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講台語被罰錢,長大後講台語能賺錢…陳竹昇:台語讓人記得「我是誰」

2018-09-10 10:08

? 人氣

陳竹昇自認成長環境沒比別人特別,幼時台語浸潤的環境,和長輩一起看布袋戲、歌仔戲,「在我那個年代歌仔戲隨轉隨有」,那是如今不復存在的生活和娛樂。「我們家是大家族,長輩常會要求囝仔人有耳無嘴」,他便靜靜觀察感受,然後在記憶庫中存檔。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對童年回憶深刻清楚,如今還總能把過往生活片段中的情感,拾回應用在角色詮釋上,這是個性細膩敏感使然嗎?陳竹昇回答,「敏感也不見得能夠理解,」做表演藝術一定是「有某個感受」想把它推出去,這和使用台語能達到情感傳遞目的,需要有同理心是一樣的。

「當你蒐集那些情感,試著從別人的角度或取最大公約數的大眾能接受的句子來形容,從而出發創作,才會達到為什麼要創作這東西的目的、初衷及感受。」陳竹昇將表演與台語情感傳達解釋得細膩又精準,他說這都是一路成長過程中有長輩的引導,在內心發酵後的心得。

(圖/文化+)
(圖/文化+)

陳竹昇認為,創作表演許多過程是黑暗的,「成長過程一定會懷疑自己,我適合嗎?我可以嗎?」但如果有天有個人傳遞一個訊息「你的創作讓我釋然」,過去的黑暗就會變成值得。藝術創作者在表達感情時是有信念的,「因為情感傳遞會產生力量,我自己就得想辦法讓你懂。」

「我一直覺得,做表演就是從無到有,很折磨人,折磨創作的人。」陳竹昇常自問,「為什麼是我做這個工作?」起初可能還沒有答案,但做到後面好像知道了。就像人年紀愈大,越會去思考「人來這世界上,到底要來做什麼?」

陳竹昇說,「如果老天爺給我一個能力是可撫慰人心,做藝術工作表演、畫畫、雕塑、音樂、美術都一樣。這個能力可讓沒有那麼安穩的靈魂,得到一種撫慰和理解,會知道你做這件事的價值在哪裡。就也知道來這世上要做什麼事,那就好好做,好好做不會太差的。」

【後記】

總演著讓人記不住自己本名的甘草角色,卻是幕後指導主角的台語老師。多數人得精選角色才能有所發揮,陳竹昇似乎沒在選角卻能精準到位。不是每人皆甘之如飴作為多功能型的劇場人,也未必人人能有深刻體悟。

15歲涉入劇場開始,歲月生活點滴銘心,宛如涓涓長河,上游出山、下游入海,水都同時存在潤澤著。只是現下眼前溫情竟成稀罕,陳竹昇真摯的台語情懷能以阜民用。於是,聽他談起對台語和表演的鏤骨思索,想起那戲裡劇透的人生百態,或許也曾是他內心的虛實對話。

我問陳竹昇如此能耐,是天生的老靈魂智慧,還是後天磨練養成?「都有吧。」別人汲汲當主角,那你呢?「做主角還很累耶,演員就是專心做到位就好,好好做自然有人會看見。台前幕後都做過的人,年紀愈大其實愈願做小,成功不必在我」。

陳竹昇(圖/文化+)
(圖/文化+)

文/魏紜鈴 
攝影/吳家昇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中央社文化+(原標題:【台語文進行式】陳竹昇:台語讓人記得「我是誰」)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