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萬貧困人口在哪裡?中國展開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尋找窮人」行動

2015-12-09 07:00

? 人氣

在江西省修水縣大椿鄉柏樹村小學,學生楊欣在吃自帶的午飯。由於家庭條件差,她的午飯除了米飯什麼也沒有(新華社)

在江西省修水縣大椿鄉柏樹村小學,學生楊欣在吃自帶的午飯。由於家庭條件差,她的午飯除了米飯什麼也沒有(新華社)

實現精準脫貧,先要「找到」貧困人口。

在日前閉幕的中共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指出,要解決好「扶持誰」的問題,確保把真正的貧困人口弄清楚,把貧困人口、貧困程度、致貧原因等搞清楚,以便做到因戶施策、因人施策。

在中國13億多人中,怎樣精準找到7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兩年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尋找窮人」行動,在中國展開……

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板升鄉八好村兩戶深處大山的人家(新華社)
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板升鄉八好村兩戶深處大山的人家(新華社)

為找到窮人,有人殉職

雄虎村,貴州雷公山腹地丹寨縣排調鎮崇山峻嶺深處的一個偏遠苗寨,全村有228戶884人。由於交通閉塞,當地群眾長期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生活。2014年以前,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不足4000元,約一半的群眾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是典型的一類貧困村。

如今,走進雄虎村,獨具特色的吊腳樓與蒼翠的山野融為一體,乾淨的步道、整潔的圈舍、錯落的路燈,猶如一幅清新迷人的美麗畫卷。不但家家戶戶通上了自來水,村裏還發展起了映紅桃、黑毛豬、生薑等產業。

「雄虎村能有今天這麼大的變化,與4名幹部的生命付出分不開。」走在水泥硬化的串戶路上,雄虎村村支書楊昌永感慨萬千。

2014年4月初的一天,為了摸清貧困人口情況,丹寨縣由4名基層幹部梁進冬、楊林、馬定毅、龍文組成「精準扶貧調查工作隊」,到雄虎村進行入戶調查登記核實。

當時正值春耕時節,鄉親們白天要在山上幹農活,只有晚上才在家,調查隊決定下午6點後再入戶。他們走訪完30戶貧困農戶,已是晚上11點多了,還要將每一張表手抄匯總到全村工作臺賬,核對每個人的名字、身份證號和田土面積等,一直忙到淩晨1點。

「天太晚了,就在家裏住下吧,床都鋪好了。」村民不忍心看他們走夜路。

「不礙事,材料催得緊,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辦。」

「怎麼留也留不住。」楊昌永回憶說,他們4個堅持要走。

從雄虎村到排調鎮有20多公里山路,而從鎮上到縣城40多公里的山路需要繞過478道彎。

噩耗傳來!雨天霧大路滑,這4名幹部在返程途中發生交通事故,車輛墜下150多米高的山崖,全部因公殉職,最小的楊林年僅24歲。

在雄虎村第三村民組組長王再林的記憶中,年輕的楊林讓他刮目相看:每進入一戶,他都要去到畜圈轉轉,看養了多少牛、多少雞;去條件差的家庭調研,會揭開鍋蓋,詳細詢問家裏到底有哪些困難需要解決。

「八七」扶貧攻堅以來,中國扶貧經歷了一個由面到點、逐步聚焦的過程。最早是以縣為單位進行扶持,後來聚焦到鄉、到村,目前已精準到每一戶。

自2013年底起,中國全面開始對中國貧困人口建檔立卡,以此為基礎構建中國扶貧資訊網路系統,目的是解決貧困人口底數不清、情況不明和扶貧措施針對性不強等問題。兩年多來,中國數十萬基層幹部參加了這場「尋找窮人」的行動。

雲南省西雙版納猛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的一位拉祜族小夥放完牛回到寨子(新華社)
雲南省西雙版納猛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的一位拉祜族小夥放完牛回到寨子(新華社)

如何「定位窮人」?

