟學、管理學、政治學、教育行政的內涵,控制工具與鞭策指標是:業績、市佔率、知名度、發表篇數、影響係數…

學術機構競逐於SCI、SSCI、TSSCI的積點,或是豪氣吹噓「產學合作計畫」金額規模,或是向公民營機構跪求施捨服務顧問等頭銜證書。雖然,這些制度或文化的爭議不斷,卻是客觀指標,我們似乎只能繼續走下去。「西洋」騷味濃郁的SCI或SSCI更是被大部份臺灣學者猛烈吸吮,既要狼吞虎嚥SSCI,也要細嚼慢嚥SSCI,希望藉此噴發濃烈洋味,閃爍西方光彩,獎助升等,更要為所屬大學增添榮耀。

圖一:部分SCI期刊影響係數。涵蓋影響係數排行前十六項。(作者提供)
圖一:部分SCI期刊影響係數。涵蓋影響係數排行前十六項。(作者提供)

全球醫生透過論文交換腦力激盪,可能拯救千萬人性命

我在「同樣是Doctors頭銜,但這種Ph. D.升等論文讓M.D.們情何以堪?」文章中,說明國際學術環境營造的氛圍是所有醫生(醫學士、碩士、博士)都要腦力激盪,在治療病人、討論病情、閱讀醫學新知的過程中,希望醫師可以擠壓出新的資訊。一個小小的線索,透過分享與持續發展,或許可以拯救千萬人的性命。所以,學術界競爭最激烈的領域是醫學,導致影響係數(impact factors)最高的期刊幾乎全然屬於醫學領域,如圖一所示。

醫學論文作者範圍最多,論文數量也最多,違反學術倫理的數目當然也就最多。很不幸的是,當前的學者、媒體、國會議員競逐於叮咬醫學界,藉此搶佔媒體版面。

臺灣大學研究團隊的涉及造假案,從被公開質疑,到作者回應、調查、主動提出撤除論文,僅花去一星期時間。就我所知,這是世界紀錄,因此PubPeer的評論者與網友給予正面肯定。這個果敢決定為全世界省下太多、太大的社會成本,尤其是豎立一個未來相似案件的處理程序典範。

圖二:SSCI期刊影響係數前二十之期刊。圖像是羅洛伊德。(作者提供)
圖二:SSCI期刊影響係數前二十之期刊。圖像是羅洛伊德。(作者提供)

SSCI影響係數排行也是心理、精神、公共衛生掛帥

我是社會科學從業人員,因此我「既要狼吞虎嚥SSCI,也要細嚼慢嚥SSCI,希望藉此噴發濃烈洋味…。」SSCI是社會科學引文索引(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圖二陳列影響係數排行前十七的SSCI期刊。除了第十三是屬於管理學領域的《Academy of Management Annals》,其他期刊屬於心理(psychology)、精神病學(psychiatry)或公共衛生(public health)領域。

以上事實說明,國際學術界對於「救人第一,救命優先」理念,不僅導致醫學著作在SCI領域競爭最激烈,在SSCI領域也是如此。也就是說,學術發展本質是根源於真理追求,人道關懷,人文詮釋的人類共同特質,學術發展就是人性的積極發揮。韋伯所謂的理性化,是因為文明社會在工業化與民主化之後,累積財富者不再屬於地主與貴族的專利(因為發明、專利、創新活動的生產力凌駕在土地之上),追求知識也不再屬於富豪的特權,或必須受制於富豪的施捨;探索宇宙或詮釋生命的志業,也不再專屬於神職人員。

民主憲政國家的共同特質是:國民教育是權利也是義務,也發展高等教育,保障學術自由。以上立憲精神在於發展國家的國際競爭力,也提升公民智識,全民監督政府,避免走回濫權或獨裁政體。全體公民都有平等的權利要求分配國家學術資源,如何分配與分食資源?理性化的客觀機制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圖三:包含管理學、財務與《Scientometrics》期刊影響係數比較。圖像是熊彼德。(作者提供)
圖三:包含管理學、財務與《Scientometrics》期刊影響係數比較。圖像是熊彼德。(作者提供)

SSCI指標也同時開啟舞弊大門

我揭露「沒有一句摘要英文符合國中程度」的順利升等副教授作品,刊登期刊是《Scientometrics》。這個期刊不僅具有SSCI標章,它的影響係數更高達2.084點,遠高於臺灣財金學者熱中投稿的《J. of Banking and Finance》影響係數(1.485點)。如圖三所示,《Scientometrics》的影響係數也高於《Accounting and Finance》的0.927、《J. of Empirical Finance》的0.907、《Quantitative Finance》的0.794、《Financial Management》的0.774….。任何一位臺灣財務領域的學者,都心知肚明要刊登以上財金領域期刊有多困難!

