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網絡制衡政治鬥爭

2015-10-30 05:40

? 人氣

香港大學人事爭議迄今未歇。

香港大學人事爭議迄今未歇。

香港大學委任副校長事件顯示出來自北京和其香港代理人的政治干預,已經滲入到大學院校管理之中。我與施家潤曾撰文詳述過中央對香港學術界的統戰工程以及公然打壓(詳見《香港革新論》第十二章)。副校長事件讓大眾意會到多名建制人士,甚至是一些與中央有政治聯繫的人早已植入到港大的校務委員之中,以牽強理由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

港大事件引起的巨大回響,卻沒有使北京的在港代理人卻步。近日,梁振英這名兼任大學校監對院校事務念念不忘,委任了陳曼琪和何君堯成為新的嶺南大學校董會成員,顯示了其「疾風知勁草」的特質。這些新植入的代理人未必會在所有院校的事情上處處干預,但他們只需要在關鍵的事情上顯示北京的喜惡,即能引起寒蟬效應,為學者和公眾帶來恐懼,以收其全權管治之效。

北京天朝主義為了鞏固其政權穩定,其在港的政治操控只會有增無減。事實上中央在對港策略上早已築成了全方位的戰線。以牽強的理由干預院校任命是其中一種;以民間組織之名遊行到港大內誤稱校長馬斐森是「澳洲鬼」是另一種;在即將來臨的區議會選舉中以一屋多戶或老人院中「被登記」等方式來創造「幽靈選民」(Phantom voters)也是其中一種。我們在《香港革新論》一書也深入研究了選舉、教育、學術自由、法律和新聞界中正面臨的赤化挑戰。這些全方位的政治操控在反國教運動後卻越趨普遍,數量多而覆蓋廣,而這些行為在公眾眼中也顯得粗疏難看。我們需要問,面對全方位包圍的戰線,香港人可以做甚麼呢?

以網絡包圍政權

老實說,中央統戰深入各個毛孔,滲透面廣得使人透不過氣來。面對強大的威權政權,《香港革新論》提出民間自治,在地抗爭,以公民社會聯線作戰和以社會包圍政權。然而,這些概念與以往香港社會運動提倡的抗爭運動不同的是,香港人要以具組織化的網絡來包圍中央的網絡,以抗拒赤化。

雨傘運動後,「去大台化」和「個人自主」基本上成為了民間抗爭的新論調。由領袖發號令那種由上而下的社會抗爭容易衍生認受性問題,在行動組織上難以再發起零三七一遊行、反高鐵和反國教那種規模的集體且單一的行動力。

另一方面,由組織理論的角度來看,中央的全方位戰線,也使單一集權的社會運動團體(unitary social movement organization)難以回應由多元統戰戰略所產生的廣範社會問題。單一集權的團體專注力有限,往往每次行動所能處理和申訴的議題很少。就算單一集權團體嘗試在行動中關注大量的議題,也很容易弄成議題失焦,不利於群眾動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