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4000年「東方龐貝城」復原實驗,一探先民蓋房子、建聚落的秘密

2018-09-08 17:10

? 人氣

「東方龐貝城」二道井子實驗考古隊員們在完工的史前房子前合影。(新華社)

「東方龐貝城」二道井子實驗考古隊員們在完工的史前房子前合影。(新華社)

史前中國人住的房子什麼樣?在「東方的龐貝城」──內蒙古赤峰市二道井子遺址,23個年輕人在這個暑期完成了一項實驗:用4000年前的材料和結構復原了兩間房,一探先民蓋房子、建聚落的秘密。

這些「穿越」到史前聚落裏的「勞動力」,不分男女,只憑人力和簡單工具,搬磚、砍草、和泥、鋸木……過了七天,兩間房蓋好了:一間是雙層土坯牆、木構梁架、茅草坡頂;一間是單皮磚牆、圓形穹頂。

「東方龐貝城」實驗還原的兩間史前房屋。(新華社)
「東方龐貝城」實驗還原的兩間史前房屋。(新華社)

路過的村民偶爾會來看熱鬧,有人犯嘀咕:這些年輕人怕不是「閑得慌」?實驗隊的領隊、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副院長張劍葳跟他們解釋說:這是一種研究歷史的科學方法,叫實驗考古。

所謂實驗,就是依託考古調查和發掘的資料,通過可以控制變數的實驗來類比過去的現象。對史前建築來說,就是將「廢墟」變成「實體」的過程。這是國際考古界公認有效的一種方法,但在中國尚未大規模開展,很多建築遺址還停留在「復原圖紙」上,甚至連復原圖也沒有。

做實驗能「考」出什麼「古」?張劍葳說:「微觀上,可以啟發對建築遺跡現象的新思考;宏觀上,可以從工程組織、社會運行層面重新認識早期建築和聚落遺址。」

「東方龐貝城」二道井子遺址中,被選擇作為實驗物件的建築遺跡。(新華社)
「東方龐貝城」二道井子遺址中,被選擇作為實驗物件的建築遺跡。(新華社)

比如,對照兩間「新房」的屋頂,這次實驗表明:二道井子遺址的先民完全可能造出使用小型穹頂的土坯房。此前,人們普遍認為早期中國沒有使用土坯或磚砌體建造穹頂房屋的技術傳統。

但二道井子遺址發掘者之一、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孫金松研究員認為,穹頂建造比木構梁架難度大多了,「雖然不排除穹頂的可能性,但可能性有限」。

張劍葳認為,這就是實驗考古的價值:設定條件、通過實驗來驗證假設。這個過程可以為不同學術觀點的人提供一個驗證「腦洞」的平台,同時也可以向公眾展示文化遺址和考古學的魅力。

「東方龐貝城」圓形穹頂的小屋。(新華社)
「東方龐貝城」圓形穹頂的小屋。(新華社)

其實,除了蓋「史前房子」,北大考古文博學院在暑期還發起了青銅冶煉、魚骨標本製作、骨器製作、青花畫法等項目,迄今已舉辦三屆。他們會向全球高校發出「招募令」,並挑選合適的參與者。像二道井子實驗隊,20多名隊員來自不同大學,有不同專業背景,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參加實驗考古。

為什麼要在二道井子「建房」?原來,這裏獨特的圓形土坯房是中國建築史上的一個謎。在距今約4000到3500年前的中國北方,它們仿佛「橫空出世」,在百餘年間被多次改造和重建,但這種建築技術和意識卻令人不解地沒有傳承下來。

這個與中原夏王朝同屬一個時代的北方聚落,在2009年搶救性發掘後震驚世界。5200平方米的遺址內,城牆、環壕、院落、房屋、廣場、小巷、窖穴等300多處遺跡保存相當完整,被譽為「東方的龐貝城」。

「東方龐貝城」隊員們自製的獸首「犧牲」。(新華社)
「東方龐貝城」隊員們自製的獸首「犧牲」。(新華社)

如今,這些圓形土坯房還餘有0.5米到2.1米高的殘牆。實驗選擇的兩座房址位於遺址區北部一處院落裏,坐北朝南,其中一間應該是「主屋」,有門有窗,面積較大。考慮到遺址裏部分建築牆體明顯有向內收的趨勢,很容易令人聯想到穹隆頂的設計,因此指導老師決定:在主屋採取牆頂搭建木構屋頂的方案,旁邊的小屋用土坯構建一座穹隆頂。

隊員分為10人一組,先平整地面,再鍘草和泥,然後層疊砌牆,用草拌泥內外塗抹,並用火烤使其變得堅硬而保暖。最難的部分是房頂的處理:主屋的木斜梁怎麼和牆體銜接?小屋穹頂會不會塌?怎麼收口?

「東方龐貝城」二道井子遺址博物館。(新華社)
「東方龐貝城」二道井子遺址博物館。(新華社)

解決方案令考古學家也頗費腦筋:既要嚴格根據遺跡現象,又要合理想像推測。後來,主屋的木梁結構部分採用了中國傳統營建技術中「井幹」的做法;小屋則成功搭出了堅固的穹頂,並且選擇了「羅馬萬神廟」式的圓孔,因為它可滿足通風和照明的需要。

大家對房子傾注了越來越多的感情:有人參照出土彩繪陶罐蓋上的巨眼形象,給「大屋」的木構梁架上畫上了紋飾;有人用泥巴捏出獸首形狀的裝飾物,放在屋簷下作為「犧牲」;房子竣工後,還專門用一隻公雞「祭祀」,讓大家飽餐一頓……

「這生動地說明,實驗考古在古代技術、人類行為模式等問題的研究上都有其效用。」張劍葳說,「除了觀察、驗證技術,我們還體會到,親手成功搭建建築帶來的巨大滿足感和歸屬感,恐怕是古今相通的。古人的一些歷史宇宙觀,也許就與此相關。」

張劍葳心裏還有更多思考:對二道井子的先民來說,作為這一地區青銅時代早期的文化代表,他們的技術和文化究竟從何而來?又向哪里去了?「以穹頂技術來說,它究竟是本土產生的?還是西來的?是考古學和建築史上的重要問題」。

黃昏時分,兩間古樸的房子裏,門窗透出橘色的燈火。不遠處,二道井子遺址博物館被巨大的白色氣膜保護罩覆蓋著,一條高速公路因此調整規劃,改從地下穿越。這一幕如時空交錯,給人一種超現實之感,不少網友評論說「一下子被擊中了」。

張劍葳說:「事實證明,房屋蓋好後,再來二道井子遺址參觀的研究者和觀眾,都會來看看我們的實驗成果。這不僅是一項創新性的暑期課程,也是我們嘗試將遺址研究與公眾教育結合,讓文化遺產真正活起來的一條新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