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對決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窮到住網咖、天天等著嫖客來電!NHK痛揭日本女生光鮮亮麗背後的「真實日常」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中,當臨時工勉強營生的「父親」「母親」,舉目無親靠養老金度日的「奶奶」,離家出走後做性工作者的「小姨」以及經常去偷竊的「哥哥」和無人問津的「小妹妹」共同組建了一個臨時家庭。這些原本只是被當作「個案」、被劃分為「邊緣人士」而認為是無關輕重的人,如今卻成群地出現,並動搖並顛覆著整個日本的秩序。那個我們印象中整飭有序、並不斷創造著新的文化潮流的日本如今到底怎麼了?

日本「NHK特別節目錄製組」通過採訪拍攝挖掘真相,陸續推出了《無緣社會》《女性貧困》與《老後破產》等反映日本社會現實問題的書。書中的案例觸目驚心:3歲和1歲的兩個小孩依偎著餓死在垃圾氾濫的房間;41歲的母親帶著16歲和14歲的兩個女兒長期蝸居在網吧;高齡老人在看電視時寂寞地死去,持續播放著電視的聲音製造了一種他還活著的假像,被發現時屍體已經高度腐爛……

其中,女性貧困被稱作是「看不見的貧困」主要有兩大原因。

1. 這些女性即便生活困頓,但是出於自尊心或者出於職業需要,依然會打扮得光鮮亮麗,看起來似乎與貧困並不沾邊。

2. 社會的一種普遍論調是她們隨著結婚生子,生活狀況就會改觀,因而認為她們即便有困頓境況,也是暫時的,所以不對這個人群進行討論。

而很多女性的人生轉捩點卻正是因為一段不幸的婚姻或者是意外到來的小孩。日本茨城縣的NPO組織「嬰兒籃」就是在「不受歡迎的妊娠」和需要小孩的人之間建立聯繫,女孩們常常孤獨地來到這裡,像卸下負擔一樣生下孩子,然後藏起來還沒縮回去的肚子回到工作中。而一時心軟生下孩子的單親媽媽們則要面臨更艱巨的生存困境,這就衍生出一種奇怪的社會現象:賣春店竟成為單親媽媽們的救命稻草。

在日本,搜索賣春店網頁的招聘欄常看到「歡迎單親媽媽」與「宿舍與托兒所設施齊全」的字樣,這成為極有誘惑力的「福利」。單親媽媽要面對居住、就業、育兒援助等各種問題,如果寄希望於向政府申請援助,則每個環節都可能碰壁。

「性產業形成了一個非常密實的安全網,從工作、住宅到患病兒童的託管無所不及。公共部門能提供如此周全的服務嗎?答案是否定的。這可以說是社會保障體系的潰敗,事實是性產業接手了社會保障的功能,在支撐著她們。

「NHK特別節目錄製組」的一個觀察是:經濟狀況不穩定家庭裡的孩子們正陷入惡性循環的漩渦中,在它背後就是貧困的固化。因為貧困家庭的孩子在面對各種專科學校、短期大學和本科的選項面前都捉襟見肘,而且因為要工作補貼家用,他們也無法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中。上一輩悲觀懈怠的人生態度也會影響他們,家長中更有甚者為了指望孩子的收入過活,會故意破壞就業支援人員和孩子們的聯繫。如果對一代女性的貧困狀況置之不理,則最終導致貧困向下一代傳遞。如現在常被關注到的拖著行李箱的「充電少女」和「網咖一族」。

少女們把全部家當放在行李箱中,白天打工,晚上則找可以充電和休息的地方一邊玩手機一邊熬過漫漫長夜。節目組和16歲的「充電少女」吉吉聊天時,她說:「我做援交賺錢,現在正在等男人的電話,因為未成年,所以連想打工都沒有人雇,也只能這樣了。」

貧困加上繼父的性虐待逼迫吉吉過上這種流浪的生活,而談到自己的未來,16歲的少女只是說:「能活到30歲就知足了。」比流浪街頭稍好一點的則是蝸居在網咖的小隔間中,節目組走訪時甚至發現了網咖家庭:即母親帶著兩個女兒各自蜷縮在一個小隔間中。

女性貧困的問題一直存在,只是在男性正式員工工作穩定、能夠養活妻兒的時代這種問題未被重視。而一旦男性員工失業、生病或者死亡,他們的妻兒則馬上陷入困境。女性貧困的問題乃是由於維持生活的工作、家庭和社會保障這三個支柱的動搖,而改變她們的境況也需要在這三個方面都作出調整。

文/高丹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文化課》(原標題:「NHK特別節目錄製組」揭底:那些貧窮又喪氣的普通日本人)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