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貿股票一張我也沒有買」,許建隆喊冤辭關貿公司董座

2020-10-08 12:00

? 人氣

許建隆自認在關貿董座任內,對公司有許多的貢獻。(張毅攝)

許建隆自認在關貿董座任內,對公司有許多的貢獻。(張毅攝)

今年初因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口罩國家隊讓關貿網路公司聲名大噪。但董座許建隆卻不敵黑函、流言抨擊,於九月二十四日自動請辭關貿網路公司董座。

隔天二十五日許卻接獲新竹地檢署的通知,將於十月十二日以告訴人(即被害人)身分到庭說明,證明他就是被害人,但已沒有機會證明他的清白。

以下是許建隆接受專訪時的紀要:

Q:立委費鴻泰於今年九月二十四日在立院財委會質詢時表示,懷疑你透過關貿公司資源,進行外部生意承接關貿的相關工程,可能已經違背職務操守。他當場秀出三張照片,甚至揚言要爆更多的料。這件事究竟如何?

A:關貿網路公司並沒有與所謂的外部公司有任何合作關係,我已多次向委員說明,針對立委以收到的黑函來質詢,我深感困擾、心力交瘁。由於不想造成財政部及長官困擾,因此乃主動請辭。

併購案與關貿網路公司沒有關係 

Q:針對立委所提出的三張照片,並且暗指你有一八○○萬元的對價關係,你如何解釋?

A:照片是在八樓會議室拍的,由於我是介紹人因此才會在場,現場確有現金四千萬元,是併購案買賣雙方的價購金。

現場還有律師陳志揚見證,雙方都有交易證明且公開。我到現場時才知道這事,全部交易過程是買賣雙方合議,與關貿網路公司一點關係也沒有。

Q:關於一八○○萬元支票的問題,如何解釋呢?

A:那是併購時買方莊先生因資金尚未到位,私下向我借調的資金,而這筆錢是我賣股票等而籌到的款項,然後匯入買賣方指定的帳戶。

但事後的還款支票卻跳票,讓我私人蒙受損失。我的資金流都有銀行的證明,那個還款支票還被退票,也有銀行的證明,根本沒有任何對價關係,只是私人的借款,還拿不回來,吃了悶虧,我才是「受害人」。

20200702-國民黨立委費鴻泰2日於審查「農田水利法」發言。(顏麟宇攝)
關貿公司董事長許建隆因9月間立委費鴻泰(圖)在立院的質詢而辭職下台。(顏麟宇攝)

辭職是不想讓任何一位長官為難

Q:針對立委指稱,你因介紹併購案而分得一○%股份一事,有這麼一回事嗎?

A:這更是斷章取義,姑且不論所指的股東合作協議書並未生效,該協議書既然是以「未來」如有一天,我去出任經營團隊為前提,顯然絕非所指控的乾股或介紹費,而是併購案的買方莊先生,對於未來參與經營團隊股東的認股,對於股權比率的提議。

因當時我見到所提出的協議書上還有邀請「國發基金」一同參與,才不疑有他簽署同意,這個有股東合作協議書的草稿可查。但事後我發現,並沒有國發基金投資一事,而是莊先生的片面之詞。這份協議書也因草約上的相關當事人並未簽署而不具效力。

有人未詳查事實,就說我利用關貿公司資源做外部生意,違背職務操守等,實在是主觀的臆測之詞。

Q:在你任內有哪些事蹟?

A:我自二○一六年八月十五日起擔任關貿網路公司董事長一職,自任職起就貫徹使命,著手進行關貿公司文化改革及組織策略的提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