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經驗值破表、專業度超高,拜登國安外交團隊亮相,將直面中國政策考驗

2020年11月24日,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介紹其外交國安團隊(AP)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再過7周就要走馬上任,近來陸續宣布多項重量級人事案,外交國安團隊尤其引人矚目。這些被提名者有一些共同特徵:都有深厚的專業背景,曾在歐巴馬─拜登時期參贊機要,對政策的制定與執行熟門熟路,強調傳統價值,服膺多邊主義,重視盟邦關係,人脈廣闊且擴及全球。

目前已出線的拜登團隊包括: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氣候事務總統特使凱瑞(John Kerry)。拜登團隊的履歷表包括前國務卿、前副國務卿、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前中情局副局長等,以華府建制派的標準而言可謂黃金陣容,而且性別與族裔背景的多元性史無前例。

川普喜歡將華府形容為「沼澤」(swamp),將龐大的專業官僚體系視為處處阻撓他、陰謀對付他的「深層國家」(deep state),用人不拘一格的結果往往是不夠資格。相較之下,拜登團隊正是以「深度」見長。

撥亂反正,拜登團隊任務艱鉅

川普當政4年,對外高唱「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厲行單邊主義與孤立主義,不惜傷害傳統盟邦,大舉退出國際條約與國際組織,重創二戰之後美國主導建立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川普當選前宣示要結束美國「無盡的戰爭」,但至今難以從阿富汗、伊拉克與敘利亞戰場抽身;川普對伊朗、北韓、古巴與委內瑞拉動作頻頻,但建樹乏善可陳;川普的中東政策看似成果豐碩,但一面倒向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川普打擊中國不遺餘力,但缺乏一致策略與長程目標,也無法營造盟邦共識,反而讓「新冷戰」成為國際社會的票房毒藥。

換言之,這批「前朝舊臣」上任之後毫無蜜月期,立刻就要面對撥亂反正的艱鉅任務:重建美國的全球事務領導地位,鞏固搖搖欲墜的國際秩序,讓離心離德的盟邦恢復信心,及時對川普的失敗政策改絃易轍,帶領盟邦與夥伴與中國進行對抗、競爭與合作。

拜登首波內閣人選: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P)
拜登首波內閣人選: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P)

拜登:美國回來了

拜登在宣布新人事時昭告國際社會「美國回來了」(America is back)。王者再臨需要一支大軍,川普對外交專業既乏理解,也不尊重。4年下來,霧底洞(Foggy Bottom,國務院別名)的士氣如墜五里霧中,許多高、中階外交官選擇退休或轉業。布林肯與蘇利文等人重掌權柄,讓專業再次掛帥,應該可以反轉這股逆流,為美國重建一支精實的外交官團隊。

不少美國保守派媒體批評,拜登團隊不但是華府建制派集體回歸,而且是歐巴馬團隊的舊酒裝新瓶,恐將重蹈歐巴馬政府在敘利亞、烏克蘭、中國姑息軟弱的覆轍。拜登則在接受國家廣播公司夜間新聞(NBC Nightly News)專訪時強調:「我的任期不是歐巴馬的第三任期,因為與歐巴馬─拜登政府相較,我們今日面對的是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其實拜登早在2009年就任副總統之前,就累積了紮實的外交事務資歷;輔弼歐巴馬8年期間,外交工作也是他的「管區」,與歐巴馬曾有不少歧見。眾人皆知,歐巴馬卸任前青睞的接班人並不是拜登,而是希拉蕊。如今拜登「多年媳婦熬成婆」,而且有可能只做一任,恐怕沒有「歐規拜隨」的道理。

拜登新政府,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AP)
拜登新政府,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AP)

拜登團隊關鍵人物都是布林肯與蘇利文,都是自由派的國際主義者(liberal internationalist),主張透過多邊體制來確保美國利益、伸張美國價值。布林肯與拜登共事近20年,堪稱其外交與國安政策代言人。蘇利文是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擔任國務卿時期一手調教,曾陪同她訪問112個國家。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