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韓國神劇《信號》,翻拍日劇版卻被批「不如原作」?從這些細節看出它們「差在哪」

去年日本TBS電視台改編韓劇《對不起,我愛你》創下該電視台同檔期收視率歷史新低,用韓國追星話語模式講就是「歷代級的難看」,模特出身的日本青年演員坂口健太郎在裡面出演了情感幼稚且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的天才鋼琴家,被日本媒體批評演得像個弱智。就在觀眾幾乎將這部既難看又沒什麼人看的電視劇遺忘的時候,坂口健太郎又演了一部根據韓國高人氣電視劇改編的日劇,就是大名鼎鼎的《信號》。(以下有雷)

對,沒錯,就是那部所有懸疑推理類都要與之一較高下、拼過了才能算得上優秀懸疑推理類韓劇的《信號》。坂口健太郎主演了這部劇的日本版本《信號:長期未解決事件搜查組》。

(圖/澎湃新聞提供)
(圖/澎湃新聞提供)

日劇版本單集的故事推進更快,時長更短。正常情況下壓縮時長加快推進意味著信息密度更大,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日劇版本實現高效推進的手段不是提高信息密度,而是大幅刪減塑造人物的對話情節,將空出的時間再勻給其他情節。

低信息密度的情節和快速推進打亂了《信號》原本提供的緊湊的節奏和前期邏輯清晰的敘事,刪掉塑造人物的對話部分導致人物缺乏立體感,加上日本演員既有的表演模式缺乏韓國演員大開大闔的情感表達,看過之後很難對人物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

(圖/澎湃新聞提供)
(圖/澎湃新聞提供)

日劇版本的改編者是作品很多但也只有晨間劇《小梅老師》能算得上代表作的尾崎將也。導演內片輝和編劇屬於同一類型的人,關注過WOWOW電視台懸疑推理劇的觀眾應該對這位導演並不陌生,這些年他導演的同類型作品有木村文乃主演的系列刑偵題材電視劇《石之繭》和《水晶鼓動》,與《信號:長期未解決事件搜查組》的共同點在於噱頭大於內容。

相比較而言,WOWOW的電視劇長期被詬病拍得沉悶、色調陰沉,但質感整體上要比公共電視台的電視劇還要好一些,也更趨近於同為有線台出品的原版。富士電視台多方聯合推出的這部日劇版本《信號》在質感上和故事上都差得不是一截兩截。

除了演員表演缺乏應有的張力,人物塑造不足的問題之外。日版《信號》最大的問題在於專注於向觀眾傾倒無用的信息。

好的編劇不會反復告訴觀眾他們已經知道的信息,一遍遍地重複觀眾已經知道的東西會讓劇情變得無趣。如上圖所示,以日韓兩版中女主角第一次出場的鏡頭為例,韓劇中給金惠秀飾演的女警察車秀賢證件特寫的同時亮明了她的身份,特寫接特寫之後的短暫停頓讓觀眾的視角聚焦到女主角的身上,給了女主角一個相當嚴肅的、威嚴的出場。

日劇完全照搬了這段的拍攝手法,區別在於女主角出場用了更長的時間,吉瀨美智子飾演的女警察櫻井美咲還給自己加了一句自我介紹。觀眾已經借助鏡頭看過證件知道角色身份了,再大聲報出名號相當於再次告知觀眾已知的信息。

女主角大聲喊出那幾個字的時間是從哪裡來的呢?是編劇壓縮了前一小節中男主角展示自己推理才能的部分強行擠出來的。這種不僅因降低信息量削弱可看性,也因噱頭不足,降低了可看性。

(圖/澎湃新聞提供)
坂口健太郎飾三枝健人(圖/澎湃新聞提供)

而同樣是向八卦記者透露名流消息,韓劇版本中與日劇版本產生的是截然不同的效果。韓劇版本中分析的是真實的名流消息,無論是任時完和姜素拉,還是已婚並育有一女的池晟和李寶英都是韓國頗具知名度的演藝界名人,拿這些眾所周知的名人說事自然可以調動觀眾的興趣——哪怕這些所謂的交往緋聞都是捏造的。

日劇版本中,男主角三枝健人推理的重點放在了八卦刊物記者身上,但此前圍繞著照片中人物關係展開的推理對於觀眾而言並無意義——照片中的人物與觀眾缺乏信息上的聯繫,換句話說這個短暫的場景中仍然充斥著大量的無用信息。

高濃度無用信息堆積,而人物性格塑造不足,故事自然無法對觀眾產生吸引力。尤其是那些已經看過韓國版的觀眾,日劇版本除了提供一些日語聽力練習材料之外沒有太多的意義。

(圖/澎湃新聞提供)
(圖/澎湃新聞提供)

韓國有線電視台tvN播出的韓劇《信號》在劇本和拍攝質感上已經非常趨近電影了,這是日本公共電視台在製作方面所不能及的。珠玉在前,日劇版本的《信號》因刪減和調試導致的信息量不足注定了它無法在內容上超越前作,在質感上也不是略遜一籌這麼簡單,北村一輝和吉瀨美智子的搭配讓二人的情緣看上去更像是《晝顏》的翻版,男主角在氣勢上弱一節又沒有發揮空間,導致電視劇整體缺乏戲劇感。如果不搞比較文化研究,選擇看或不看得看觀眾是否得閒。

文/戴桃疆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原標題:對不起,日本的《信號》,不行)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