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孩子有爸爸就不一樣了」被戰亂奪走至親的天使 苦澀的阿富汗兒童節

2017-05-31 19:12

? 人氣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世間沒有任何玩具,能夠填補父親不在的空白。這裡每平方英里都有上千個悲劇。」

卡勒德·胡賽尼《遠山的回音》

這部小說反映兩代人的悲涼,一個國家的嘆息,也是現實的寫照:在世界的另外一個角落,多少兒童為了生存而拼命掙扎,在辛酸苦澀中度過童年。

天蒙蒙亮,11歲的西瑪爬起床,從海拔1000公尺的土坯房趕往山下的學校,每天往返至少3個小時。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阿富汗的一對父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在這條塵土飛揚的曲折山路上,沒人知道西瑪到底走了多少個來回。然而,生活對於年幼的她來說,最苦澀的還不只是翻山越嶺。

「孩子4歲時就沒了爸爸。」西瑪的媽媽納維達告訴記者。這位單身母親帶著3個孩子常年擠在一間不足8平方公尺的出租房裡,靠給別人家洗衣服艱難度日。

西瑪的父親2010年在喀布爾一次爆炸襲擊中喪生,這個家庭的境遇從此每況愈下。「您那裡有合適的兼職工作嗎?」納維達向記者打聽,她正試著找一份兼職保潔工作。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屋裡連一張寫字桌也沒有,西瑪跪在地上寫字。看到陌生人,西瑪緊緊抓住媽媽的衣角,瞪著圓圓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著記者。

準備怎麼過「六一」國際兒童節?看著事先準備的採訪提綱,記者欲言又止。

西瑪並不知道兒童節。此時此刻,這個家庭正在為四口人的生計發愁。每月房租5000阿富汗尼(約合新台幣2200元),而納維達洗一桶衣服才掙100阿富汗尼(約合新台幣44元),微薄的收入讓一家人連吃頓肉都是一種奢望。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我供不起孩子們。」納維達傷心地說。她打算讓家裡學習好的孩子繼續讀書。但也有人勸她先咬牙供兩個男孩上學,把西瑪早點嫁出去。

「童婚現象在阿富汗比較常見,很多家庭因為生活困難不得不這樣做。」隨行的當地人對記者說。

「如果孩子有爸爸就不一樣了。」納維達的眼眶已經濕潤。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多年的阿富汗戰亂造成大量孤兒和單親兒童。許多兒童像西瑪一樣,戰火在奪走至親的同時,也讓他們過早地面對生活中的其他殘酷。

12歲的男孩巴希爾·艾哈邁德為了減輕媽媽薩法里的負擔,課餘時間有一項「重要的工作」——撿垃圾。

「塑膠瓶、廢報紙、廢鐵都可以賣錢,兩公斤垃圾至少能賣出一個饢的錢,」伴隨撲面而來的一陣陣惡臭,艾哈邁德瘦小的身軀穿梭在龐大的垃圾堆中,「每天早上和晚上垃圾最多,要是去晚了,就撿不到可以賣錢的廢品」。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艾哈邁德說,因為沒有爸爸,有人同情他,有人可憐他,就是沒人平等地看待他。「我不害怕撿垃圾,我害怕同學們叫我『孤兒』。」

艾哈邁德的爸爸是一名安全人員,4年前在坎大哈省被塔利班組織殺害。媽媽帶著孩子們逃到喀布爾,卻發現首都的安全形勢同樣不樂觀。

「不知道哪天又會發生爆炸,」薩法里說,因為擔心安全形勢惡化,很多人逃到巴基斯坦、伊朗等鄰國,還有一些人申請去西方國家避難。

「孩子們太小了,我們沒有錢,不識字,我們走不了。」看著大兒子每天去撿垃圾,薩法里內心充滿煎熬,「但願我的孩子不要沾染暴力,但願他能平平安安」。

阿富汗的孩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一位美麗的阿富汗少女。(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多年來阿富汗飽受戰爭摧殘,戰火讓這個國家千瘡百孔,民生凋敝,更讓兒童成為最脆弱的受害者之一。

據聯合國駐阿富汗援助團統計,今年前4個月,各類武裝衝突造成阿富汗987名兒童死傷,比2016年同期飆升21個百分點。另據阿教育部統計,全國約350萬兒童因為持續動蕩的環境而無法上學。

下山的路上,隨著汽車緩慢行駛,一幅幅淒涼的畫面映入眼簾:成百上千的墳頭密密麻麻遍布整個山腳,隱約看到有人俯身跪在墳前、擺放鮮花、祭奠逝者。

沒人說得清這些曾經鮮活的生命如何在戰火中消逝,唯見小小的花瓣隨風飄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