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普選以外,更需在地抵抗政治操控

2015-07-28 05:40

? 人氣

民主就等同普選?看俄羅斯等國家的例子就知道並非如此。香港被推向「選舉專制政體」,恐怕已成定局。(資料照片,美聯社)

民主就等同普選?看俄羅斯等國家的例子就知道並非如此。香港被推向「選舉專制政體」,恐怕已成定局。(資料照片,美聯社)

「全民提名、全民普選!」「公民提名、必不可少!」「我要公民提名!」「公民提名、拒絕篩選」……

過去兩年的政改爭議中,公民提名成為民主運動的核心訴求,大抵反映著不少民主派的一個判斷:公民提名是最平等的普選制度,也是最有效破解提名委員會篩選的政治制度;而只要爭取到公民提名,香港人就能真正當家作主。

但爭取民主,是否就等同爭取最開放的普選制度嗎?如果香港人再抱著「民主等同普選」的簡單看法,恐怕只會賠上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以至我城僅餘的自治空間。

【沒有民主的普選:政治操控的魔爪】

我們只要把目光放遠到世界各地,就會明白到,即使落實了像公民提名這種最開放的普選制度,也不一定會帶來真正的民主—俄羅斯就是一個例子。

俄羅斯總統由一人一票選舉產生,普選階段採用兩輪投票制。至於之前的提名階段,則是採用香港民主派夢寐以求的政黨提名及公民提名:任何合資格政黨,可直接提名一人參選總統;任何人取得二百萬個公民聯署(上限為二百一十萬),經「中央選舉委員會」(Central Electoral Commission)核實後,亦可取得資格參選總統。雖有最開放的公民提名制度,但大家又會否視俄羅斯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2012年俄羅斯總統大選,多名獨立反對派領袖,試圖循公民提名途徑參選,當中包括聲望極高、有力挑戰普京(Vladimir Putin)的著名經濟學家亞夫林斯基(Grigory Yavlinsky)。但當中央選舉委員會審核候選人資格時,就指亞夫林斯基等多名反對派所提交的公民聯署作假違規,令他們全部被除名無法參選。亞夫林斯基未出閘先脫腳,普京在首輪投票只需面對久加諾夫(Gennady Zyuganov)及日里諾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等老對手,結果輕鬆地在首輪投票就取得6成選票,順利再度入主克里姆林宮。

政治,從來不只是存在於政制。真正的民主,當然要有一個開放的普選制度,但更重要是市民意願和整個政治過程,不會受制於當權者的「政治操控」(Authoritarian control)。俄羅斯總統選舉雖然有公民提名制度,但當局透過操控中央選舉委員會,還是能夠將反對派邊緣化,令普選變成一場虛幻的競爭—這便是政治學者所指的「選舉專制政體」(Electoral authoritarian regime),一種「沒有民主的普選」(Elections without democracy) 。除了俄羅斯外,新加坡、馬來西亞、委內瑞拉、埃及等國家,都是典型的「選舉專制政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