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普京聯手怎麼辦?智庫向拜登獻策:離間中俄,印度與北極是關鍵

普京與習近平。(美聯社)

無論美國的頭號威脅是中國還是俄羅斯,在俄軍集結烏克蘭邊境、中國軍機軍艦不斷騷擾台灣之後,中俄聯手的惡夢似乎已成為這個時代的現實。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旗下期刊《外交事務》3日對拜登政府建言,中俄未來合作對付美國的機會將越來越多,美國政府不該只是聯合盟友共同應對,更應嘗試分化中俄關係,削減習近平與普京聯手的範圍與可能性。

《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3日刊出任職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前情報官員肯達爾─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與美國國際共和黨研究所的高級顧問沙爾曼(David Shullman)的合寫文章,除了提醒中俄聯手的危險性,並且試圖找出對抗之道。

這兩位目前都在喬治城大學外交事務學院兼職任教的學者指出,拜登政府未來將面臨中俄聯手瓜分美國的戰略資源與注意力,因此美國不能再忽視兩國不斷深化的夥伴關係,更應該思考面對其中一個對手時,如何影響另一個對手的決策。

普京與習近平。(美聯社)
普京與習近平。(美聯社)

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指出,雖然中國與俄羅斯對美國帶來的挑戰截然不同,但利益趨同讓這兩個國家走到了一起,而中俄能力的互補性使得他們的聯手對美國帶來更大的威脅。尤其中國正在利用俄羅斯來填補其軍事能力的不足,試圖加速削弱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拜登政府延續了川普的立場,將中國視為「最重要的競爭對手」,強調中國的經濟侵略、對人權的侵害、以及不斷發展的軍事能力,都對美國的利益與價值觀構成挑戰。

但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提醒,雖然在拜登政府的戰略規劃中,俄羅斯的重要性已經被降到第二順位,但但華盛頓依舊不應低估莫斯科的重要性。除了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仍統率著一支精良的部隊,這個充滿野心的領導人也在設法利用北京,增強俄國的實力與影響力。普京的其中一招,就是透過對中國軍售來發展俄中關係,並且增強中國在印太地區牽制美國的能力,俄軍也一不斷與解放軍舉行聯合軍演,從舉辦頻率到軍演的複雜性都在不斷增加。這些演習也形同對周邊國家發出訊號,表明北京和莫斯科願意挑戰美國的主導地位。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除了在軍事上彼此利用,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認為中國與俄羅斯也在相互學習彼此的策略。像是北京對於新冠肺炎的宣傳戰,顯然就採取了克里姆林宮慣常的作法,除了宣傳對共產黨的正面描述,更試圖散布混亂、分歧和對民主本身的懷疑。至於俄羅斯似乎也在向北京取經,試圖管制俄羅斯原本相對自由的網路環境,尤其在反對派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返國,國內爆發大規模抗爭後,莫斯科加大管控力道的需求更日益迫切。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今年3月與中國外長王毅會面時,曾表示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並不代表國際社會的意願」。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認為中俄已經走的更遠,這兩個國家共享威權治理的理念,淡化對人權的保障,並且在網路主權的議題上創建危險的規範。中俄更在多邊論壇上彼此唱和,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認為,這兩個威權國家並非偶然發出了相同的音高,「他們唱的就是同一份樂譜」。

 

對俄羅斯而言,與中國建立牢固關係實在好處多多,因為這不但減輕了美國與歐洲制裁的影響,更能降低華盛頓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中心地位。北京對克里姆林宮來說,除了是一個武器出口市場,也能從中方購入無法在西方市場獲得的軍備零件。楊潔篪與布林肯在阿拉斯加會面後,拉夫羅夫甚至主張,應該放棄使用美元以及由西方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

那美國該拿這兩個國家怎麼辦呢?

俄中印三國外長:蘇傑生、拉夫羅夫、王毅。(俄羅斯外交部)
俄中印三國外長:蘇傑生、拉夫羅夫、王毅。(俄羅斯外交部)

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認同拜登政府的現行策略—從意識形態的角度建構美國與中俄的競爭格局。誠如拜登所言,這是一場「關於我們世界的未來方向的根本性辯論」,因為中俄確實致力於破壞自由民主,因為這兩個政權將這組概念視為對其權力的重要威脅。拜登強調自由民主的重要性,重視美國及其盟邦的關係,都有助於抵擋中俄對自由民主的攻擊以及惡意干預。

不過肯達爾─泰勒與沙爾曼也指出,拜登政府不能只是重申美國保護民主的領導地位,因為中俄的結合不僅只因為他們的價值觀相近,更因為他們在資源與能力上有所互補。因此華盛頓必須向莫斯科表明,與美國進行某種程度的合作比起屈從於北京更為可行,更為獨立與平衡的外交政策,對俄國來說也更為有利。此舉雖不能完全阻止中俄合作,但可以限制兩國結盟的最惡劣影響。

2018年10月22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 ,右)會面。(AP)
2018年10月22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 ,右)會面。(AP)

包括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的談判、在伊朗核協議上的合作,都是拜登政府與莫斯科展開對話的合適機會,包括北極日益軍事化的問題、美軍撤出阿富汗後的局勢,拜登政府也都需要與俄國對話與合作。不過肯達爾─泰勒與沙爾也沒忘記「硬的一手」,主張華府必須投入更多資源,監控和抵消北京與莫斯科合作的影響。包括定期與北約舉行軍事演習,也提高中俄對於美方技術與武器的刺探。

總之,這兩位喬治城大學的教授主張「中俄關係並非不可滲透」。美國應該積極利用兩國關係的裂痕,即便無法扭轉兩國關係的總體趨勢,也要利用每一場小型矛盾與衝突,設法擴大中俄之間的摸擦與不信任,從而影響兩國合作的最大限度。未來幾十年華府如何限制北京與莫斯科的合作,對於保護美國利益與自由民主至關重要。

諸如俄羅斯正尋求限制非北極國家(尤其是中國)對於北極治理的影響力,美國就應該明確表態支持莫斯科,因為限制中國在北極的影響力符合美國利益;此外美國國會在2017年通過的《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阻止了俄羅斯對印度出售武器,肯達爾─泰勒與沙爾就主張美國應該對印度網開一面,因為這樣不但能讓中國的對手武力升級,更製造了中俄之間的裂痕。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