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夫婦 葉落歸根

2013-10-28 17:51

? 人氣

中國偉大翻譯家傅雷與其夫人朱梅馥葉落歸根,骨灰歸葬上海浦東的如茵園(取自網路)

中國偉大翻譯家傅雷與其夫人朱梅馥葉落歸根,骨灰歸葬上海浦東的如茵園(取自網路)

中國偉大翻譯家傅雷與其夫人朱梅馥,在含冤自殺近半個世紀之後,終於在27日葉落歸根,骨灰歸葬上海浦東的如茵園,墓碑上題傅雷的名言:「赤子孤獨了,會創造一個世界。」

墓碑高1.8公尺,碑身灰白,線條簡潔。傅雷次子傅敏說,這象徵了父親的為人「簡單,剛直不阿。」

傅雷是上海浦東南匯人,生於1908年,早年留學法國巴黎大學,學習藝術理論,後來遍譯法國重要作家經典,一生譯作逾500萬字。他又深受羅曼.羅蘭影響,熱愛音樂,從而造就了一位鋼琴大師,也就是他的長子傅聰。

譯作之外,傅雷對兒子教之極嚴、愛之極深。他與傅聰的書信,後來由傅敏整理成《傅雷家書》,廣為流傳。然而1966年9月,在文革中受盡迫害的傅雷夫婦,雙雙自殺離世。

1958年傅雷被中共劃為「右派」。1966年8月,文革初期,傅雷遭到紅衛兵抄家,連續四天三夜遭到批鬥,罰跪、戴高帽等各種凌辱。1966年9月3日上午,傅雷夫婦在上海住所「疾風迅雨樓」自殺。

傅雷吞服巨量毒藥,得年58歲;夫人朱梅馥在窗框上自縊,得年53歲。傅聰接到的父親遺言是:「第一做人,第二做藝術家,第三做音樂家,最後才是鋼琴家。」

傅雷夫婦的自殺,在文革時期被界定為「自絕於人民」,連骨灰都不能保留。當時傅聰在國外,傅敏被送去勞改。但是後來有一位年輕女子來到上海萬國殯儀館,自稱是傅雷夫婦的乾女兒,無論如何一定要保留老人家的骨灰。

女子當時沒有工作,也沒有錢買骨灰盒,好不容易找到傅雷的妻舅朱人秀,在他的幫助下買了骨灰盒,裝進一個大塑膠袋,轉送到永安公墓寄存。

這位傅雷的「乾女兒」江小燕,其實與傅家素無瓜葛,只是從小喜歡讀傅雷的譯作,也喜歡彈鋼琴,看過傅聰的演出。1966年9月初,她得知傅雷夫婦雙雙自殺,冒著生命危險挺身而出,總算把骨灰保存下來。

47年來,傅雷夫婦的骨灰幾經輾轉,直到如今,歸葬故里。

大孝終身慕父母。27日上午,上海浦東,年近八旬的傅聰來到父母墓前,伴隨著貝多芬《命運交響曲》、莫扎特與蕭邦鋼琴曲的旋律,他說:「爸爸媽媽,今天你們終於回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