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戰鬥民族超愛酗酒!買不起就喝含酒精的香水、沐浴露,上萬人中毒死亡,全是沙皇陰謀…

俄羅斯人好飲,舉世聞名。但與西方人大致保持著良好酒品,並不影響工作、生活不同,不少俄羅斯人喝起酒來極易過量,甚至本就以酒醉為唯一目的。醉後全無形象,放浪形骸,乃至多生事端,導致事故犯罪頻發。

根據俄 2016 年的一篇論文,在俄羅斯醉酒每年造成約 50 萬人因可避免的原因死亡,每年全部死亡者中 30% 的男性和 15% 的女性是被酒奪去了生命。在上世紀 90 年代,俄羅斯的酗酒問題被評價為人道主義災難,被稱為俄羅斯的「死亡火車頭」。去年12月,俄伊爾庫茨克市 76 人因喝了一種名為「山楂」(Боярышник)的藥酒類沐浴露而喪命,這算是對俄羅斯式酒癮最極致的表達。

一滴酒精也好!買不起伏特加居然喝香水、沐浴液

沐浴露怎麼會拿來喝呢?因為它的酒精含量達到 93%,而且 250 毫升只要 60 盧布,部分小包裝的更便宜。對於那些窮困的酒鬼來說,「山楂」是非常好的選擇。俄各地都有大批酒鬼喝它,但伊爾庫茨克這 76 人很不幸,他們喝的是冒牌貨,仿冒者用甲醇替代了乙醇。

2014 年 8 月伏特加最低售價被俄政府從 2010 年的 89 盧布推高至 220 盧布。許多地區的平均工資只有 6000-8000 盧布,這意味著一個月不吃不喝也只能買 30-40 瓶伏特加。對許多酒鬼來說,這根本不夠喝。既如此,「山楂」之類的替代品就成了寵兒。

普京當時稱,政府會謹慎從事,「我們都知道史上歷次禁酒導致了何種後果,民眾開始自釀酒,甚至喝一些有毒的替代品。」但他沒想到,伏特加才漲到200盧布中毒事件就開始層出不窮。除了「山楂」以外,花露水、玻璃水、冷卻液、含酒精的化妝品和藥品都有人喝。聖彼德堡某醫院急救部門2014年接到的酒精中毒急救病例為2000多例,2015年飆升至約6000例。2016年年中,估計全年病例很可能達到9000例。

01
俄國賣場中都有滿滿一排的伏特加。(圖/Antonio Bonanno@flickr)

戰鬥民族酗酒的惡習居然是沙皇的陰謀?

訴諸歷史,俄國人染上酒癮在很大程度上拜這種財政需求所賜。甚至可以說,俄國君主將伏特加當作收入財源。在16世紀前的俄羅斯,人們只在重要節日才喝,常常是一群人傳遞一隻120毫升的杯子,每人喝一小口。偶爾有人喝醉,但那往往被視為失態乃至一種罪過。16世紀前的文獻中,沒有對大規模醉酒現象的描述。

15世紀,高度酒的釀制方法從歐洲傳入,俄羅斯這才出現了成規模的醉酒問題。1551年莫斯科公國重要的教會、法律文件《百章會議集》中出現了「應為上帝而飲酒,而非為了醉酒」的表述。

但《百章會議集》問世僅4年後,當時的沙皇伊凡四世就開始在全國設立「沙皇酒肆」(Царевы кабаки),以國家專營的方式售酒。與此同時,普通人開始被禁止釀私酒。原因很簡單,伊凡四世發現,賣酒的收入可以迅速充實國庫。在沙皇的鼓勵下,酒肆開遍全國、鼓勵飲酒,俄羅斯人才算是真正開始豪飲傳統。

一些嚴重的社會問題凸顯出來,比如許多人賒的酒賬太多還不上,農民因飲酒而耽誤農活,導致土地荒蕪;甚至有許多人用衣服換酒喝,最後不得不光著身子回家。而當時的俄社會普遍還對酗酒者持鄙視態度。

