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油油的生菜、鮮嫩的黃瓜、珠圓玉潤的小番茄,中國科考人員在南極種蔬菜

2016-03-01 19:48

? 人氣

2月18日,王征在中山站蔬菜溫室實驗室展示無土栽培出的小西瓜。(新華社)

2月18日,王征在中山站蔬菜溫室實驗室展示無土栽培出的小西瓜。(新華社)

美國電影《絕地救援》講述了被困火星的太空人克服極端惡劣環境,利用自製肥料種植馬鈴薯,成功生存到地球救援到達的故事。當麥特戴蒙飾演的瓦特尼向全世界觀眾展示他奇特的火星馬鈴薯料理時,另一個類似的故事正在地球的南極上演:中國科考人員在南極種植蔬菜。

「雖然都是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種植蔬菜,但相比之下,我們要幸運得多。」王征是江西省一名41歲的骨科醫生。2014年10月,他從上海出發,乘坐「雪龍號」科考船赴南極參加第31次國家南極科考任務,為期1年。他所肩負的使命除保障科考隊員健康外,還要進行南極蔬菜培植嘗試。

生菜、黃瓜、小番茄

綠油油的生菜、鮮嫩的黃瓜、珠圓玉潤的小番茄,曾是南極科考隊員最為夢想的「奢侈」食物。中國第31次南極科考期間,作為2014年國家科技支撐計畫課題之一的「南極極端環境溫室蔬菜生產關鍵技術研究與示範」項目,在南極中山站和長城站同時展開了初期實驗。

中山站常年科考隊員不到20人,各有研究領域和科考任務。相比之下,醫生對於隊員的膳食營養情況更加瞭解,知道要種些什麼樣的蔬菜,再加上無土栽培也需要一定的生物化學方面知識,醫生往往經過簡單培訓後就可以勝任。

2月18日,中山站隊員一起吃年夜飯。(新華社)
2月18日,中山站隊員一起吃年夜飯。(新華社)

拿手術刀的醫生種蔬菜

「瓦特尼是植物學家,而我是拿手術刀的醫生,在家時連花花草草都沒碰過,說實話當時心裏挺忐忑的。」王征說。好在到達中山站後,他發現蔬菜房裏面的設備、種植計畫和構思都已經準備齊全,還有專家對他進行短期培訓。

「頭兩天是上課,專家把注意事項和一些執行標準教給我們。比如一周清洗一次下水濾芯,每天早上打開手動控制,測試一下是否正常。」王征介紹說,蔬菜種子是從國內帶去的普通速生種子,用一種叫做鹽棉塊的器皿培育。把鹽棉塊放入培養槽裏,海綿把營養液吸收,通過蛭石基質適度浸潤種子,慢慢發芽生長。

蔬菜房就在中山站醫務室隔壁,是一個7、8平方米的小房間,滿滿地堆了幾層架子,上面是各式各樣的蔬菜,下面是營養液缸和自動控制系統。燈光和灌溉系統都設定好了程式。王征平時主要做的就是觀察液缸的水位變化和感測器裏礦物質含量高低,隨時加入相應的溶液和純水。

南極蔬菜不能直接種在土裡

在南極為什麼不能直接將蔬菜種植在土壤裏?實際上中山站附近並非全年被冰雪覆蓋,度夏的時候有部分土地會裸露出來。但是根據相關國際條約,為了維護南極自然生態鏈條,任何國家都不能直接在南極土地上播種植物。

此外,在南極室外常年零下六七十攝氏度的溫度下,在冰凍土壤中種植蔬菜水果難度也是非常大的。所以,科考隊員只能嘗試在溫室內進行無土人工栽培。相比瓦特尼的馬鈴薯,南極蔬菜房裏的速生蔬菜要長得快很多。

王征先選擇了一些成活率高的蔬菜,比如生菜、黃瓜、大白菜來種植。生菜種子3天左右就能發芽,一個月後就可以每週收割一次。黃瓜一次結十幾個,一天一個樣,成長速度讓人吃驚。「在南極創造這樣的環境和條件,成本之高也讓人咂舌,蔬菜房裏的LED燈和鈉燈就花費了幾十萬元。」

專門音響為蔬菜播放輕音樂

蔬菜的「生活品質」特別高,專門有音響不停地播放輕音樂,「有幾首是佛教音樂。」王征說。

在南極生活一段時間後,王征認識到,這樣的財力和精力投入是值得的。

新鮮蔬菜的供應一直是困擾中國南極科考的難題。中山站一年所需的蔬菜僅靠「雪龍號」從國內和澳洲等途經國家補給,不僅成本高昂,且儲存時間有限。當進入冬季,科考隊員只能依靠大白菜等幾種有限的蔬菜越冬。

「雪龍號一年只能補給一次,而蔬菜水果如何長時間保存是困擾所有國家科考站的『老大難』問題。」與南極科考結緣十餘年的南昌大學醫學院教授、國家極地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余萬霰說,肉類可以冷凍,但蔬菜很容易腐敗或者脫水。

肉類可以冷凍,蔬菜容易腐敗、脫水

「脫水後的蔬菜看起來像曬乾的鹹菜,很多隊員吃不下,我就讓他們包成餃子吃。」余萬霰說,大量的維生素,特別是維生素C不能單靠藥物補充,必須通過蔬菜水果攝取。他所領導的團隊承擔了南極考察營養研究的重大課題。余萬霰主持編制了《南極考察隊員營養與食品供給標準》。

「長期在零下六七十攝氏度的極地環境中,人對於綠色植物的渴望不僅是身體上的,也是精神上的。」王征說,在南極執行任務期間,他每天最少要在蔬菜房裏面待上1個小時,清理培養槽,看看自己的付出有沒有轉化成一點綠色。

「中山站最高級的禮品就是一根新鮮的黃瓜」

為了保證在中山站越冬的18名隊員每天能夠吃上新鮮蔬菜,王征嘗試並成功加大了種植密度。還試種了辣椒、秋葵、番茄和西瓜,但產量太低,不算成功。科考隊員們吃得最多的就是生菜,涮起來味道很不錯。白菜炒了之後量很少,所以主要是做湯。黃瓜捨不得生吃,主要是切片和木耳一起做涼拌菜。

「在南極可自產蔬菜,這意味著這個國家在南極健康生存能力方面走到了世界前列,可以大大延長人類在南極的健康居住時間。」余萬霰說。

中山站成功培植了蔬菜,讓很多國外的科考隊員羡慕不已,常到中山站蹭飯。「中山站最高級的禮品就是一根新鮮的黃瓜。」王征笑著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