怎樣才能把真正的貧困戶全都納入扶持名單,把不該扶持的擋在門檻之外?在貴州省印江縣武陵山腹地朗溪鎮昔蒲村,記者跟隨基層幹部走村入戶,看他們如何識別貧困人口。

沿著陡峭、崎嶇的村間便道,一行人來到昔蒲村昔三組的土家族村民牛鳳連家裏。他家住的是磚混結構的三間平房,面上怎麼也看不出是貧困戶。

「這房子已經修了4年多了。」牛鳳連說,「我打工受了工傷,賠償了18萬元,是拿命換來的。」

「你家有多少田地?」朗溪鎮扶貧工作站站長張葉問。

「有2分多田,1畝多山地。」

「全家幾口人?收入靠哪些?」

「4口人。我受傷後,太重的活幹不了。老伴兒身體也不太好。兒子26歲,在廣東打工,女兒23歲在縣裏打零工混飯吃。」

一看房、二看糧、三看勞動力強不強、四看家中有沒有讀書郎

瞭解基本情況後,朗溪鎮黨委書記冉飛鴻分析說,這一家沒有人讀書,單從房子看,他家不窮,有好幾個勞動力,但男主人身體受傷有殘疾,家裏田土少,兩個孩子工作都一般,也都到了婚嫁年齡,經濟方面壓力很大。綜合下來看,這一戶屬於應當建檔立卡幫扶的窮人。

這種精準識別貧困物件的方法被稱作「四看法」:一看房、二看糧、三看勞動力強不強、四看家中有沒有讀書郎。

精準「定位窮人」,需要公平公正,評審組的權威性、程式的公開透明至關重要。

前莊村,山西省嵐縣嵐城鎮一個老區村。2014年5月初開展貧困人口建檔立卡工作,196戶村民全部填寫遞交了貧困戶申請書。

「誰都想當貧困戶,把關一定要嚴。」村支書程潤珍說,前莊村專門成立了10個人組成的評審組,挨家挨戶發放上級統一製作的收入測算表,對各戶家庭收入進行測算。

評審組是村民們選出來的,對每戶的情況都比較瞭解。他們先按照縣裏制定的11條標準,把相對富裕的村民排除掉,又將已享受政策救濟的村民也排除掉。

「掐頭去尾之後,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口只剩下64戶、230人。」程潤珍說,村委會將進入初評名單的群眾按收入高低進行了排名,並在全村公示。

公示過程中,有村民提出異議,表示自己開的車是借別人的,在縣城的房子也是租的,自己不應該被排除。嵐城鎮鎮長閆冬說:「經過鄉村兩級調查,最後又補充了3戶10個人進入到初評名單。整個識別過程,我們前前後後總共公示了四次。」

「決不落下一個窮人」

10月8日,審計署發佈公告,廣西壯族自治區馬山縣認定的扶貧對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貧建檔立卡標準,其中有343人屬於財政供養人員,有2454人購買了2645輛汽車,43人在縣城購買商品房或自建住房,439人為個體工商戶或經營公司。

一些非貧困戶成了貧困戶,一些未脫貧的人「被脫貧」——這樣的「不精準識別」,並非僅僅出現于馬山縣。該進的沒有進、該走的程式沒走到、該公示公告的沒有落實、群眾參與度不高等問題,在一些地方貧困人口建檔立卡中不同程度地存在。

記者採訪的群眾和專家普遍呼籲,要對貧困戶識別工作加強監督問責,堅決刹住冒名頂替、弄虛作假的不良風氣。

對精準識別貧困戶的難度要有足夠估計。「農戶的各種補貼、低保等政策性收入很好核實,但務工收入、種植收入,只能根據群眾自報和行情進行大致測算。」程潤珍說,評審組在測算收入時,「確保家庭收入核算精準」是塊難啃的「硬骨頭」。

冉飛鴻說,很多農村勞動力外出打工沒有固定工作,農忙時候返鄉幹農活,農閒了又出去打零工,收入變化很大。加上隨時有各方面的開支,一年下來,有的農戶自己也搞不清楚打工收入多少,只能大概估計。

為解決這些難題,各地都在不斷探索。

10月,廣西開始「自下而上」精準識別,如同一場「大考」:抽調市、縣、鄉幹部,村第一支書,駐村工作隊員等組成精準識別工作隊,運用「一進二看三算四比五議」方法,對每個貧困戶打分,根據分數倒排出最窮的人。

山西嵐縣則綜合考慮農民人均純收入、地理優勢、公共服務設施等因素,把鄉鎮分為四類,再測算劃定各鄉鎮的貧困發生率和貧困人口數量。

中國扶貧系統已展開建檔立卡「回頭看」,對已經初步識別的貧困人口逐一進行甄別,對發現的問題進行整改,實施動態管理,做到有進有出。

要做到「決不落下一個窮人」,特別需要動態眼光。基層幹部深有感觸地說,在很多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群眾產業發展基礎差,尤其是處於扶貧線邊緣附近的農戶,可能一場洪水、一場冰雹、一場大病就讓他們瞬間返貧。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