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科醫師的沉痛告白:當病患來日無多,家屬、醫生該不該誠實說出口?

2016-10-13 17:41

? 人氣

一位患者的檢查報告需要快遞給本人,他希望快件上避免出現醫院字樣。這位患者患了腫瘤,需要定期檢查、治療,但這期間仍是一個重要項目的負責人,他每次來上海看病都說是「出差」,不希望周圍的村民或者合作者知道自己生病,以免受到歧視或影響工作的順利發展。

另外一位患者告訴我,來醫院看病偶遇一位熟人也來看病,這位熟人來上海看病同樣稱作「出差」,他留了個心眼,特地沒有上前去和他打招呼,以免尷尬。

這類情況基本上屬於個人疾病隱私保護,患者本人知道自己的病情,而對其他人不公開,至於說對社會或他人有無不利影響,要看具體情況,不好輕易下結論,作為醫師則有義務保護患者的疾病隱私。

更常見的情況是,家屬對患者隱瞞病情,並要求醫師協助做好隱瞞工作,這類情況在腫瘤科經常遇到。有的家屬會和醫師商量好,根據患者的心理變化和接受程度,準備緩衝期,逐步讓患者瞭解病情並取得配合;也有的家屬乾脆就一瞞到底。所以腫瘤科醫師每接觸一位新的患者,都要先和家屬溝通交流一下,諮詢一下患者是否對疾病知情,以決定相應的病情告知程度和策略。很多時候,家屬為了隱瞞病情的需要,總想避免治療的不良反應,因此常常出現這樣的情況:為了不讓患者知道患的是腫瘤,拒絕正規治療,到處投醫,結果採用道聼塗説的不規範措施,嚴重影響治療效果。

有一位肺癌術後的患者,一年後檢查發現肝臟上有一個病灶,位置很深、體積小,不適合穿刺獲取病理,因此無法知道是肺轉移病灶還是其他病灶,因此就建議轉到肝臟外科直接進行手術切除。術後病理結果提示為肺癌肝轉移,需要進一步全身化療,於是我打電話聯繫她,當她聽到我的電話後非常高興地告訴我說不是腫瘤,不用來看醫生了。我瞬間就明白,家屬對她徹底隱瞞了病情,我只能找個藉口告訴她,還有些手續需要家屬來辦理,方便的時候讓家屬來找我一下。

年輕患者沒有多少疾病相關經驗,學習和工作環境都似乎不需要讓他們去瞭解疾病和醫療常識。有位患了晚期惡性腫瘤的小夥子,經過數月的治療後病情好轉,進入了疾病控制的穩定期,這一穩定期能維持多久,醫學無法精確回答,預計在幾個月至一年左右。小夥子在父母的隱瞞下毫不知情,繼續憧憬未來,還談了女朋友,女友也不知情。家屬對患者疾病一定程度上的隱瞞是可以理解的,也有某些益處,誰也沒有權利剝奪患者的希望與對美好的追求,但是家屬是否應該理智地多一些考慮、適當地告知某些實情?

對患者來說,非常需要家屬提供的支援和照料,有利於安排生活和診療;患者對病情的瞭解,這樣的「自由」在多大程度上賦予患者本人,這個問題值得家庭或社會進行交流、討論,但至少不能完全地、徹底地剝奪。

文/中山醫院腫瘤內科主治醫師 王志明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拜新聞【身體】(原標題:面對患者,醫生要不要隱瞞病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