17 世紀甚至爆發過一系列的「酒肆暴動」,反對國家鼓勵豪飲的政策。當時的沙皇阿列克謝·米哈伊洛維奇被迫動用軍隊鎮壓暴動。多重壓力下,於 1652 年為「沙皇酒肆」訂了規矩:一年中超過 180 天被禁止賣酒,每人每次只可買一杯酒(約 120 毫升),禁止向已經喝醉的人售酒。但他很快又在這些規矩中加了一條:為了幫助國君充實國庫,不可將酒醉者趕出酒肆。這已是「沙皇酒肆」真實目的的直白表達。

在這個階段,酗酒在道德上至少還受到批判,但當彼得一世成為沙皇,酗酒正式開始被鼓勵。這位沙皇引導全國喜歡上烈酒。他簽署命令,向首都多個行業的普通勞動者免費提供烈酒,每人一天一杯(120毫升)。在國家會議及盛大節日、勝利慶典期間,他以身作則,帶頭狂飲,使得這些活動都變成了豪飲的狂歡節,貴族和官員們都被要求大量飲酒。俄羅斯很快就將豪飲變為了生活習慣,「沙皇酒肆」賺的錢更多了,為彼得一世的對外戰爭提供了財政保障。

彼得一世之後,俄羅斯人愛上了喝酒,而且是喝烈酒,社會對酗酒的道德約束也減弱。俄國更在葉卡捷琳娜二世時代開始實施酒品專賣制度,專賣人承包固定地區的酒品生產與銷售,這使得酗酒問題進一步惡化,國家財政從中獲利更多。這期間,對酗酒問題沒有任何的節制,酒肆24小時開放,人們隨時都可以暢飲。

01
伊凡四世。(圖/維基百科

民間自發「清醒運動」卻受政府打擊

民眾越酗酒國家賺得越多,民眾的財富與健康遭到掠奪,這已經是一個政治問題。19 世紀俄國出現「清醒運動」,1858-1859 年間,數千個村莊關閉了本地酒肆,紛紛創立清醒協會,用各種活動勸誡人們遠離酗酒。東正教會也於 1859 年 7 月決定,神職人員必須幫助各地民眾解除酒癮。

但政府再次介入,對運動進行打擊,約1.1萬人被捕入獄。而俄財政部長稱:「號召克制飲酒的民間組織不可繼續存在」;並對東正教呼籲:「用宗教影響的方式促使人們放棄飲酒與適量飲酒有益健康的普遍認知,以及政府酒品專賣制度相悖」。但「清醒運動」並沒有被輕易地消滅,在社會層面仍維持著對酗酒的反對態度。而且,它確實取得了成效,俄酒類產品銷售明顯下滑。

而在打輸了日俄戰爭並遭遇1905年革命後的沙皇制度轉變為君主立憲制, 「清醒運動」這期間,酒品消費進一步下降,相應地,犯罪率也開始下滑,而去圖書館、劇院的人明顯增加。一些新的生活風尚也開始出現,比如無酒婚禮。1914年,俄正式開始實施其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禁酒令,這成為劃時代的事件。

遺憾的是,禁酒只持續到了1925年。蘇聯政府將其廢除的原因仍是財政。史達林說:「應該拋棄虛偽的羞恥感,為了建設國防力量,必須大幅提高伏特加產量」,也將伏特加視為財源,靠它來鞏固國防。

在這次開禁之後,俄羅斯再也沒能回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狀況,飲酒量節節攀升,無論在二戰之後還是蘇聯解體之後,任何政治條件的改變都沒能帶來一場自下而上的禁酒運動。相反,真正敢於不把伏特加當財源的戈巴契夫反而因為禁酒而遭到民眾反對。所以,普京為伏特加漲價卻遭遇接連不斷的中毒事件,並不是很意外,它只是俄羅斯深陷酗酒問題的正常結果,而要想徹底擺脫它,至少應先從不把伏特加視為財源開始。

文/方亮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原標題:誰在縱容俄羅斯人酗酒)

責任編輯/陳憶慈

【好物推薦】今夏消暑提案,DIY冰淇淋這樣做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