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勇奪雙項奧斯卡!《可可夜總會》竟曾遭威脅差點難產?還好迪士尼聰明化解,這樣製出神片

《可可夜總會》以墨西哥亡靈節為背景,經過實地深度調研,完美呈現出墨西哥豐富多彩的文化。(圖/澎湃新聞提供)

《可可夜總會》以墨西哥亡靈節為背景,經過實地深度調研,完美呈現出墨西哥豐富多彩的文化。(圖/澎湃新聞提供)

2018奧斯卡獎動畫大贏家《可可夜總會》,一次奪下最佳長篇動畫、最佳原創歌曲雙料大獎。

一個少年,一個老人,一條狗,一段關於愛和夢想的旅程。從角色設定上看,皮克斯最新的《可可夜總會》和8年前的《天外奇蹟》有某種異曲同工的之處。然而與色彩斑瀾的氣球和飛屋相比,《可可夜總會》裡的骷髏和亡靈,大概在一開始就嚇跑了不少小朋友。在上映之前,因為並不搶眼的海報、有些不知所云的譯名,這部動畫片似乎並沒有帶給觀眾太多期待。但在上映短短幾天後,這部宣傳寥寥的電影就以超強的催淚能力樹立起自己的口碑。

電影講述了一名名叫米格的12歲少年與家庭抗爭、尋找夢想的旅途。米格的曾曾祖父為了音樂夢想遠走他鄉。曾曾祖母以做鞋為生,養大了女兒,也讓整個家族枝繁葉茂。於是一家人世世代代做鞋,不允許後代接觸音樂。為了參加吉他比賽,米格偷拿了已故歌神德拉庫斯的吉他,鬼使神差進入到亡靈的世界。為了回到人間,他要在太陽升起之前獲得家人的祝福,冒險也從這裡開始。

米格在亡靈節遇到了去世的家人。(圖/澎湃新聞提供)
米格在亡靈節遇到了去世的家人。(圖/澎湃新聞提供)

《可可夜總會》將故事設置在墨西哥,所有故事都發生在亡靈節的一天一夜間。在墨西哥,這是為已故家人和朋友祈福的重大節日。片中充滿了大量的墨西哥元素:開篇是當地婚禮上經常出現的剪紙,亡靈世界鋪滿了金燦燦的萬壽菊,墨西哥的音樂、美食甚至龍舌蘭無不充斥在影像的每一個角落。對於大洋彼岸的中國觀眾來說,文化差異和隔膜,大概是進入這個故事的第一道屏障。有傳聞,因為涉及「亡靈」,這部動畫片險些沒能引進中國。

這部電影的問世也並非一帆風順。在感恩節檔期上映之後,有美國當地影評認為,這部講述墨西哥故事的動畫片是對川普日益收緊的移民政策的反擊。實際情況是,這部影片的創意和啟動遠早於川普上臺。2010年,在《玩具總動員3》出爐之時,《可可夜總會》的概念就被提出。2013年,電影陷入了爭議。迪士尼向美國專利和商標局提出申請,要求跨越多個平臺獲得「亡靈日」的專利權,這一舉動引發了拉丁裔社區的強烈反彈。在反對浪潮中,藝術家拉羅·阿爾卡拉斯(Lalo Alcaraz)創作了一張風格強烈的米老鼠骷髏海報,警告迪士尼不要觸碰他們的文化。

拉羅·阿爾卡拉斯創作的米老鼠骷髏海報(圖/澎湃新聞提供)
拉羅·阿爾卡拉斯創作的米老鼠骷髏海報(圖/澎湃新聞提供)

迪士尼對事端的處理頗有某種啟發性。包括拉羅·阿爾卡拉斯在內抗議聲最隆的藝術家,陸續成為這部電影的顧問。又經過幾年的調研、考察、製作,這部曠日持久的動畫片終於與大眾見面。

撥開色彩斑瀾的墨西哥外殼,《可可夜總會》恪守的仍然是中規中矩的好萊塢敘事方式,傳達的也是一個似乎有點陳詞濫調的普世價值。然而在故事裡,角色豁達明亮,人物弧光清晰明確。故事雖不複雜,然而懸念設置得當,答疑解惑也令人信服,幾個轉捩點,都成為電影的催淚高光點。

進入亡靈世界後,米格遇到了因為照片沒有被供奉而不能回到人間探望家人的埃克托。米格想找到歌神獲得祝福,埃克托想讓米格把自己的照片帶回去。跟著埃克托的腳步,米格看到了亡靈世界裡仍然存在的孤單與寂寞。埃克托向米格解釋「終極死亡」的段落,是一個惆悵感傷、卻充滿啟示意味的場景。目睹豬皮哥骷髏化作金黃的塵埃灰飛煙滅,埃克托用短短幾句臺詞,道盡了生與死之間流淌不息的羈絆。靈魂之所以能夠在這個世界生活,是因為在活著的人當中,還有人記得他們。一旦靈魂被活著的人遺忘,這才是比肉身死亡更為可怕的終極死亡。

米格和埃克托(圖/澎湃新聞提供)
米格和埃克托(圖/澎湃新聞提供)

在電影中,萬壽菊和埃克托的照片成為至關重要的兩個道具。萬壽菊和照片,分別維繫著米格和埃克托的命運。萬壽菊是米格重返人間的鑰匙,他第一次拒絕曾曾祖母的萬壽菊,因為在祝福裡,他嚮往的音樂夢想仍然被禁止。而埃克托寄希望于米格將自己的照片帶回人間,這樣他就可以完成回去看一看女兒的夙願。

和《天外奇蹟》裡偶然相遇的老頭和孩子一樣,米格的圓夢與埃克托視角裡的圓夢,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隨著道具的不斷失效,情節向前推進,人物的情感、選擇無不時刻發生變化,兩個夢想終於在一個點上相遇。眼看太陽升起,曾曾祖母將萬壽菊花瓣重新遞給米格,已經是完全不帶任何附加條件的愛。這意味著在冒險中,蔓延幾十年、甚至帶到另一個世界的怨恨與心結也被打開。

被撕碎的照片(圖/澎湃新聞提供)
被撕碎的照片(圖/澎湃新聞提供)

到這時,哽咽的觀眾才會發現,雖然曾曾祖母看上去專橫獨斷,埃克托的有些行為也顯得有些自私,然而除了那位真正的反派,自始至終誰都沒有做錯過什麼,一切的矛盾,都源自與家人難以割捨的感情。與《天外奇蹟》開頭基於情感和記憶的著名四分鐘催淚蒙太奇不同,《可可夜總會》的淚點產生於不同價值觀、不同出發點相互理解後的握手言和。就如同最後米格在家中唱的那首歌,在經歷了奇幻的旅途後,他開始重新思考家人的意義。

《可可夜總會》雖然催淚,但沒有刻意煽情,在其中,關於個體價值的實現,關於家庭的犧牲和妥協相互交織碰撞,關於愛與記憶,關於生與死,在看似簡單的故事裡,還留下讓人思考的空間。

米格和曾曾祖母Coco(圖/澎湃新聞提供)
米格和曾曾祖母Coco(圖/澎湃新聞提供)

《可可夜總會》預告線上看:

文/水母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有戲》(原標題:《可可夜總會》:除了眼淚,還有思考)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