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香港革新論》何以人心不「回歸」?

2015-09-24 05:40

? 人氣

隨著打擊貪污的成功與公共褔利的推行,儘管殖民體制本身亦存在種種不公,七十年代末的港英政權的確成功建立一個普遍地有能力、有效率、盡責、公平、廉潔以及回應訴求的形象。誠如曾銳生教授指出,當時的港英政府不論以傳統中國文化還是當代西方標準來看,也達致一定程度的善治。故此,對於港英政府這個「外敵」,大多數港人卻能毫不忌愇地承認。而當時一些被港英政府所推崇的「外來」價值,如廉潔、法治及公平等,則被普遍地認為是有效管治的重要基石,故此亦由然植根於當時的政治文化當中,一直延續到今時今日,成為香港人「主體意識」的最重要基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何以人心不「回歸」?

關於殖民地管治的這段「國恥」,大部份港人所體所驗,並不是中方整天在說的壓迫與凌辱,而是法治與自由等香港核心價值的確立,以及健全的司法制度、反貪機構、相對地有效率的公務員體制等所謂「殖民地遺產」。更重要的是,主權移交以後,北京不但沒有兌現中英聯合聲明裏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更千方百計令香港全面大陸化。在特區政府近二十年的管治下,香港市民看到的,是民主依舊遙遙無期,以及各種香港人所珍視的價值與善治基礎的急速敗壞:有效管治不再、言論集會自由受到極大威脅、傳媒被打壓、新聞工作者人身安全成疑、自由學者遭受無理抨擊與留難、廉潔傳統瓦解、選舉舞弊疑雲層出不窮、警隊誠信盡失。相對於那些「亡我之心不死」的「外國勢力」,粗暴干預香港時政的中共強硬派似乎比他們口中的「外敵」更像「外敵」。既然如此,作為一個有良知的香港人,又怎會為這個漠視人權、打壓自由的政權的「吐氣揚眉」而感動流涕?作為一個珍視香港的香港人,又怎能對這個將香港弄得面目全非、扭曲得不似人形的政權賦予認同?試問人心,又怎能不背離?

筆者並非試圖美化殖民統治、鼓吹「戀殖」(事實上,英屬香港在「黃金時代」的外表下也的確埋藏著種種不公與不平等),但我們在「解殖」的同時,亦必需正確理解殖民歷史對香港的影響;這段歷史,也正正是造成港中兩地思想差異的其中一個最重要成因。而認清、確認、尊重相互的不同,則是港中兩地能夠和平共存的首要關鍵。

延伸閱讀:

Steve Tsang, The rise of a Hong Kong identity. In: Fisac, T. & Fernandes-Stembridge, L. (eds). China Today: Economics reforms, social cohesion and collective identities (London: Routledge Curzon, 2003)

Steve Tsang, A modern history of Hong Kong (London: I. B. Tauris, 2007)

Wang Gungwu, The Revival of Chinese Nationalism (Leiden: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sian Studies, 1996)

何俊霆:〈在地的核心價值 ── 港人主體意識的前世今生〉,載於方志恒(編)《香港革新論》(台北:漫遊者文化,2015)。

鄺健銘:《港英時代 英國殖民管治術》(香港:天窗出版社、2015)。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

*作者為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政治理論碩士。本文原刊香港《信報》評論版,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