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淺談公民價值論與香港核心價值

2015-08-06 05:50

? 人氣

取自「香港革新論」臉書。

取自「香港革新論」臉書。

《香港革新論》甫出版數天,即引來方駿先生垂青,並以《政教合一的香港革新論——駁斥方志恒的主體意識》為題(下稱《政教》),指《香港革新論》對核心價值的重視乃荒唐而危險。《政教》雖然用上「駁斥」的重話,但看來該文作者對《香港革新論》的全部文章尚未完全掌握,以至對部份概念和事實的掌握存在明顯偏差。作為《香港革新論》的作者之一,筆者感謝《政教》一文提出的所謂「駁斥」,讓我們有機會撰文回應,以釐清一些概念和事實,也向讀者進一步闡述我們的觀點。

「民族」、「國家」、「政治社群」、「主體意識」

《政教》指出:「是否是香港人只能由法律確定,而任何正當的法律都不可能依據價值認同來決定公民身分,除非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

上述說法,正正就是由於《政教》作者混淆了「民族」、「國家」、「政治社群」和「主體意識」等概念所致。

在日常生活,「民族」、「國家」等概念經常被混雜使用,而「民族成員」與「國家成員」日常用語中也往往混淆不清。例如,當我們說「中國人」時,一方面可指「中國國民」這個「國家成員」概念,同時亦可指「中國這個政治社群的一員」這個「民族成員」的意思。但在學理上,「民族」與「國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誠如政治哲學家大衛·米勒(David Miller)於《論民族性》(On Nationality)一書中指出,「民族」(Nation,或譯「國族」)是一群期望自治並共同生活的社群,而「國家」(State)則是容許他們共同生活的一種政治制度。後者的成員資格通常有法律條文清楚界定,但前者則往往基於主觀認同。推而廣之,「國民/居民資格」(State citizenship)與「民族認同」(National identification)或可互相影響,但兩者絕無必然關係。例如,一個生活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擁有西班牙國民資格的人,既可以自視為西班牙人,也可將加泰隆尼亞人視作自己的身分認同。

香港是否一個民族,社會恐怕未見共識;但「香港人」作為一個有別於中國大陸居民的獨特「政治社群」(Political community),則相信是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會認同的客觀事實、實際上這也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所清楚界定和保障的。把上述的理論框架放在香港的脈絡,「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法律身分(《基本法》已有所界定),相當於學理上的「國民/居民資格」;而「香港人」對自己作為一個有別於中國大陸居民的獨特「政治社群」的自我覺醒和堅持,則類近於學理上的「民族認同」,即《香港革新論》所稱的「主體意識」(Self-consciousness):「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既清楚界定和保障了香港實行有別於中國大陸的制度和文化,以「主體意識」或「主體性」來詮釋香港人的獨特身分認同,我們認為是恰當的描述,事實上這也是過去不少香港研究著作所常用的說法(例如陳冠中先生的《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