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宗接代壓力大 中國同性戀者「形式婚姻」漸成潮流

2015-10-31 09:00

? 人氣

2012年4月,廣州男同性戀街頭擁吻呼籲被關注。(新華社)

2012年4月,廣州男同性戀街頭擁吻呼籲被關注。(新華社)

這是一個欺騙的遊戲。25歲的北京男同性戀者夏冬(化名)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不要「結婚」。和現任男友小訊(化名)認識之前,夏冬談過兩次戀愛:初戀男友,有老婆孩子,卻還一心想「栓住」他;前男友,隱瞞同性戀的身份,欺騙一個普通女孩定下婚約。

這一切讓他失望透頂。前男友的做法傷他最深,自己明明是「先來」的一個,憑什麼只因是同性,就要把愛人拱手相讓?

不過,小訊也有一份異性婚約,不同的是,這次物件是一名女同性戀者。在中國大陸,同性婚姻不被法律和世俗接受,而「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仍然強烈。為掩人耳目,男女同性戀者間的「形式婚姻」漸成潮流。

小訊一直勸說夏冬也「形婚」,但夏冬明白,自己追求的生活並不是這樣。

「男大當婚」

26年前,在浙江西部的一個農村裡,小訊的父母在有了一個女孩後,又「超生」了他這根「獨苗」,代價是一筆罰款。

年少時的一天,小訊突然和姐姐一樣,覺得電視裡的男明星「真的好帥」。長大後,姐姐接受了小訊的性取向,但嚴厲警告他不能向父母坦白,並建議他趕緊結婚,「生個娃兒」。

於是在父母的眼中,小訊的生活一直很「正常」:馬上,他就要和未婚妻到海濱城市拍婚紗照,而雙方家長也為他們選好了良辰吉日。屆時,他們將分別在雙方老家擺上喜酒,完成終身大事。

只有夏冬在內的少數幾人知道,當小訊和女孩婚禮完畢,回到親人目力不及的北京後,就會「就地解散」,回歸和各自同性戀人在一起的生活。兩人只會在訪親拜友的場合,才以夫妻之名重聚。

小訊「形婚」是為了保守秘密,但夏冬不同,他的父母知道兒子是同性戀,卻仍然堅持讓獨子和女孩「形婚」。

去年底,事業、生活處於低潮的夏冬決定向父母坦白性取向。儘管夏冬的父母接受過高等教育,對同性戀早有耳聞,但也是花了一個月查詢許多相關資料,確定性取向無法人為扭轉之後,才真正接受了這個事實。

可是,接受歸接受,夏冬的父母還是不停催促夏冬結婚,夏冬看穿了父母的目的:「我爸媽最想我做的事情,就是要個孩子。」

對大多數中國家庭來說,「傳宗接代」仍是底線,尤其是受計劃生育政策的影響,很多獨生子面臨更大的壓力,而對於同性戀者而言,「形婚」是最經濟且最安全的方式。

夏冬也不是沒考慮過「形婚」以外的方法,但出國代孕面臨出入境、國籍登記等問題,而收養無血緣關係的孩子會遭到父母的反對。

小訊「形婚」後,會與另一方生育一個孩子,雖說是為了表面上製造「三口之家」的假像,但他自己也希望把這個孩子當做自己的延續。

「定時炸彈」

網際網路成為同性戀者尋找「形婚」的溫床。「中國形式婚姻網」2005年成立至今,已經有約39萬註冊用戶,其中近5萬人尋「偶」成功。此外,匿名的QQ群、論壇也為同性戀者提供了交流機會。

35歲的東北女孩小靜(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她不僅在QQ群裡找到了「形婚」物件,還參與到網路平台「奇緣一生」的運營中。

然而,在與形形色色尋求「形婚」的同性戀者接觸的過程中,她卻發現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都會成為撕碎表像的「定時炸彈」。

在成員達數千人,涵蓋東北三省的「奇緣一生」QQ群裡,有一份《無性形式互助婚姻協議》供免費下載,這份協議對雙方婚前和婚後的財產以及贍養父母及撫養子女的義務都進行了清楚的規定。

但「形婚」主要還是靠合作雙方的人品和交情。小靜直截了當地指出,合同起的作用並不大。「合同裡寫的內容其實並不被法律承認,只是起到提醒作用,如果真正對簿公堂,起作用的只有婚姻法」。

小靜見多了失敗的案例,她分享了幾種現實的隱患:一是「童言無忌」的孩子會無意中暴露同性戀父母的真實生活;二是在一對男同性戀和一對女同性戀分別結婚的情形中,只要其中一對不睦,另一對也會受到影響;三是在生孩子問題上,男女雙方會為孩子的撫養義務和歸屬產生分歧;四是「形婚」雙方雖然情感上是假夫妻,但在法律上卻是真夫妻,在財產方面容易引發法律糾紛。

「中國特色」

每當有人諮詢,小靜都會奉勸對方,如果不是實在不得已,不要輕易選擇「形婚」。

也有人連「形婚」也不可能。小靜曾遇到一名來自農村的男同性戀者,當地的傳統要求男女婚後,仍要和父母一同生活,而他幾乎不可能找到願意犧牲自由的合作者。

此外,在網際網路不發達的偏僻小城鎮和農村地區,同性戀者缺少互相聯繫的平台,同時受限於傳統觀念,大多男同性戀者會與普通女孩結婚,產生「同妻」。

據統計,全世界約4%的人終身只有同性性行為。有學者指出,中國的情況也大抵如此。

在經濟相對發達、觀念仍相對保守的中國二三線城市,「形婚」最為流行。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由於人們的婚姻觀念正發生變化,選擇直接向父母「出櫃」或終身未婚者越來越多。

「很多『90後』的『同志』都直接出櫃了,他們的父母都是『70後』,接受了新的文化教育,也能接受他們的選擇。」小靜說,「按照這個趨勢,在不久的未來,『形婚』也許就消失了。」

社會學家李銀河認為,「形婚」是一個特別有中國特色的現象。「在中國最傳統的觀念裡,社會最主要的價值就是家庭,個人幸福可以為了傳宗接代、光宗耀祖、繼承香火作出犧牲」。

生活在大城市的夏冬希望能光明正大地「做自己」。他時常想起,有一次與父母爭辯急了,父母說如果大陸允許同性戀結婚,就支持他尋找自己的幸福。「他們能這麼說,證明他們內心起碼有一部分這樣想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