我所揭露Hsu這位台灣地理「中央」位置的財金系學者,他刊登於《Scientometrics》的學術品質有多崇高?請大家看一下圖四,摘要的前三句是國中程度就可以糾正的英文。至於接下來的內容又是如何?接下來的英文正確,而且該段文字也被利用在第166頁,如圖五所示。圖五的底線是我特別註記,目的是探索何以Hsu副教授接下來可以表達正確的英文?答案在圖六。

 

圖四:台灣中部國立大學教師的升等副教授代表著作(Hsu and Chiang, 2015, p.161)。(作者提供)
圖四:台灣中部國立大學教師的升等副教授代表著作(Hsu and Chiang, 2015, p.161)。(作者提供)

 

圖五:台灣中部國立大學教師的升等副教授代表著作(Hsu and Chiang, 2015, p.161)。(作者提供)
圖五:台灣中部國立大學教師的升等副教授代表著作(Hsu and Chiang, 2015, p.161)。(作者提供)

 

圖六:私立亞洲大學副教授何玉山的論文Ho (2014, p.139)。(作者提供)
圖六:私立亞洲大學副教授何玉山的論文Ho (2014, p.139)。(作者提供)

圖六論文也是刊登在《Scientometrics》,作者是中部的私立亞洲大學的Yuh-Shan Ho(何玉山),全篇英文敘述正確,也清楚交代引用之文獻。很明顯的,這位中部國立大學財金系副教授的升等代表著作Hsu and Chiang (2015)是模仿Ho (2014)的研究,也「利用」Ho (2014)的論文敘述,但卻沒有在內文說明是模仿Ho (2014)的研究議題與方法,更沒有將Ho (2014)列為參考文獻。這個行為違反著作權法,也違反學術倫理。

醫師們情何以堪?私立大專院老師情何以堪?

我如果將這個升等副教授舞弊作品,拿去向教育部檢舉有用嗎?教育部會轉交給當事人所屬學校處理,然後,我會被回嗆:刊登在影響係數高達2.084的SSCI期刊,「洋」騷味刺鼻,為何大膽挑釁?況且,系教評會審查、院教評會審查、校教名會審查、匿名外審、教育部審查,全都過了!我算哪根蔥?!

這種「利用」別人論文,卻不引用,藉以吹噓自己的原創性;然後,想辦法穿插胡謅、錯誤的英文陳述,藉以躲避抄襲偵測程式的過濾,最後順利升等中華民國副教授副教授。那怕當事人原本的學歷是「專科」畢業,最後獲致的社會頭銜讓「專科醫生」們垂涎仰望

類似於圖五與圖六比對結果的內容還很多,我無法一一列舉。這篇荒腔走板作品得以過關斬將,順利升等副教授,原因之一是「置入」國立大學財金系頭銜,而且該頭銜被該國立大學管理學院林姓院長確認(本人與林院長聯絡,確認當事人該校財金系授課)。以上事實闡述「貴人相助」與「裙帶關係」在中國民國教師升等程序的關鍵性與重要性。這讓在生存與失業邊緣掙扎的私立大學教師們,又情何以堪?

更重要的是,我在一年前就向相關單位檢具類似著作,卻沒有得到政府單位回應,或是被期刊編輯回覆「拒絕審查」。我再度發現新案例,訴諸公共媒體的揭發,這是我不得不然的選擇。就我初步的偵測,類似案例已經發生在東部、北部、中部大學,南部更多!在我揭露這些案例後,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當事人或當事人所屬大學,成為眾矢之的。我揭露這些案例的目的,是希望大家正視這個現象的存在,尤其是挖掘背後的舞弊機制與舞弊文化。

至於為何影響係數高達2.084的《Scientometrics》會刊出如此不堪的文章?以及曾經被國民黨員炒作得沸沸揚揚的副總統陳建仁論文涉嫌抄襲爭議,我將在下次說明。

至於我這篇文章的結論,已經很清楚地證明:SSCI標章,是學術品質的保證?也是學術舞弊的掩護!

何玉山副教授服務於私立亞洲大學。(作者提供)
何玉山副教授服務於私立亞洲大學。(作者提供)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